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泛亚法商网 >> 泛亚律界 >> 法闻 >> 内容阅读
2011年08月12日 15:21:25

车站强收托管费 律师质疑交运集团强迫交易

来源:法制网    作者:赵乐韵    标签:车站  管理费  交易
评论 打印 收藏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背景
  • 默认-白色

  【温州网·原创报道】8月10日上午,市民陈先生给温州网新闻热线打来电话,说自己前几天去牛山北路客运中心领取客运货物时,被收取了一笔稀里糊涂的费用。

  8月6日,陈先生的亲戚花钱从苍南龙港给自己托运了一批用纸箱封好的不干胶,一共12件。当天下午16点整,陈先生达到客运中心。16点50分左右,陈先生眼看着车子驶入车站,当下就要去取货,却被车站行包托运部告知不能入内,只能在仓库外等着。同时,领取货物需要登记,并要收取每件货物3元,总共36元的管理费。钱虽不多,可陈先生觉得郁闷:“这个管理费从何而来,我自己就站在旁边,货物又没有过夜托管。而发货时也支付过运费了,这有点强制收费的感觉,而且还不给发票,根本没得选择!”

  牛山客运中心:不管乘客早到晚到货物都统一管理统一收费

  听了陈先生的诉说后,记者随后来到牛山北路客运中心。沿着该中心旁边一条小巷进去50米左右,记者找到了客运中心行包提货处,此时正有一些市民到开票处办理领取物品的手续。这所谓的管理费究竟是什么呢?它的存在是否有依据呢?为此,记者找到该中心行包快件经营部主任林凯。

  林凯介绍,按照交运集团规定,2005年开始,我市各大汽车站都建立了相应的行包快件经营部,并按货物大小重量不同收取1——3元不等管理费用。而牛山客运中心主要负责苍南、平阳等县市区的货物托运业务。这种收取管理费的快件经营部的成立,就是为了托运的统一管理。

  林凯说,在该部门成立之前,托运是由托管部管理的,当时货物到达车站后都是由领取人自己去取,一度出现货物拿错现象,而且一些私家车开进车站取货,也扰乱了车站的秩序。“现在货物都由我们经营部统一卸到车站车库里,再由乘客来提货。”

  “不管乘客是否愿意,都没办法自行提货,只能从经营部登记收费后才能取货?”记者问。

  林凯表示,不管什么货物,不管接收货物的人在不在车站等候,货物都必须先运抵至经营部,再由经营部统一管理,收取费用后才能领取。而关于这个“管理费”的收费内容,他是这么解释的:“我们提供货物装卸服务,从车上卸下来,通过车子拉到这里,再进行保管,这里都需要人工费。”

  于是,记者要求林主任出示该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的文件。此时,他却表示自己并没看到过相关的文件,只是服从上头的规定。“我们是国有企业,收费标准一定是有经过审批的,但它是总公司批准的,我们只是下面的一个部门,没有收到过文件,只是服从上级的指示。而且,我们交运下面的车站都是这样做的。”

  作为负责货物托运业务的经营部主任,竟然没有看到过任何有关货物管理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的文件,这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另外,针对陈先生表示该经营部并没有主动提供发票这一说法,经营部的负责人向记者出示了一本地税发票单。记者看到,这本发票单上被撕走的发票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对此,一位工作人员这样解释道:“因为很多顾客都不要发票,他们拿过去也没用,拿来拿去还麻烦。”

  据了解,牛山北路客运中心快件经营部每天发出以及运抵的货物总共有一千两百多件左右,其中从苍南、平阳方向运抵温州的货物大概有六七百件。据此推算,交运集团下属5个汽车站每天收取的管理费大约为2500元左右(按平均每件2元计算)。那么,交运集团下属各大汽车站,在行李托运管理的收费和标准方面,究竟有无经过物价部门的审批?如果像林主任说的有相关收费文件,这份文件又在哪里?

  交运集团:是一种市场行为无需经过物价部门

  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来到温州市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该集团办公室一位女性负责人在采访中如此说道:“这个只需要根据市场进行明码标价就可以了。这是一个行业内的收费标准。打个比方,就像卖包子卖鱼丸一样,根据市场定价,然后再根据市场进行调节。”

  该女性负责人表示,他们集团下属汽车站对站内发出、接受的包裹快件进行收费是一种市场行为,不需要物价部门批准,他们集团也没有下发相关文件,只需要在客运中心的行包快件托运部张贴价目表即可。然而,记者在客运中心现场却并没有发现这样的明码标价行为。另外,对于交运集团下属5个汽车站这样的做法是否涉嫌强制收费和霸王条款的质疑时,该女性负责人表示让记者直接找客运中心,其它的她并不清楚。

  律师:该行为涉嫌强迫交易

  按照温州市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的说法,这种收费是市场行为,那么既然是市场行为,市民就应该有选择权:可以选择货物到站后由车站进行管理,支付相应费用;也可以不接受车站的托管行为,拒绝付钱。目前,客运中心收取“管理费”的行为是否有强制收费和霸王条款的嫌疑呢?

  对此,记者采访了高策律师事务所吴建胜律师,他认为,这种收费行为涉嫌强迫交易。

  吴律师表示,这个事件中牵涉的不仅仅是价格问题。第一,当事人与承运部门形成的是运输合同关系,运货客车未经发件人授权或认可不得将货物交由第三人派发。第二,收发部门未经过收件人同意,无权收发该货物,更不得以此要求收件人支付任何费用。在该起事件中,牛山客运中心不得未经过陈先生的同意就擅自收取他的货物,并要求有偿领取。

  依据法律规定,消费者有权自主选择商品或服务种类,并在事先知晓服务内容及其方式,收发部门若强制要求消费者必须通过付费的途径由其中转,明显侵犯消费者知悉真情权和自主选择权,属于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涉嫌强迫交易,公安机关应当介入调查。同时,正如客运中心站所说的,统一收发是为了便于管理,的确是管理需要。那么,收发部门应通过书面或电话形式告知收件人是否需要其代收以及收费的具体情况,这才符合合同自愿原则,是服务合同建立的必经程序。

  对于交通运输集团下属客运中心的这种强制收取管理费的做法,物价部门又是如何管理的呢?温州网将继续关注此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最新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