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大妈摔手机案,律师怎么看?
2018年07月09日 09:49:50  作者:李艳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最近,发生在浙江宁波的一件事在网络上持续发酵。女孩小徐的手机不小心遗失,被一名大妈捡到了,大妈索要2000元钱的报酬,但小徐只能给500元钱,双方协商不成小徐准备报警解决,可大妈接下来的举动让人错愕,她当街摔坏了手机。

  拾金不昧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件事情发生后,除了对这名大妈进行道德谴责之外,事件背后的法律问题也值得深思。像这名大妈一样,捡到遗失物,拾获者有没有权利占有或处置呢?
 
  起因

  女孩手机不慎丢失
 
  6月19日8时30分许,小徐骑着电动车去上班,她把一部苹果7手机、充电器及几个粽子放在一个纸袋里,挂在了车把上。快要到达目的地时,她发现纸袋的底漏了,手机和粽子都不见了。
 
  小徐马上掉头原路返回寻找手机,恰好碰到了一起租房的室友小方。小方立即拨打小徐的手机号码,不料多次拨打都没人接听。在不间断重拨10余次后,电话终于接通了。
 
  小徐说,当时听声音感觉对方是一名中老年妇女,就问:“阿姨,手机在您那里吗?我想拿回来可以吗?”对方回答很强硬,开口就说:“我不能随随便便还给你,得给酬谢费。”小徐回应说:“阿姨,酬谢费肯定会给您的,您看多少合适?”
 
  “2000元!”
 
  小徐暗吃一惊,但为了稳住对方,她没有接酬金的话题,而是直接问对方在哪里碰头。最后,双方约在一个小区旁的路口见面。
 
  挂了电话,两人急忙赶往约定地点。路上,两名女孩一方面打电话咨询警方,警方支招,让她们见面交涉时要录音或拍视频留证据;另一方面,两名女孩商定给对方500元酬金,“我们刚工作不久,没多少积蓄,500元已经是能承受的极限了。”小徐说,为了表达诚意,路上她们还特地买了一筐杨梅。
 
  进展

  大妈索酬未果当街摔手机
 
  10时许,两人到了约定地点,远远就看到一名中年妇女。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两人至今都觉得匪夷所思。幸亏她们提前做了准备,把整个交涉过程录了下来。
 
  一开始,小徐诚恳地表示想要回手机,准备给大妈500元酬谢,还递上了刚买的一筐杨梅。可大妈一口咬定要2000元,还说:“你去买一个还要更贵,我拿去卖也不止这个钱!”
 
  眼见对方不可理喻,小徐一气之下拨打电话报警。
 
  中年妇女非常生气,就问小徐:“你这手机还要吗?”接着,她后退了几步,摆开了架势,然后高高举起手机,“啪”的一声狠狠砸在了地上。接着,她又走上前,准备捡起手机,想砸第二次。
 
  当中年妇女蹲下身准备捡起手机时,小方冲上前阻止,“她可能蹲得太猛,重心不稳坐在了地上,我冲过去时,她竟顺势用脚踢了我好几下。”小方说,当时她也顾不上这么多了,急忙提醒旁边的小徐赶紧捡手机,然后两个人拿着手机慌乱之下逃开了。中年妇女在她们身后追了一段路才作罢。
 
  事后,小徐拿着被摔坏的手机去修理,花300元换了个屏。维修师傅说,很少见到屏幕摔得这么厉害的,估计里面的一些性能也会受影响,只是目前还检查不出来。
 
  结果

  警方通报双方已和解
 
  事后,小徐将这一经历发布到微博上。视频一经上网,迅速引发了关注和热议。网友们近乎一边倒地指责大妈的行为是不道德的,有部分网友甚至认为这种行为触犯了法律。
 
  6月26日,宁波警方官方微博@宁波公安对此事进行了通报。通报称,经各方深入工作,“6·19”摔坏手机事件当事双方已达成和解及谅解。基于人道主义和保护弱势群体的慎重考量,宁波市公安局同意海曙公安分局对当事方及该事件细节不作公开披露的决定。
 
  随后,小徐也通过其个人微博发布消息,就摔手机事件向网友进行了相关说明,表示已和大妈家属在派出所见了面,现在已经和对方达成了和解。
 
  释法

  拾得遗失物应返还权利人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丽媛表示,根据《物权法》相关规定,拾得遗失物,应当返还权利人。拾得人应当及时通知权利人领取,或送交公安等有关部门。
 
  同时,拾得人在遗失物送交有关部门前,有关部门在遗失物被领取前,应当妥善保管遗失物。因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使遗失物毁损、灭失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律师认为,该案中,拾得人捡到了小徐的手机,在小徐要求其返还时,应当予以返还,否则就构成了不当得利,小徐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要求其返还手机原物,或赔偿经济损失。
 
  当然,按照《物权法》的有关规定, 拾得人可以向失主索要在保管遗失物时所支出的费用,如误工费、车马费等。“在该案中,拾得人索要2000元酬谢费,明显超出了‘必要’的范畴。《刑法》也有相关规定,将他人的遗忘物或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将可能涉嫌侵占罪,面临承担刑事责任的风险。”王丽媛说。
 
  此外,该案中拾得人摔坏手机的行为属于故意毁坏他人财物,如果数额较大或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将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本报记者 李艳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