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旧物管拒不离场 业主可拒交管理费
2019年04月10日 08:59:08  作者:叶美彤  韩雯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随着物业管理市场化的推进,业主对物业管理的要求越来越高,小区业主大会、业主委员会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物业管理公司提供的服务如果“货不对板”或遭到大部分业主的抵制,就会面临被替换的结果。但是,如果物业管理公司被解聘,却拒不撤出小区,新的物业管理公司又无法进场,由此产生的物业管理费,业主应否支付给旧物管公司?日前,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就妥善处理了这样一批物业管理合同纠纷案件。

  物管:业主不交管理费
 
  2013年,清新区某物业管理公司与清新区某房地产公司签订《前期物业管理服务协议》,约定由该物管公司为房地产公司开发的小区提供前期物业管理服务。物业交付使用后,物管公司按照《前期物业管理服务协议》约定的标准收取物业服务费。
 
  2014年,业主先后对购买的该小区房屋收楼,开始按照服务协议约定的标准向物业管理公司交纳物业服务费。
 
  2018年6月,该物业管理公司向法院起诉,要求李女士等70余名业主支付2017年6月至7月拖欠的物业管理费等相关费用合计约5.6万元。
 
  业主:旧物管公司已被解聘
 
  法庭上,被告李女士表示,涉案物业管理公司从2017年6月起已经不是其小区物业管理企业,因此无权收取物业管理费。
 
  2016年,该小区业主选举成立业主委员会,并在相关部门登记备案。由于越来越多的业主对原告提供的服务不满意,2017年初,业主委员会组织召开业主大会,大部分业主投票同意解聘原告,重新聘请物业管理公司。
 
  之后,业主委员会与原告解除了物业管理服务合同,并于同年3月与新物业管理公司签订了合同。但合同签订后,因原告一直不肯撤场,新物业管理公司一直无法入场。
 
  法院:“旧管家”无权收取管理费
 
  原告的行为引出了一个问题:原告在小区已经选聘新的物业管理公司之后拒绝退出,其是否还有权向被告等业主收取物业管理费等费用?
 
  法院审理查明,涉案小区业主委员会在与新的物业管理公司签订正式的物业管理合同后,曾以向住建部门投诉的形式通知原告退出涉案小区。
 
  住建部门于2017年5月27日作出《责令限期退出物业管理区域的通知》,责令原告于5个工作日内退出小区的管理,但原告仍不退出涉案小区。同年6月23日,住建部门作出《行政处罚意见告知书》,对原告处以12万元罚款。
 
  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认可收到了退场通知,但其拒绝退出,应该认定原告在收到业主委员会的通知后,双方的前期物业管理服务合同的权利义务已经终止,原告作为物业管理公司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因此,法院判决驳回原告主张物业服务费的诉讼请求,但对其要求支付先行垫付的公摊水电费请求予以支持。
 
  叶美彤 韩雯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