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以虐童方式"教育"孩子 昭通一幼儿园教师受审
2019年06月06日 08:48:32  作者:姜燕萍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作为幼儿园教师,郭某本应为孩子们无忧无虑的童年保驾护航,但她却因为自己的虐童行为,而成为了“网红”,不仅丢了工作,还受到舆论的谴责。

  近日,郭某因这一虐童事件,在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公开受审。有社会人士指出,作为孩子的启蒙者,幼儿教师在遵纪守法的同时,还应当主动加强师德建设,以言传身教,帮助孩子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案情

  教师虐“教”不听话孩子
 
  2018年11月29日,昭通市昭阳区一幼儿园大二班教师郭某带领着班里的孩子们在操场跳操。期间,多名孩子没有听从郭某的安排。回到教室后,郭某以扇耳光、脚踢等方式,“教育”了这几名不听话的孩子。
 
  在视频中可以看到,教室的监控死角边缘外,先后有两名孩子被人连续抽打脸部,倒在了地上。在此过程中,有一名身着蓝色马甲的女子两次出现在此区域,但并未上前阻止这一殴打孩子的行为,而是若无其事地走开。因打人者位于监控死角,未被拍到正脸。
 
  当日中午,郭某体罚、殴打孩子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开来,引发舆论关注。当日下午,郭某被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审理

  以虐待被看护人罪被公诉
 
  日前,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虐童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郭某身为幼儿教师,对幼儿园的孩子们有看护职责。但是,在看护过程中,她对幼儿园10余名孩子实施了不当教育行为,导致5名孩子受轻微伤,达到情节恶劣标准,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六十条之一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虐待被看护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庭上,郭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当庭悔罪,并请求法院从轻判决。
 
  该案未当庭宣判。
 
  律师

  定罪处罚有明确法律依据
  
  针对这一虐童事件,北京盈科(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昊炜分析,近几年来,保姆、医护人员、教师、幼师等负有监护、看护义务的人员虐待被监护、看护人员的事情时有发生,且情节极其恶劣。然而,这种虐待行为在未造成轻伤伤情时,能否以故意伤害罪立案,在司法实践中存在较大分歧。
 
  张昊炜提出,《刑法修正案》出台后,对负有监护、看护义务的人员虐待被监护、看护人员的行为进行了明确界定,为惩治这种具有社会危害性的行为提供了法律依据。
 
  《刑法》第二百六十条之一款对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作了明确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有第一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因此,张昊炜认为,对以扇耳光、脚踢等方式“教育”孩子的幼儿教师郭某,应当以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提起公诉。若郭某的行为构成其他犯罪的,应依照处罚较重的罪行定罪处罚。
 
  对上述事件,有相关人士指出,教师的人生观、价值观直接影响着孩子的成长与发展,不仅关系到日常的教学水平,还影响到孩子的整体素质。教师的一言一行在孩子心中有着很重要的位置,对孩子未来的健康成长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在法律的规范之下,也不容忽视教师的师德建设,只有出于对孩子成长、对教育事业发自内心的爱,才能切实肩负起教书育人的职责,无愧于社会对教师这一光荣职业的赞誉。
 
  本报记者 姜燕萍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