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宾客吃婚宴中毒 责任谁承担? 法院判决宴客主家和厨师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19年10月21日 09:25:36  作者:谢盛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参加婚宴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一来可以见证新人甜蜜浪漫的爱情故事;二来也能品尝美食。然而,秦某却在参加同村人的一场婚宴后,因食物中毒上吐下泻,抢救无效死亡。这个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呢?

  案情

  一场婚宴 喜事变丧事
 
  秦某受邀到李某家参加其子李某某和儿媳石某的婚宴。吃完婚宴后,秦某突感不适,出现反复腹痛、腹泻、恶心、呕吐症状。因病情危重,家属紧急将他送往医院抢救,经诊断为食物中毒。因病情极其严重,其又被转入云南省某医院继续抢救治疗,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秦某家属认为,李某一家在办婚宴过程中,存在未向参宴人员提供清洁卫生且安全的食物,未提供符合食品安全要求的加工和聚餐场所,未对食品加工过程严格把关等行为,导致酿成此次食品卫生安全事故的悲剧发生,其本身存在严重过错。秦某的死亡与李某一家的宴请行为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同时,太某等8名厨师作为此次婚宴食材的采购及加工制作者,存在未向参宴人员提供符合食品卫生安全标准要求的食物,未严格把关食品加工过程每个环节的过错行为,应与李某一家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因双方无法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意见,秦某家属向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李某一家4口及8名厨师共同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83万余元。
 
  新人李某某夫妇认为,婚宴是父母李某和张某向村里申报的,办客主体是其父母,请柬上的邀请人也是其父母,故他们夫妇不是该案的适格主体。
 
  李某夫妇辩称,其一家人不存在侵犯秦某生命权、健康权的事实。据调查,其家里提供的各类食材餐具均无异常,虽在凉鸡中检测出细菌,但秦某的呕吐物中并未检测到该细菌,秦某死亡原因与自家婚宴无因果关系。秦某植入过3个支架,身体状态不好,且未做尸检,死亡原因不明。
 
  李某夫妇表示,如案件中认定的确存在部分侵权事实,该侵权后果也应由8名厨师承担。因为婚宴办理申报表中有厨师的名字,作为聚餐的参与者,订制菜单、买菜、确定菜品、将菜品拉到客堂都是由厨师确定的。他们发现使用的菜品中有牛肝菌时,已经提醒厨师更换菜品,厨师拒不更换,其一家人已尽到了合理谨慎的注意义务。
 
  8名厨师辩解,他们不是该案的适格主体,厨师订制菜单只是提出建议,最终是否使用菜单上的菜品由婚宴举办人来确定,菜品也是举办人购买的。8人在该案中没有过错,也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判决

  宴请者和厨师共同赔偿
 
  法院认为,《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秦某应邀参加李家婚宴后发生恶心、呕吐症状,因救治无效死亡,并最终被认定为食物中毒事件,故法院认定秦某的死亡与食用婚宴食品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相关责任人应对秦某的死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从现有证据看,虽秦某系参加婚宴后食物中毒死亡,且从婚宴剩余食品凉鸡中检出“副溶血性弧菌”,也有证据表明婚宴菜品中有野生菌,但秦某因食用何种食品导致最终中毒死亡并不明确,而婚宴的举办过程中又涉及食材的选定、采买、保存、清洗、烹饪加工等诸多环节,以上环节均可能是导致秦某食物中毒的原因。
 
  《侵权责任法》第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实施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行为,其中一人或数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能够确定具体侵权人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不能确定具体侵权人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故法院认为,在无法明确婚宴哪一环节发生问题的情况下,以上环节均具有发生食物中毒的可能性。因此,参与婚宴制作各个环节的人员均应承担责任。
 
  经审理查明,此次婚宴系由太某等8名厨师主厨和李某部分亲戚帮厨的方式共同完成的。太某等8名厨师的主厨行为是有偿服务,食材的选定及食材的烹饪均是由厨师完成的,故法院认为,太某等8名厨师应承担责任。而李某亲戚的帮厨行为,性质为义务帮工人的行为,其后果应由婚宴举办人李某夫妇承担。
 
  该婚宴系李某、张某为李某某、石某二人结婚所举办,举办婚宴前,李某某与石某已登记结婚。通常情况下,婚宴菜品的确定需征求新人的意见,且李某某修改菜单的事实已表明其已实际参与了婚宴菜品的选定。按照《云南省农村集体聚餐食品安全管理规范(试行)》的规定,野生菌属于在农村集体聚餐中禁止采购和使用的食材,因此李某某、石某亦应对秦某的死亡后果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确定原告的损失为78.84万元,判决由12名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释法

  无偿提供劳务 帮工人不担责
 
  上海海华永泰(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承蔚认为,该案中,李某夫妇是该次婚宴的举办人,其未提供安全的食物,导致秦某死亡,未尽安全保障义务,系直接侵权主体。8名厨师的主厨行为是有偿服务,食材的选定及烹饪均是由厨师完成,故8名厨师也系该案的连带侵权人。上述主体均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系适格被告。据此,李家4口及8名厨师系该案适格被告,构成共同侵权,依法应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帮厨的李家亲戚为什么不用承担责任,律师表示,该案中,亲戚的行为属于特殊的侵权形态,依法不适用一般侵权构成要件的分析思路,而是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即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帮工人明确拒绝帮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帮工人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赔偿权利人请求帮工人和被帮工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
 
  该案中,李某儿子结婚,按照一般常理,亲戚帮工属于义务性帮工行为,故该行为的侵权责任由被帮工人,即李某夫妇依法承担。
 
  本报记者 谢盛梅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