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交通事故"择富"索赔有门道
2019年10月23日 09:22:12  作者:潘家永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遭遇交通事故受伤后,如何索赔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下面这些“选择”是很重要的。

  何处赔偿标准高 就到该地法院起诉

  2018年3月,安徽滁州市民小吴外出晨练时,不幸遭遇车祸受伤。肇事车辆是江苏扬州某客运公司客车,交警部门认定该客车驾驶人对事故负全责。
 
  治疗结束后,小吴被鉴定为七级伤残。随后,其到肇事车辆所属公司所在地江苏扬州的法院起诉索赔,因为江苏省的残疾赔偿金标准高于安徽省。
 
  释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
 
  由于各地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标准不同,如江苏省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3622元,安徽省为31640元,则相应的残疾赔偿金数额也不尽相同。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对于交通事故侵权案件,事故发生地和被告住所地法院均有管辖权。受害人选择居民人均收入高的地方法院起诉,能获得更好的赔偿。
 
  依照居住地标准主张予以赔偿
 
  2018年国庆节假期,在广东省广州市工作的唐某回到安徽淮南老家探望父母时,在淮南市区被沈某驾车撞伤,随后入院治疗。后经鉴定,其为八级伤残。
 
  在律师建议下,唐某诉请按照广州市居民人均收入标准来计算自己的残疾赔偿金数额。法院经审理后,依法支持了唐某的诉讼请求。最终,唐某获得的赔偿金数额,比按安徽省居民人均收入标准计算多出6万余元。
 
  释法
 
  一般来说,残疾赔偿金数额的计算是以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统计数据来确定的。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规定,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
 
  该案中,侵权行为发生地和被告沈某住所地均在安徽淮南,所以唐某只能在安徽淮南的法院起诉。但由于原告唐某是在广州居住和工作的,故其可以享受广东省的赔偿标准。
 
  选择经济条件好的加害人为赔偿责任人
 
  李某驾驶的出租车与孙某驾驶的小货车相撞,事故致使李某车上乘客黄某遭受重伤。交警部门认定,孙某对事故负全责。
 
  黄某委托律师调查得知,孙某的赔偿能力有限,李某的经济状况较好,遂要求李某对黄某进行赔偿。但李某认为,其自身也是受害者,黄某受伤责任完全在孙某,应当由孙某负责赔偿。
 
  最后,黄某诉请由李某一人赔偿,获得法院支持。
 
  释法
 
  这起案件存在两种法律责任和两个责任人。其中一种是违约责任,我国《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该案中,李某未能将黄某安全运送至约定地点,已构成违约,故黄某有权向李某索赔。
 
  而另一种则是侵权责任,《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该案中,由于孙某对事故负全责,因此黄某也有权向孙某索赔。
 
  该事故虽有两个责任人,但黄某只能获得一份赔偿。因李某的赔偿能力强于孙某,于是黄某依法选择起诉认定李某为赔偿责任人。
 
  将肇事车辆挂靠公司一并列为被告
 
  欧某驾驶的出租车挂靠在某出租车公司名下。日前,欧某驾车撞伤行人庞某,交警部门查明,欧某系酒驾,对事故负全责。
 
  该起事故造成庞某五级伤残,各项损失近70万元。随后, 庞某将欧某和某出租车公司、保险公司一并告上法庭。某出租车公司辩称,其并非车主和实际承运人,欧某也不是其公司职员,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庞某12万元,剩余近58万元损失由欧某承担,某出租车公司需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在执行时,法官经查证实,欧某可供执行财产仅有28万元,遂从某出租车公司账户上划拨了近30万元赔偿给庞某。
 
  释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
 
  该案赔偿主体包括欧某、车辆挂靠公司和保险公司,其中出租车驾驶人个人财力有限,而其挂靠的出租车公司拥有较强经济实力,庞某将某出租车公司一同列为被告是明智的选择,能保证其得到及时、充分的赔偿。
 
  潘家永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