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泛亚法商网 >> 泛亚律界 >> 法闻 >> 内容阅读
2011年06月10日 13:15:17

甘肃少女坠入圈套 拒绝卖淫跳楼重伤

来源:甘肃日报-每日甘肃    作者:    标签:
评论 打印 收藏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背景
  • 默认-白色

红红住院治疗。

  因拒绝强迫卖淫的要求,(甘肃)武威一少女从招待所三楼窗户跳窗被摔成重伤;

  少女跳楼与罪犯抗争的背后,是诸多社会问题的纠结与反思……

  单纯女孩坠入圈套

  6月6日下午,16岁的少女红红(化名)瘫痪在武威市人民医院骨科的病床上,惨白的脸上,满是恐惧和无助。红红的姑姑给她翻转了一下身体,不时给红红按摩着双腿,眼里满是怜惜和焦虑。

  说起红红的遭遇,姑姑失声痛哭:“这娃娃命苦,从小就缺少父母的关爱,是奶奶一手拉扯大的。”红红今年未满16岁,家在武威金羊镇,父亲不知去向,母亲在其幼年时便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辍学在家的红红从小与奶奶相依为命。

  今年5月8日,红红从武威市凉州区南关某招待所楼房的三楼跳下,导致腰椎以下瘫痪。红红告诉记者:“有人强迫我去接客卖淫为他们赚钱,还把我关在招待所里,我没有办法才翻窗跳楼的。”

  对于自己经历的噩梦般的那几天,红红依然充满恐惧。

  红红告诉记者,认识犯罪嫌疑人赵某等人,是从今年1月份开始的。时值冬日,红红和一位女友相约到武威城区的某旱冰场玩耍。在朋友的介绍下,中途休息的红红与赵某等几位青年相识了,几个小伙子对红红照顾有加,让从小缺少亲情的红红一下子与赵某等人拉近了距离,几个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几名青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断约红红一起去玩,一起吃饭,为红红买饮料。但不谙世事的红红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慢慢坠入了这几名青年为她精心设计的圈套。由于没有经济来源,生活拮据的红红向这些小伙提出借钱的要求时,他们爽快地借给了红红200元钱。

  今年3月的一天,赵某等人再次以玩耍为名,哄骗红红出来。但这一次,这伙青年却要实施他们的计划。突然翻脸的赵某等几名青年要求红红给他们归还借款和玩耍花去的1000元钱,红红囊中空空,没有能力还钱。见红红无钱可还,几名青年立即提出让红红去“坐台”挣钱还款。

  夜色已深,武威市小北街车来车往。霓虹灯闪烁下,许多娱乐场所传来阵阵音乐声,位于沿街鳞次栉比的店铺中,一些洗头房昏暗的橘红色灯光投射到马路上。红红被这伙青年人带到了这里的一家洗头房,当被告知让她去接客卖淫时,红红害怕极了,倔强的红红开始大声叫嚷,但迎接她的,却是一顿殴打。

  由于红红极力反抗,害怕出事被警方调查的洗头房老板拒绝容留红红在这里接客,将红红和这伙青年从洗头房推了出来。但几个青年并不甘心,就在他们沿街搜寻下一个愿意容留红红卖淫的洗头房时,在人流中,红红寻找机会逃脱了他们的控制。

    拒绝接客少女跳楼

  这一次红红虽然侥幸逃脱了赵某等人的魔掌,但整天在担心和恐惧中度日的红红依然未改贪玩的天性。今年5月7日,经不住诱惑的红红和几个朋友相约来到凉州区再就业市场的一个酒吧内玩耍。在酒吧内,赵某等4人再次出现在了这里。

  红红告诉记者:“以前我借了他们的200元钱,但我在他们朋友开的一家烤肉店打工时没有发工资,我想用工钱抵顶他们的欠款,但他们这次让我给他们偿还5000元才肯罢休。”

  5月7日晚上,赵某等4人再次控制了红红的自由,他们将红红从再就业市场的酒吧强行挟持到该市南关的一家招待所三楼内非法拘禁,进行暴力殴打,胁迫其同意去接客。经过一夜的折磨和殴打,红红没有屈从。直到5月8日中午,她依然没有同意赵某等人的无耻要求。

  “他们撕烂了我的衣服,不停地打我耳光,我又逃不出去。”红红对记者说。但赵某等人这次似乎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让红红去干那一行为他们挣钱不可。他们一边殴打红红逼其就范,一边不停地电话联系“买家”,为红红提供“坐台”的场所。

  红红告诉记者:“我听他们联系了好几家,没有联系妥当,在他们4个人的严密看管下,我也逃不出宾馆。”接近中午退房的时间,红红突然听到楼下有汽车的马达声,一辆汽车停在了招待所楼下,赵某等人声称要带红红去天祝县华藏寺镇“坐台”。红红焦急万分,却无计可施,此时,2名青年先出门下了楼梯,另外2名青年将3个避孕套塞进了红红的口袋。由于惊吓过度,红红大脑一片空白,就在另外2名青年走进卫生间之际,红红立即拉开了招待所的窗户。

  这一刻是5月8日中午12时。

  一名目击者称:“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女孩从三楼跳到二楼的窗户上,又从二楼窗户上摔了下去,我还看到有人通过三楼的窗户喊叫。”

  红红告诉记者:“他们发现我跳窗的举动后,还威胁我说就是我跳下去,也不会放过我,还伸出手要抓我,我怕逃不掉,就跳了下去。”

    警方布控缉拿疑犯

  红红跳楼的招待所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天工作人员并未发现红红等人登记的房间里有什么异常。后来几个青年过来强行将登记本上的信息划掉时,我们才意识到问题严重。”

  而赵某等青年发现红红跳楼摔伤后,匆匆将红红送往医院后四散逃窜。

  警方接警后赶到现场发现红红已经昏迷,被送至医院。经确诊,红红被摔成重伤,双腿骨折、脊椎受伤。

  6月6日,记者从凉州区公安局刑侦一大队采访时了解到,案发后,该局刑侦一大队在凉州区公安局东大街派出所的配合下,根据受害人提供的一个青年叫“赵肉”的线索入手,查清这伙人5月7日晚曾在凉州区再就业市场某酒吧里闹事,并由此落实了主要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情况:赵某、王某和马某等4名青年均为农村无业青年,年龄均为20岁左右。他们为了不劳而获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生出强迫女孩接客赚钱的恶念,先以与女孩交朋友为名结识,熟悉后威逼其就范。

  案情落实后,抓捕工作立即实施。5月20日,逃匿在外12天的马某、王某回到武威取钱时,被守候的民警抓获。5月22日,在新疆乌鲁木齐警方的配合下,犯罪嫌疑人赵某被前往该市调查追捕的办案民警发现并成功抓获。而本案中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赵某某正在进一步追捕中。

  医生介绍,红红腰椎粉碎性骨折,脊椎神经受到压迫,有可能导致下肢瘫痪和大小便失禁。目前,经过手术,伤情已稳定。如果她后期能得到较好的治疗,并接受专业康复训练,仍有望重新站起来。

  红红家境困难,后期高额治疗费尚需落实。凉州区公安局刑侦一大队队长张威义说服犯罪嫌疑人的家人,为女孩筹备医疗费用,6月1日,犯罪嫌疑人王某的家人送来了1万元治疗费用,一大队民警及时将该款送到了医院。

  尽管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但红红仍惴惴不安。“他们曾经多次威胁我,现在我吃不下睡不着,总是盯着病房的门,生怕有坏人进来。”红红对记者说。姑姑安慰红红:“不要害怕,事情都过去了,你要安心把身体养好。”

    呼吁关爱留守儿童

  红红的姑姑告诉记者:从小缺少父母呵护的红红在奶奶的抚养下一天天长大,如今,奶奶年事已高,无力照顾红红,一年前,没有经济来源的红红被迫辍学,开始了自己闯荡社会和四处打工的生活。但对于一个不谙世事的未成年女孩来说,这样的生活太艰辛,也很迷茫。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孤儿和留守儿童问题如今已经成为一个社会性问题。办案人员直言,农村留守儿童和孤儿在生活、学习、心理等方面存在着比较突出的问题。父母外出或死亡后,留守儿童和孤儿与别人沟通的机会少了,而占绝对大比例的隔代教育又有诸多不尽如人意处,这种状况容易导致留守儿童和孤儿的“亲情饥渴”,心理、性格等方面出现偏差,学习受到影响。留守儿童和孤儿正处于身心迅速发展的时期,对自身变化、人际交往等方面有着自己的理解与认识,同时也面临许多方面的问题和烦恼,需要有渠道倾诉,有亲人安慰。但由于留守儿童的父母常年在外,有的半年、一年、甚至十几年都难给孩子打一个电话、写一封信、见一次面,以此维系亲情,很难与孩子沟通思想、倾听孩子的烦恼、给孩子足够的关怀。由于大部分留守儿童和孤儿属于未成年人,缺乏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对突发性事件也缺乏应变和自救能力,没有父母的直接监护,容易受到不法分子的利用和侵害。

  红红跳楼受伤后,姑姑、叔叔每天放下家务事轮番来医院照顾孩子,但对于今后巨额的治疗费,红红的姑姑止不住失声痛哭:“出事那天,我们赶到医院时,遍体鳞伤的孩子还在昏迷中,看着她浑身的血迹和被撕碎的衣服,我们的心都碎了。从孩子受伤到现在已经花去3万多元的治疗费,后期完全恢复健康的希望也很渺茫,我们的手头也不宽裕,但又不能看着不管,听医生说,孩子后期治疗和康复训练还需要很高的费用,我们该怎么办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最新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