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邻居施工导致房屋下沉开裂 法院:开挖是诱发因素,承担25%赔偿责任
2019年04月22日 10:37:26  作者:谢盛梅  龙琼燕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外出务工一年回到家,余某却发现自家住房的墙体上出现裂缝,院坝地面也有明显裂口。是天灾还是人祸?经司法鉴定,余某的房屋出现裂缝是因邻居吴某在房屋旁的缓坡地带挖土施工,破坏了边坡稳定导致。双方因此对簿公堂。法院经过一审、二审,最终判定邻居吴某赔偿余某房屋加固修缮费6.66万元。

  案情

  坡下挖土致房屋地基下移
 
  余某家住在昭通市盐津县,家中的两层砖混结构住房修建于2006年4月。2006年7月22日,豆沙镇发生5.1级地震,位于震区的许多民房不同程度被损坏。
 
  2016年3月,吴某组织挖掘机在余某房屋地基下方11.5米处的缓坡型土地上开挖土方,并平整地基修建畜圈,形成了一条长31米、宽9米,开挖坡脚高度最高处为2.8米的屋基场坝。
 
  吴某施工时,余某正在外务工。2016年8月,余某及家人回家后发现,其家中住宅地基出现下移,房屋墙壁出现多条裂缝,院坝地面也有明显裂口。一家人察看后认为,家中房屋受损是吴某在坡下开挖地基所致,遂要求吴某赔偿,但双方协商未果。
 
  2016年12月,余某申请司法鉴定机构对房屋受损情况进行鉴定。鉴定机构经现场勘验后出具鉴定意见:余某房屋及附属设施损伤的原因,是吴某随意开挖边坡,破坏了边坡稳定,导致坡体产生滑动趋势所致。
 
  拿到鉴定意见书后,余某到盐津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吴某赔偿房屋受损的修缮费用6289.6元、陡坡墙体抗滑工程费用25.16万元、司法鉴定费8000元。
 
  判决

  房屋受损与邻居挖土有因果关系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吴某在修建畜圈时随意开挖余某房屋基础下方的边坡,破坏了边坡稳定,导致坡体产生滑动趋势,并导致坡体内形成暗泥石流的地质灾害。余某的房屋受损与吴某开挖边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对余某造成的损失吴某应予以赔偿。为确保全家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余某需按照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报告要求及时组织边坡挡土墙工程施工,及时消除安全危险。据此,一审法院判决由吴某赔偿余某抗滑工程费、房屋加固修缮费、司法鉴定费等合计26.65万元。
 
  宣判后,吴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吴某认为,一审判决依据余某单方面申请的司法鉴定意见,材料不真实、不充分、不全面。2006年7月22日当地遭受过地震灾害,整个区域房屋不同程度受损,余某的房屋在案发前就已经损坏;且双方乃至整个片区均处于滑坡泥石流区域,鉴定意见未结合历史状态、环境影响等全面分析综合判断,鉴定结果是不真实的。
 
  综合双方主张,二审法院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是一审认定事实是否清楚,被告吴某是否应当承担房屋损害的全部责任。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程序合法,鉴定人具备鉴定资质,对余某房屋受到破坏的分析并无不当,对房屋的损害程度及经济损失也有依据,一审法院采信该鉴定意见作为证据符合法律规定。
 
  但关于案件事实,鉴定意见只是证据的其中一类,法院还应当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分析,认定案件事实。该案中,吴某开挖边坡的位置距离余某的房屋10余米,之所以会形成滑坡,还应当考虑当地的地质和地理位置因素。余某与吴某居住的区域均处于地震带,余某的房屋还于2006年7月22日遭受过地震灾害的破坏,该区域已被当地政府列为中型滑坡地质灾害监测点,对此余某在一审庭审中明确予以认可,故一审法院仅依据该鉴定意见而单纯地认定余某房屋遭到破坏是因为吴某开挖地基形成的,不客观,认定事实不当,应予纠正。
 
  关于吴某是否应当承担余某房屋损害的全部责任问题,二审法院认为,吴某应当预见在边坡下方开挖地基的行为可能导致坡体下滑,存在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余某房屋损害的主要原因是该区域处于滑坡地带,地震、雨水等因素均可能导致灾害的发生,吴某的开挖行为是一个诱发因素,一审判决由吴某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明显与其过错不相当,法院在二审中予以纠正。
 
  最终,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酌情确定由吴某承担余某房屋损失26.65万元25%的赔偿责任,赔偿余某6.66万元,由余某自行消除危险。
 
  释法

  侵害他人民事权益  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律师蒙彦钧表示,《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案中,吴某在余某房屋下方的缓坡地带开挖平整地基修建畜圈的行为与余某房屋地基出现下移的事实经鉴定具有因果关系,因此吴某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但余某的房屋处于地震、滑坡地带,还曾在2006年遭遇过地震灾害,本身就极易遭受损害,因此,吴某的开挖行为并非是造成余某房屋受损的惟一作用力,一审判决吴某承担全部责任忽略了该重要事实,因此,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予以改判。
 
  本报记者 谢盛梅 龙琼燕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