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制报微博( 新浪 | 腾讯 )
   
     
 
 
 
 
   州市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泛亚法商网 >> 法律服务 >> 法闻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4年01月03日 11:19:08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倾尽所学为弱者维权——记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主任陈维镖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杨彬 标签:律师

  学无止境,他不断超越自己,拥有法学和心理学哲学两个博士学位,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际注册心理咨询师、国家注册企业风险管理师;热心公益,他办理了大量的公益案件,最先在云南发起“一元代理”,为农民工、城市下岗职工、未成年人等弱势群体办理了几十件公益维权案件。从“云南首富杨百万自杀案”、“云南首例见义勇为人身损害赔偿案”到取得巨大社会反响的“云南许霆”何鹏案、“云南大关官员强奸幼女案”,一路走来,他突破重重困难、阻力,彰显了一名律师的正义和良知,他就是民盟云南省委委员、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主任陈维镖。

  陈维镖自1996年从事法律工作以来,承办了大量的诉讼及公益案件,得到社会各界广泛肯定和认可,现担任数十家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及企事业单位的法律顾问;有多篇学术论文发表于国家及省级报刊;2009年11月,被云南省司法厅、云南省律师协会评为“云南省优秀律师”;荣获“2010年度云南十大法治新闻人物”称号及“2013年度云南最具影响力律师”称号。

  初见陈维镖,他平易近人,侃侃而谈,逻辑严密,思维敏捷。他说:“律师要有法学家的素质,政治家的头脑,演讲家的口才,外交家的风度,文学家的素养。”



 发表获奖感言

  为特困群体提供诉讼服务

  陈维镖之前担任执行主任的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开业时,决定实施“一元代理”业务。为此,他还亲自制定了《一元代理法律帮助实施细则》,针对农民工群体、重度残疾人、城市下岗或低保家庭、未成年人等困难群体,只象征性地收一元钱的代理费或辩护费。

  此后一年,陈维镖和同事为弱势群体办理了数十起“一元代理”案件,“一元代理”也成为律师对司法援助制度的新实践。

  现实生活中,很多弱势群体想通过打官司维权却心生怯意,特别是困难群体更是打不起官司。原因在于律师费加上诉讼费就是一大笔钱。“这在昆明算是一种全新的法律服务尝试,它的实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被认为损害行业利益,但是符合广大老百姓,特别是弱势群体对法律服务与心理咨询的需要,可以理性对待。”长期关注弱势群体心理研究的专家认为,以实际行动关注特殊群体,并非只有道德意义,更有深层的社会效益。

  陈维镖表示,自己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深知民间疾苦,因此宁愿自己贴钱也要尽可能地帮助弱势群体。同时,也是为了实践“法不阿贵”的公理,这也是他所在律师事务所的所训之一。



 荣获“2013年度云南最具影响力律师”称号

  建议刑法增设“恶意欠薪罪”终实现

  曾经的百万富翁杨茂德被恶意欠薪,不得不贷款和借钱偿还工人工资,最后公司破产。2005年8月14日8时左右,债台高筑的杨茂德在亲手建盖的综合楼里服毒自杀。这就是当年云南著名的“杨百万自杀案”。一年之后,他的家人无奈之下把拖欠工程款的企业告上法庭索赔。

  陈维镖代理此案后,经过分析认为,刑法的立法原则是对于主观恶意大、社会危害严重的行为,要纳入刑法加以规范。而恶意欠薪正属此类行为,刑法当时却无明文规定。陈维镖写下5000多字的代理书,其中特别呼吁将恶意欠薪纳入刑法条款。

  他认为,拖欠工程款的社会危害性非常大。农民工为了养家糊口,付出艰辛的劳动,赚取微薄的工资。拖欠他们的工资,影响社会和谐稳定。因此,《刑法》一定要确定这个新的罪名,以保护施工企业及广大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2010年,刑法再一次修订时,增设了“恶意欠薪罪”。



  接受媒体采访

  全力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1997年,一辆核载19人的中巴车载客50多人,从城区开往大山深处。这些乘客,都是在外打工回乡过年的农民。途中,悲剧发生了,中巴车翻下山崖,造成14人死亡30多人受伤的特大交通事故。
事发后,死者家属及伤者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陈维镖得知情况后,无偿为死者家属及伤者提供法律援助。

  经过陈维镖的多方努力,此案在3个月内就得到公正的处理,死者家属及伤者获得共计50多万元的赔偿,交通肇事者也被判刑。

  次年,陈维镖在医院照顾被车撞伤的母亲时,遇到一群农民兄弟,当他们知道他的律师身份后,对他嗤之以鼻。面对不太友善的言语,出于职业敏感的他了解到,乡政府欠了他们的钱,请律师打官司没人敢接,法院不受理。了解具体情况后,他毅然代理了这个法律援助的案子。几经波折,村民终于拿到了执行款。

  1996年至今,陈维镖代理了几十起群体性案件,涉及人数达上千人。他用自己所学到的法律知识和良好的职业素养,让群众化解怨气,普及了法律知识,促进了社会和谐稳定。

  “我所做的,就是通过法律,让对立走向和解,让社会少一些怨气,多一些和谐。”陈维镖说。



 获得心理学哲学博士学位

  公益维权 他用坚持感染更多人

  “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美国法官休尼特的这句话被深深地印在陈维镖的脑海里。

  2010年1月16日,已服刑8年多的“云南许霆”何鹏获释,此前陈维镖作为其义务代理人,一直为其奔走努力。现在,何鹏的家人和陈维镖依然在向有关部门递交材料,为其申诉,认为何鹏是无罪的。

  2001年3月2日,何鹏用自己原本余额只有10元的农行卡,先后在不同的ATM自动取款机上取款224次共计42.97万元,被法院以盗窃罪判处无期徒刑。

  2008年,何鹏的父母经人介绍找到陈维镖,陈维镖为其提供免费法律援助。陈维镖专门赶赴北京,邀请著名刑法学专家高明暄、赵秉志、周道鸾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论证会。尽管3位专家对何鹏一案的定性观点不一致,但大家达成的共识是:司法机关查明和认定的关键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即便何鹏构成盗窃罪,原审法院对何鹏的量刑也过重,有违刑法总则中规定的罪责刑相适应的基本原则。

  陈维镖认为:“许霆案和何鹏案看上去很类似,但许霆是利用ATM自动取款机发生故障,取一百元只扣一元钱;何鹏是卡上突然出现巨款,在任何ATM自动取款机上都能取款。银行找他前算不当得利,如果不还叫侵占,后来他都返还了,甚至连利息都返还了?既然许霆案都能改判,为什么何鹏案就不能呢?”

  通过不断努力,2009年11月24日,云南省高院对何鹏案进行改判,罪名仍是盗窃罪,但刑期缩减为有期徒刑八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2010年1月16日,已服刑8年多的何鹏终于回到家中。

  公益心肠 他用法律服务更多人

  多年的律师经历,让陈维镖感受到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是十分重要的。“独生子女犯罪,痛苦的是好几代人。”陈维镖认为,开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法制教育很有意义。

  律师进入校园举办讲座,通过以案说法的方式,深入浅出地对法律知识进行讲解。4年时间里,陈维镖带领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在全省的多所学校举办了70多场讲座。陈维镖说:“我们要让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学会怎样与人为善。”

  不仅如此,陈维镖作为志愿者,还参与监狱开展的活动,与服刑人员互动。有一次,一名在押人员正处于死刑复核期间,情绪不好,看守所负责人打电话给陈维镖,陈维镖立马赶过去开展工作。两个小时后,这名在押人员情绪稳定下来,并打算把自己的器官捐献给国家和社会。

  为帮助更多的人,2013年5月,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与昆明市消费者协会联合创办法律维权联盟,建专业的律师维权队伍,经济困难的消费者在遭遇消费陷阱,需要律师帮助时,通过昆明市消费者协会只出1元钱就可请到代理律师。昆明市消费者协会接到法律咨询,会把电话转接到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该所律师将全力为消费者提供法律服务。

  公益诉讼 他用爱心帮助更多人

  2013年10月,昭通市大关县官员郭玉驰强奸4岁幼女案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一审法院对被告人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在媒体、网民、律师的合力推动下,该案在全国引起普遍关注,此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出台《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通过再审,当事人获得15万元的赔偿,被告人被改判有期徒刑八年。

  受害人家属经人介绍找到陈维镖。陈维镖了解到,当事人的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开了个小理发店,考虑到这个家庭并不富裕,决定为其“一元代理”。

  “为什么这些年总是出现性侵幼女的案件?这是因为,在立法方面,对于未成年人,特别对幼女的保护还不够。”陈维镖说,所以需要通过律师办案,包括新闻媒体,共同来推动法治的进步,让幼女的权利得到更有效的保障。

  从2009年发起“一元代理”以来,陈维镖为农民工、城市下岗职工、未成年人等弱势群体办理了几十件公益维权案件。有人说他炒作。他说:“如果说我在炒作,那代价太大了,有一些同行说存在不正当竞争,所谓不正当竞争是低价收费,增长业务,开展‘一元代理’,增长业务的同时意味着亏本。而且为什么要收取‘一元’,对于当事人来说是一份尊严,对于我们律师是一份责任。”

  公益维权律师在行动

  法学家江平说:“律师兴、法治兴,法治兴、国家兴。” 在转型中的中国,在“全民公益”的时代,越来越多的律师投身公益事业。在全国范围内,全职公益律师、公益律师事务所不断出现,这被认为“预示着中国法律人试图通过司法,获得变革社会的力量。”

  在云南,虽未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公益律师,但是,从“李庄案”到“北海四律师案”,从渤海溢油事件到曲靖铬渣污染事件,从农民工维权到呼吁消毒餐具免费,越来越多的云南律师或法律工作者参与到公共事件中。公益律师群体的出现引发了业界对律师使命的重新思考。有学者认为,云南的公益诉讼土壤必定会滋生出真正意义上的公益律师事务所、公益律师。

  2009年,陈维镖在云南发起“1元代理”。在陈维镖看来,律师不仅仅是一种谋生的手段,还应是法治和理性的化身。“金钱不是我们执业的惟一出发点,法律的公正与威严,社会的公平与正义,是我们永恒的追求。”陈维镖说。

  在云南法制报与泛亚法商网(云南法制网)共同举办的“2013年度云南最具影响力律师及律师事务所”评选活动中,陈维镖荣获“云南最具影响力律师”称号。在颁奖典礼上,陈维镖动情地说道:“世界上有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有那么多不公平的事情,你一个律师的能耐有多大?能改变得了吗?一滴水很渺小,但可以汇成大海;一粒沙很渺小,但可以汇成沙漠。只要我们每个律师都行动起来,在献出自己知识和智慧的同时,再多一点爱心,多一点耐心,多一些勇气,多一份执着,我们这个社会将会更加美好!”
 
  杨 彬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投稿邮箱-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3 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19 滇ICP备09000605号 云电子公告备案13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