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老人手术后去世 医院是否有过错?
2019年09月18日 09:28:38  作者:谢盛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两次手术后,66岁的赵某再没醒过来,她的子女们认为,是医院的过错导致了母亲去世。看医生手术是否有过错,最权威的就是尸检,可子女们想让母亲入土为安,不愿进行。该怎样找证据?如何才能打赢这场官司?律师转变诉讼策略,在不解剖尸体的情况下,帮一家人打赢了官司,医院被判承担75%的赔偿责任。

 
  案由

  两次治疗后老人去世
 
  2018年,赵某因腰部及双膝部疼痛,被子女们送到楚雄州某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双膝关节关节炎和腰椎间盘突出症。医生为赵某进行了“胸腹主动脉血管腔内隔绝术”,第二天又进行了“左股动脉扩大修补术”。术后,医生建议家属将赵某转至云南省某医院治疗。
 
  办完出院手续后,子女们驱车将母亲送到云南省某医院,入院诊断为腹主动脉瘤腔内隔绝术后,左股动脉内膜剥脱术后,腹膜后巨大血肿,失血性休克,左下肢缺血Ⅳ期。云南省某医院对赵某进行了辅助呼吸、扩管、纠正酸中毒等抢救治疗,但其一直未苏醒,对刺激无任何反应,医院表示已经没有手术指标,只能调养。家属决定返回楚雄州某医院继续治疗,但在120送回途中赵某去世。
 
  赵某去世后,其子女委托云南某司法鉴定中心对其死亡原因进行医疗过错鉴定,鉴定结果为,楚雄州某医院为赵某提供的诊疗服务过程中存在过错,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建议医方负主要责任,承担责任比例为60%至75%。云南省某医院为赵某提供的诊疗行为未发现有过错。
 
  随后,赵某的子女向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决楚雄州某医院、云南省某医院共同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共计69万元。
 
  对原告的诉请,云南省某医院表示,患者入院时已处于病情危重状态,入院后医院按照规范抢救患者,经鉴定,该院对患者的诊疗行为符合相关医疗规范,不存在任何过错。医院不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楚雄州某医院则对赵某家属主张的赔偿费用有异议:医疗票据显示自负费用金额为5.24万元,不应进行两次赔偿;医院病历资料显示患者生前是农民,应按农村人口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已包含在死亡赔偿金内,不应再次主张。对于责任划分问题,该医院认可鉴定结论,但认为过错比例应该取中间值即67.5%,医院据此应赔偿赵某家属15万元。
 
  判决

  首诊医院承担75%赔偿责任
 
  庭审中,原告对鉴定意见中的分析意见予以认可,不要求云南省某医院承担赔偿责任,但认为楚雄州某医院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由于没有进行尸检,律师转变诉讼策略,采取了疾病不可逆转的特点进行陈述,从而在法律上论证了医疗过错与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该案中,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指出,楚雄州某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法院予以确认。
 
  关于责任承担的问题,虽然楚雄州某医院存在的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但鉴定意见同时也认为,基于患者的自身疾病,手术存在一定难度,且手术过程中会存在斑块脱落等问题。故法院认为,原告没有考虑患者自身疾病这一客观因素在治疗过程中的相关影响,其要求楚雄州某医院承担全部责任的理由尚不充分。结合患者的自身情况及楚雄州某医院的过错行为对患者造成的损害,法院酌情判令由楚雄州某医院承担原告损失的75%。
 
  对原告主张的各项经济损失,法院根据原吿提交的病历资料及票据确认医疗费为14.72万元;赵某是居民户口并长期居住在县城,故其死亡赔偿金可按城镇常住居民年人均收入的标准计算,为43.39万元;加上丧葬费、急救车费、医疗鉴定费等合计65.42万元,楚雄州某医院按照75%的责任比例承担49万元。法院酌情支持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判决楚雄州某医院赔偿赵某家属51万元。
 
  律师

  医疗纠纷维权难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认为,在医疗纠纷维权中,尸检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很多时候由于医务人员对病情的观察、检查、处理不到位,导致对死者死亡原因的诊断与真正死亡原因存在一定差距,而尸检能够直观地看清楚死者的死亡原因。同时,通过尸检,还可以发现是否存在某些隐匿的疾病未被发现,手术操作是否过度等。
 
  但在现实生活中,亲属由于种种原因不愿解剖尸体,给医疗纠纷维权增加了难度。因为在很多案件中,如果没有进行尸检,鉴定中心虽也可能出具医院存在过错的鉴定意见,但由于未进行尸体解剖,因果关系、参与度不能判断,而因果关系、参与度的举证责任在于原告举证,如果不能证明,将承担不利后果,因此,对于未进行尸检的案件,在诉讼中一定要选择恰当的诉讼策略。
 
  该案中,律师根据疾病不可逆转的特点,在法律上论证了医疗过错与患者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促使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报记者 谢盛梅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