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处方药随便买 "隔网神医"满天飞 网上药店该严管了
2019年08月12日 09:58:03  作者:杨有宗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通过手机App买药如今已成为新趋势。不过,据调查发现,在没有提供医生开具的处方时,用户也可以在部分App买到处方药;部分App对处方药搞“满减促销”,鼓励消费者多买;买药App的“在线医师”和“病友”随意提供用药指导……在享受方便快捷的同时,通过App买药也存在诸多问题亟待整治和规范。

  现象

  网上买药成新趋势
 
  在手机应用商店搜索关键词“买药”,可找到数十个在线买药App,下载安装后,使用手机号或微信等方式即可注册登录。
 
  经比对发现,该类App首页多推荐板蓝根颗粒、健胃消食片、藿香正气水、膏药等非处方药,此外也有部分App在首页显示蜂蜜、鱼肝油、维生素等保健品。
 
  选购药品、填写地址、付款,通过某App体验发现,购药和日常网购普通商品没太大区别。
 
  除买药App外,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也都设置有医药类频道,可直接搜索相关药品进行购买,部分商家承诺可在一到两小时内送药上门。
 
  上海市民周女士是鼻炎患者,她说自己犯病时会喷一种喷剂缓解。有时出差在外地,她就通过网购平台来买,比较方便,一般一个小时就可以送到。
 
  山东青岛市民黄先生说,“有次我晚上发烧,家附近的药店都不营业了,通过线上买药还挺方便的。”
 
  当下,线上买药已成消费新趋势。京东此前表示,京东大药房过去3年药品品类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超300%。去年,阿里健康平台成交额达400亿元,平安好医生平台成交额也达30亿元。
 
  调查

  无处方可买处方药
 
  带来方便的同时,买药App也存在无处方可买处方药、“医师”“病友”乱看病等诸多不规范销售行为。
 
  登录一款名为“1药网”的买药App,在一款治疗结肠溃疡、结肠炎的药品“安洁莎美沙拉秦肠溶片”的购买页面上,尽管标注有“本品为处方药,购买需凭医生处方”的提醒,但消费者在填写地址等信息后,即顺利完成付款。
 
  咨询药师后,对方并未提出要审核处方,只表示“正常明天发货”。付款9分钟后,该App即显示订单已通过系统审核。
 
  2天后,消费者收到该平台寄出的药品。
 
  “1药网”App称有“数万名医生和药师免费解答”。在一款药品问答区,平台仅凭用户“检查溃疡消失不见,仅有结肠炎”等粗略描述就给出“继续用药”的建议。
 
  在一款治疗高血压药品的问答区,仅凭用户“高压比较高,低压稍微高一点”的表述,该平台即给出“每天晨起口服一片,可以有效控制24小时血压”等用药建议。
 
  不仅“医师”,此前购药的用户也在平台留言给出用药建议。在“叮当快药”App一款阿司匹林肠溶片药品购买区域,有用户留言“适合冠心病患者长期服用”。
 
  而在一款“阿托伐他汀钙片”购买区域,也有用户留言“降脂效果挺好,适合长期服用。”
 
  打开一款名为“健客网上药店”的App,不仅首页显示有“满10减10”“满199减20”等优惠券,针对不同药品还有“满399减40”等优惠。
 
  有消费者在购买“安洁莎美沙拉秦肠溶片”时发现,该药品还有“多买可享受低价”的优惠:购买超过6盒时,每盒价格由原来的24元优惠为23元,购买超过12盒时,每盒价格降为20元。
 
  在一款名为“康爱多掌上药店”的App上,购买相关处方药达到一定数量还可获得消毒液、枸杞等赠品。
 
  建议

  线上卖药应严格监管
 
  药品不是普通生活用品,直接关乎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药品尤其是处方药的研发、生产、销售、使用等各个环节应受到严格监管。根据《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试行)》,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
 
  《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也规定,药品广告应当宣传和引导合理用药,不得直接或间接怂恿任意、过量地购买和使用药品。标准还明确规定,药品广告不得含有免费治疗、免费赠送、有奖销售、以药品作为礼品或奖品等内容。业内人士表示,对处方药进行“满减促销”会诱导患者多买药,患者存在过量用药或滥用药物的风险。
 
  今年4月,《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进行二次审议,草案提出,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应当备案,履行资质审查、制止和报告违法行为、停止提供网络销售平台服务等义务,并明确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
 
  “处方药凭处方销售”是一条不容踩踏的红线。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长赵鹏表示,“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监管能力还没有完全跟上互联网环境下的监管需求,监管系统应尽快调整适应。另一方面,在加大线上检查力度的同时,也应加大处罚力度,对违法违规行为形成震慑。”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社会保障研究室主任陈秋霖表示,一方面需要严格监管,另一方面也需要行业自律。“平台应自我约束,严格按照相关规范和流程审核处方,切不可为了短期利益触碰红线,从而造成整个行业生态的恶化。”
 
  杨有宗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