首页监督维权视听泛亚画报招商文化律界博报汽车论坛商界法务评论政府法务政法法务云南法制网桥头堡建设交通安全周刊
您现在的位置:泛亚法商网 >> 泛亚律界 >> 法闻 >> 内容阅读
2011年05月10日 11:15:54

“东莞书案”:抓的不是作家,是言论自由

来源:三晋都市报    作者:
评论 打印 收藏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背景
  • 默认-白色

  核心提示:元平(化名),1981年出生于湖南益阳,湖南科技大学中文系毕业,2003年进入佛山顺德北滘中学担任语文教师,元平是所在学校师生公认的优秀老师,深受欢迎。在网上,元平写了一篇网络小说《在东莞》,自称“以80后爱情、东莞桑拿、黄道生活为背景,写出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世界”,结果被东莞警方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抓走。警方表示,这篇小说传播影响较大,有损东莞形象,已经达到追究刑责的程度。

  看到一些国家为了妇女有没有权利堕胎而旷日持久地对抗,最初还有些纳闷,后来释然,假如一个国家连胎儿的生命都如此重视,更别说对每个人生命的重视了;看到一些国家讨论色情表达要不要以言论自由加以保护,最初还有些不解,后来释然,假如一个国家连色情表达都可以视作言论自由,更别说对其他言论自由的保护了。

  东莞警方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拘留元平,可我们知道,并不是所有的色情表达都是淫秽物品。所以,尽管《金瓶梅》《红楼梦》《废都》等都有色情描写,但它们绝非淫秽作品。

  那么,哪些色情内容是文学作品所必需的,哪些色情内容就是淫秽的呢?应该由专业机构认定。当东莞警方以“淫秽物品”认定《在东莞》,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拘留作者元平时,是否经由专业机构的认定呢?退一步讲,即便认定是“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为什么不是当地警方拘留,也不是别的警方,而恰恰是东莞警方呢?因为《在东莞》描写了东莞桑拿行业,东莞警方去执法,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其实,类似“书案”前不久刚刚发生过。8月30日,渭南警方因《大迁徙》一书,进京“带走”作家谢朝平,理由是“涉嫌非法经营”。而舆论认为,《大迁徙》这本书反映了三门峡库区移民疾苦,揭露了当地政府与民争利的恶劣行径,这才是根本原因。在舆论的愤怒围观中,渭南书案刚刚告一段落,如今东莞警方又来续演。

  言论自由是权利基础。如果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诉求出口;而无诉求出口,权益就无法得到保证。全民写作时代,人人都是作家,写作,就是一种言论自由。这种言论自由受宪法和法律的保护。但屡屡出现的查作品、抓作家现象,让我们为言论自由这4个字感到担忧。抓的不是人,而是公民的言论自由。

  无论是东莞,还是渭南,如果觉得作者写书的言论自由侵犯了当地名誉,或涉嫌诽谤了哪个人,只需要通过法律解决即可,为什么动辄抓人呢?要知道,警方既是执法部门,也是行政部门,动辄抓人,无论正确与否,都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尴尬之地,更别说“书案”又如此牵动人心了。(王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泛亚法商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最新评论1-5条
更多评论>最新评论1-5条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