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两份遗嘱引发儿女争房大战
2019年04月10日 09:00:10  作者:陈颖婷  田思倩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育有7名子女的刘老太生前写有两份遗嘱:在2004年所立的公证遗嘱中,她将房屋留给大女儿一人继承;在2007年的自书遗嘱中,她又将房屋按比例分配,大女儿与小儿子各得20%,剩余份额由其余子女均分。

针对前后两份不同的遗嘱,大女儿与小儿子各执一词。最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对房屋作出处理。
 
  案情

  两份遗嘱前后矛盾
 
  刘老太有3男4女7名子女。2017年,刘老太去世,其个人名下留有一套面积为37.75平方米的房屋。对于这套房屋的处置,刘老太曾于2004年3月在公证处办理了遗嘱公证,内容为在其百年后,其名下房屋由大女儿一人继承,其他人不得干涉。公证处对刘老太的谈话做了笔录,其中刘老太提及,子女中仅大女儿一人在上海没有房屋,因此无条件将房子留给她继承。
 
  多年来,刘老太与子女们相处融洽,其生前的退休工资和房屋租金均用于其日常生活。由于生活不便,2007年至2011年,刘老太一直由小儿子夫妇照料;2011年至2017年,刘老太居住在养老院,其间小儿子夫妇也经常前往照顾。刘老太去世后,小儿子又负责为其办理了丧葬事宜。
 
  此后,小儿子提供了一份刘老太在2007年11月写的书面遗嘱,载明将其名下房屋按百分比分配,大女儿和小儿子各得20%,剩下份额由其余子女均分。该房屋分配以此遗嘱为准,以前的一切都失效。小儿子称,该遗嘱由刘老太书写和捺印,并要求他妥善保管,待其百年后再出示。
 
  针对前后两份不同的遗嘱,大女儿和小儿子各执一词,最终对簿公堂。
 
  判决

  房屋归大女儿一人继承
 
  庭审中,大女儿对2007年母亲自书遗嘱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不认可存在家庭协商并重新确定产权比例之事。同时认为即使自书遗嘱确由其母亲本人书写,也不能否定公证遗嘱的效力。
 
  小儿子辩称,虽然母亲曾在2004年办理公证遗嘱,但系其受到大女儿的诱导所致,之后母亲认为将房屋留给大女儿一人继承对其他子女不公,因此与其他子女协商一致后,于2007年11月写了自书遗嘱,大女儿也知晓这一事实,故房屋应按此遗嘱分配。
 
  最终,法院根据自书遗嘱不得变更、撤销公证遗嘱的法律规定作出判决:因刘老太生前未撤销公证遗嘱,故确认对房屋的处分应按公证遗嘱执行,其个人名下的房屋归大女儿一人继承。
 
  释法

  自书遗嘱不得变更、撤销公证遗嘱
 
  审理该案的法官认为,刘老太于2004年办理的公证遗嘱系其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并无违法之处,因此认可该公证遗嘱的效力。小儿子主张刘老太作遗嘱公证时曾受到大女儿的诱导和欺诈,但并未证明刘老太存在意思表示不真实的情形,故法院对小儿子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
 
  另从刘老太在公证处所作陈述来看,刘老太将房屋留给大女儿一人所有并未附加任何条件,且明知今后如需撤销该公证遗嘱,应由其本人再次前往公证处办理手续。然而,截至去世前,其并未至公证处撤销公证遗嘱,故法院对小儿子所称“该公证遗嘱系附条件且已被刘老太于2007年重新更改”的观点不予采纳。
 
  大女儿虽对自书遗嘱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未提出证据,故确认该自书遗嘱为刘老太所写,是其本人意愿。
 
  另外法院认为,该自书遗嘱只有刘老太一人落款,并无其他子女签名。小儿子称该自书遗嘱是各方协商的结果,但2007年刘老太健在并已申领新房屋产权证,如果当时各方确实就此事达成一致意见,按理可直接在申领新证时将各方登记为产权人,以免今后发生争执。故法院认为,小儿子仅以刘老太生前要求等其百年后再出示作为辩解,显然难以令人信服。
 
  陈颖婷 田思倩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