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制报微博( 新浪 | 腾讯 )
 
     
 
 
 
 
   州市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泛亚法商网 >> 法律服务 >> 法闻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2年10月30日 14:47:22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昆明4家医院拒收孕妇 律师称涉嫌违法
来源:云南信息报 作者:常红浩 黄世杨 标签:孕妇  医院拒收  死胎


做完手术后,赵琴芬目前还留在医院治疗。

  一名远嫁昆明的会泽女子,一位28岁农村妇女,一位5岁男孩的母亲,一位有8个月身孕的孕妇。在胎动消失2天后,于10月25日,到镇上医院定期孕检为胎儿已死,后转院到昆明,但经历8个小时的辗转才被接受引产手术救治。期间,她被四家医院拒收,而其中三家医院医疗水平可以称得上昆明市知名的三家医院。

  昨日在云南武警总队医院内,赵琴芬正躺在病床上输液,两天前她腹中的胎儿已在这家医院做完剖腹手术被成功取出。但对于昆明三家知名医院拒绝接诊的情况,她的愤懑显得无力。此事在多家媒体曝光后,网友纷纷对这三家医院的做法表示出不解和质疑。

  经过

  胎死腹中

  10月23日中午,赵琴芬发现腹中8个月的胎儿未动了,同时肚皮和腿根处出现疼痛。她意料到某种意外可能将要发生,也或许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8月份,赵琴芬在田间摘豌豆时,因被虫咬导致感冒,高烧7天不退后,并在医生的警告下,无奈之下吃了4粒“四环素”,病情得到控制。但直至胎死前两周,她仍旧背着筐,行走在田间采摘豌豆,弯腰、手臂拉伸,以及筐对腰部的施压,对胎儿都有影响。

  而此时,她身处农村,作为一个农村妇女,她该怎么做?她想到了到医院检查。

  但是,“23、24日,大板桥岔河村不会有车进村,只有等到25日、星期四,村里才会有‘面的’进来。”赵琴芬说,“车是熟人的,免费乘坐。20多分就可以到大板桥镇中心医院。”

  25日,一大早,,赵琴芬就起床,把自己5岁的儿子送去学前班。8点多,她已经乘车到了大板桥中心医院检查。

  但是意外发生了。做完B超后,医生告知她,“胎儿已停止心跳,死在腹中。”

  消息很快传到她的母亲、三嫂等几人处,她们赶到昆明市大板桥中心医院。“医生以医院条件有限,让我们到昆明市延安医院检查和做引产手术。”赵琴芬的母亲浦女士说。

  三次被拒

  下午1点多,赵琴芬等四人乘坐亲友的车一同来到延安医院。

  “我们挂了急诊号,做完B超检查,医生告诉我们,医院已不做引产手术了。并建议我们去妇幼保健医院治疗。”

  对于学历不高,见识不广的几人,面对医生的建议,只能顺从。

  从延安医院出来后,几人打车直奔昆明妇幼保健医院。亲友急匆匆挂了急诊号,并交200元押金。急诊医生摸摸赵琴芬的肚皮,这次用医院没有“引产药水”为由,拒绝对他们进行引产手术。“并告诉我们,官渡区病人不归他们管”,浦女士说,之后建议他们去第三人民医院治疗。

  之后,妇幼保健医院并以没有此人的收治病人信息,而否认拒收引产死胎的赵琴芬。
  
  在医院面前,多数病人面对医生、医院,都为弱势信息接受者。只能乖乖听话,2点半左右,几人又匆匆赶往第三人民医院。

  “这次是没有床位”,浦女士说。她女儿在医院做了B超,医院也确诊胎儿已停止胎动两天,并伴有霉点出现。但对于做手术取掉胎儿,“医生说没有引产药水,无法做手术”。

  就在医生以同样的理由拒绝给赵琴芬做手术时,赵琴芬果断地说,不用药物了,直接剖腹把死胎取出来。

  面对赵琴芬坚决的表情,医生则以医院床位紧张为由,拒绝给她做手术。并以“医院的床位就那么多,并不是说生就能生出来的”的口吻对赵琴芬说。

  压抑致极的赵琴芬,愤怒地离开了医院。蹲在医院大门附近,哭了起来,“大不了不治疗了,走,妈,咱们回去”,浦女士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愤愤地说出来。

  危难之时,好心人的帮忙,指点他们去云南武警总队医院。了解后,医院同意接收赵琴芬做拿胎手术。而此时已是下午4点多。

  死胎被取出

  武警总队医院急诊室内,同其他家医院一样,做完B超之类的检查后,得出的结论差异不大。

  晚上9点过,赵琴芬被推进手术内。10点过,死胎被剖腹取出。 外婆浦女士透过窗户,看到未睁眼就去世的外孙,心里五味杂陈。“孩子肢体健全,手上、肚子上有青斑、红斑”。

  昨日下午,武警总队医院妇产科急诊病床上,赵琴芬躺在床上,打着点滴,脸色微润,嘴唇干裂。

  丧子本就悲痛,加之多家医院的拒绝。悲伤的她直言,虽然还有生育的能力,但以后不会再要孩子了。

  说法

  律师:救治是医疗的法定义务

  对四家医院拒绝收治赵琴芬的情况,杨名跨律师表示,医院或职业医师的做法违反了《执业医师法》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他说,依照法律规定,只要有患者上门求诊,双方就构成法定义务,医疗机构、医师应当积极救治病患者,除非医疗条件不能满足的除外。

  “如果医院拒绝救治或害怕承担责任而拒绝收治患者,导致患者死亡或伤残的情况,医疗方则构成间接故意杀人或伤害的刑事责任。相反,医院在尽力救治而出现这两类情况的医方不需承担刑事上的责任。”

  他说,四家医院以“没有引产药水、没有床位”等医疗条件的限制,拒绝收治患者,只要能举证,患者方可以要求卫生行政部门对其行政处罚。

  同行:胎死腹中手术可能致孕妇死亡

  就上述几家医院称,“没有引产药水”的情况,昨日记者采访一家省级医院相关医生,她说道,“这种药水主要是‘医伤养病’的药水。这种药物价格很便宜,但是现在很多医院都断货。就是我们医院也仅剩下几只。因为药品便宜很多厂家停止了生产,进不来货。”

  “如果有引产药水,遇到类似胎儿死在母体中的情况,有药会很方便、快捷。”

  但她也表示,胎儿死于母体中,做手术对母体危害很大。“因为胎儿死于母体时间较长,胎儿的组织就会被母体吸收到血内,很难排除。就是做剖腹手术,随时可能造成孕妇死亡。”加之,“8个月的胎儿期,母体里是否还有其他病,这些都不知道,这样也加大了手术的风险性。”

  对广泛议论,上述几家医院是担心高危产妇带来的医患纠纷,而拒收患者,她表示,并不排除有这些因素的存在,“因为引产手术风险确实很大,一旦出事,患者不理解,最后还是要找医院闹事。医生也很无奈。”

  网友:引产针水和床位是问题么?

  赵琴芬在昆明三家医院求医过程中,被引产药水、床位问题挡在门外。而这三家医院在昆明都是知名医院,而且都是由医生推荐而去。

  行业内人士透露,引产药水在这种级别医院也应是常备的药物,即便没有,也能迅速调来。另外,引产药水没有,可以用剖腹产的办法将死胎取出。而床位问题,就更不是问题了。这位业内人士说,昆明这座城市中,每天急诊的病人那么多,都能有床位,这种类型的病人就没床位么?

  就医院以“没有引产药水”而拒收患者的情况,也遭到更多网友的质疑,其称引产药水为常用药品,医院明显是害怕高危产妇在医疗中出现医疗纠纷而拒收。

  有不少网友表示,“医院应有医德”。他们认为,医院作为病患者治疗机构,无论是私立或公立医院均有不可推卸的救治责任;类似事件,值得医疗机构反思。

  声音

  tomography007:胎儿已经死了,产妇如果再出问题,很多人不能接受,就会大闹医院,殴打甚至砍杀医生,索要巨额赔偿。医生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玲妹子_z:现在的医院是不是为了怕医疗纠纷就拒绝一切有潜在生命危险的孕妇呢?以后自己怀孕,该怎么办呢?

  飞女正传amigo:医患关系的紧张最终受害的还不是病人!医患体系的不健全绝不是发生任何事情医院赔钱了事能解决的!

  蔡文新cwx:我在这一行业做心里深有感受,医闹太多,过去医院都不会见死不救,后来是见死就抢救也救不活的就赖医院了,所以现在医院怕了就干脆都不救了。(常红浩 黄世杨)

  来源:《云南信息报》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投稿邮箱-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3 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19 滇ICP备090006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