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工伤待遇为0元 法院判玉溪市社保局败诉
2019年01月31日 16:12:04  作者:云南法治网记者  宋如鹏  来源:云南法治网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云南荷乐宾防伪技术有限公司职工任某某在上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不幸身亡,后被认定为工伤死亡。通过民事诉讼,任某某家属获得了相应责任人及保险公司的赔偿71万元。

  2018年4月,任某某家属到玉溪市社会保险局(以下简称玉溪市社保局)办理工伤待遇事宜时,玉溪市社保局以任某某家属获得了交通事故赔偿为由,同意支付一次性工伤待遇0元。任某某家属将玉溪市社保局诉至法院,近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任某某家属胜诉。

  案情 下班途遇车祸身亡

  2017年4月24日17时16分许,刘某某驾驶载货长度超过规定的一辆轻型普通货车沿玉溪红塔区环山路由北向南行驶,至小虎牛菜馆前处时,超速行驶且违反禁止标线指示驶入对向机动车道,其所驾车辆左侧前部与保某某驾驶的沿环山路由南向北超速行驶的教练车左后侧相撞,相撞后车辆继续向前行驶又与任某某驾驶沿环山路由南向北行驶的二轮摩托车前部相撞,该轻型普通货车驶上道路东侧人行道撞断行道树后停车,并将任某某挤压至轻型普通货车左前轮下,造成三车不同程度受损,行道树损毁,任某某当场死亡。

  经玉溪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大队于2017年6月7日对此事故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刘某某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任某某不承担此事故责任。2017年7月6日,玉溪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2017)7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任某某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认定任某某受到的事故伤害为工伤。此前,任某某所在单位云南荷乐宾防伪技术有限公司依法参加了社会保险,并为任某某缴纳了工伤保险费。
后来,通过侵权诉讼途径,任某某家属从第三人及保险公司处获得了相应的侵权赔偿71万元。

  2018年4月,任某某家属提出工伤保险待遇支付申请,要求玉溪社保局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玉溪社保局核定后,于2018年4月16日作出《工伤保险费一次性待遇支付审批表》,审批意见为:同意支付一次性工伤待遇0元,补发任之母2017年5月-2018年4月抚恤金,按月支付1022元,共计12264元。

  按照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任某某因工伤死亡,其家属而应得到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为672320元,丧葬补助金为29262元,抚恤金12264元。

  任某某家属认为,玉溪社保局的行政行为与法律规定不符,遂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一次性工亡补助金672320元,丧葬补助金29262元,以及抚恤金2751元。

  2018年7月31日,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法庭上,玉溪社保局辩称:被告对原告方提出的工伤保险待遇申请是根据现行实施并有效的规范性文件为依据而核定。此案中职工任某某的死亡是因第三人侵权行为导致的工伤,且原告方通过侵权诉讼途径从第三人及保险公司处获得了相应的侵权赔偿。根据《云南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工伤职工在获得其他保险或者经济赔付后,被告只能补足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被告对此案工伤保险待遇的核定行为和结果并无不妥,根据劳社部函[2004]256号《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八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令第18号《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第三条的规定,任某某于2017年4月24日因工死亡,死亡时其母有59岁8个月,属于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其父差4个月才满60岁,不符合《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不能享受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享受抚恤金待遇。任某某于2017年4月24日因工死亡,其月缴费工资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3014元和4585元,因此其死亡前12月平均月缴费工资为(3014×9+4585×3)÷12=3406.75元,按此标准,其母每月享受抚恤金待遇为1022元。被告对原告方申请工伤待遇也不存在拒绝支付行为。原告方申请工伤保险待遇后,被告根据现行实施并有效的规范性文件实施了核定行为,并同意按核定结果予以支付,只是按照核定结果一次性待遇基金支付额为0元,而按月支付工亡职工供养亲属的待遇每月1022元已按核定结果发放并予以补发。

  释法 工伤待遇为0元不符合法律规定

  法院审理后认为,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该条对职工因工死亡的工伤保险待遇并没有作出其他限制性规定。被告在处理因工死亡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问题上理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另外,最高人民法院(2006)行他字第12号《关于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是否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补助问题的答复》规定:“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近亲属,从第三人处获得民事赔偿后,可以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向工伤保险机构申请工伤保险待遇补偿”。该“答复”的精神仍然适用于2010年《工伤保险条例》修订后处理因工死亡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根据该规定,除医疗费用以外的其他工伤保险待遇,社会保险机构的给付行为,并不以当事人是否选择通过刑事附带民事救济途径向侵权第三人求偿及是否获得第三人赔偿为前提。原告要求被告支付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及丧葬补助金的请求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被告依法应向原告支付其因工伤残的工伤保险待遇,任某某之父由于任某某因工死亡时,尚不满60周岁,不符合劳社部函[2004]256号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八条的核定条件。

  近日,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玉溪社保局支付原告一次性工亡补助金672320元、丧葬补助金29262元,合计701582元。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