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这些典型案例事关老年人权益
2019年10月30日 09:44:56  作者:钟和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近年来,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的逐渐加深,涉老案件数量也呈上升趋势,法院从敬老、便老、护老的角度,多方位开展老年人权益保护司法引航工作,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

  在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方面,各级法院采取畅通立审绿色通道,实现高效便民;注重调解工作方法,利用亲情感化当事人;加强以案释法宣传,弘扬正向价值;建立定期回访机制,彻底化解矛盾等机制,妥善处理涉老案件。
 
  本期法律服务就通过一些典型案例以案释法,呼吁全社会共同保护老年人权益,关爱老人身心健康,依法保护老年人合法权益。
 
  “钻石婚”夫妇闹离婚 法官调解和平分手
 
  1952年冬天,姑娘周某经人介绍认识了小伙王某,后来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1954年,两人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如今60余年过去了,老两口已是“钻石婚”,两人都有退休金,生活无忧,子女的工作和生活也都很好。
 
  但最近几年,两人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周某已经多次拨打政府部门热线与妇联热线求助,也曾向社区进行求助。社区工作人员三度上门进行调解,但均无结果。
 
  今年3月,一次争吵过后,周某离开家,与丈夫王某分居。4月份,周某到法院寻求帮助,最终走上了诉讼的道路。对此,王某也表示,这些年他们两人一直吵架,他“已经灰了心”,两人之间的感情早就破裂了。
 
  开庭前,法官多次组织两人进行调解,但开庭时,周某仍表示要坚持离婚,离婚后由子女轮流照顾;王某也当庭表示同意离婚,称“对两人都好”,他的生活也可以由子女照顾。
 
  最终,法官遵循了双方意愿,调解离婚,两名老人和平分手。
 
  【法官说法】
 
  近年来,老年人的离婚案件屡见不鲜,这从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老年人越来越注重个人生活品质和精神追求,对婚姻质量也有了更高的要求。
 
  长久的婚姻固然难能可贵,但更重要的是老年人自身的真实感受和诉求。在审理老年人离婚案件时,既要对他们有足够的耐心,充分说明离婚的法律后果,也要尊重他们的想法。
 
  在此法官呼吁大家,面对老年人离婚时,要充分关注老年人的情感诉求,尊重老年人的真实意愿。
 
  法官走访探寻隐情 化解矛盾共筑和谐
 
  吴某某、张某某系夫妻关系,两人共育有一子两女。日前,吴某某以年事已高,儿子吴某拒不履行赡养义务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吴某支付赡养费,在吴某处享有居住权,并享有吴某房产一半的所有权。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两原告与其子吴某一家父子、婆媳矛盾尖锐,双方相持不下。庭审结束后,法官来到双方住处,采取“走街串巷”的方式进行走访调查,了解案件背后的隐情。
 
  通过走访法官发现,吴某一家现在某村的独立住房居住,经营煎饼生意,生活较困难。而两原告独自居住在邻村的住房里,其起诉的主要原因在于婆媳矛盾及吴某未能给两原告添一个孙子。
 
  法院遂判决吴某每月给付两原告赡养费各300元,驳回两原告要求在吴某处享有居住权并享有房产一半的所有权的诉讼请求。
 
  在判决书中,法官同时寄语双方: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希望吴某在今后的生活中能够感恩两原告的养育之情,多用心照顾两原告的生活,以实际行动回报两原告的养育之恩;也希望两原告能够体谅吴某的生活境况,多一些宽容与理解,共筑和睦家庭。
 
  法官从亲情的角度出发,在判决书中以寄语的形式对双方进行教育,起到了良好的引导作用,该案判决后,双方均服判息诉。
 
  【法官说法】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百善孝为先,孝道一直是中华民族薪火相传的传统美德,在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大家要秉承慈孝文化,知恩、感恩、报恩,发扬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促进家庭和谐、社会和谐。
 
  在处理家事案件的过程中,法官要注重家事调查,以司法柔情化解矛盾。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保证家庭的和睦才能成就社会的和谐。
 
  抚养养女长大成人 赡养义务不能缺失
 
  李某和马某结婚后,两人生育了长子李甲。1991年,李某与马某收养了一名女孩,当时其只有小名,没有登记户口。
 
  1995年初,李某去世。1995年底,马某与张某结为夫妻,李甲被改名为张甲,被收养的女孩被取名为张乙。从此,张乙便与养父母及哥哥张甲一起生活,直到其长大成人,结婚生子。
 
  结婚后,张乙将户口从家中迁了出去,便再少与两名老人来往。马某与张某认为,他们将养女养大成人,自己年龄也大了,应该得到回报和赡养。
 
  于是,马某与张某到法院起诉,要求被告张乙给付赡养费。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张乙是原告的养女,其从出生、上学到结婚生子,是养父母含辛茹苦培养长大的,被告张乙应该懂得是养父母给了自己的第二次生命。现在养父母年事已高,身边也没有其他亲人,张乙应该履行赡养义务,经常探望两名老人,在精神上给予抚慰,在生活上给予照顾。
 
  因此,法院支持了两原告要求被告张乙给付赡养费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孝敬老人,关爱子女,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养父母和养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婚姻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
 
  养子女作为赡养人,也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
 
  赠与后不照顾老人 法院判决支持撤销
 
  唐某系李某的母亲、李某某的祖母。2013年11月,唐某与李某、李某某签订《赠与合同》,约定赠与人唐某自愿将案涉房屋无偿赠与李某、李某某,受赠人李某、李某某接受赠与后,必须履行对赠与人进行赡养的义务,赠与人的生活由受赠人照顾,并承担一切费用。
 
  3人对该《赠与合同》进行了公证,案涉房屋随后被登记至李某、李某某名下。案涉房屋被赠予前一直由唐某收取租金,2017年,因租金由谁收取问题,双方发生矛盾,此后一直未能妥善解决。
 
  目前,唐某独居在某个车库,并在外面搭了一点棚子,大概有十几个平方米大。而李某某居住的地方距离唐某并不远。
 
  自2013年6月至2017年6月期间,唐某身患多种疾病,并多次到医院就医。2017年6月,唐某让社区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李某,要求李某带其去看病,这一要求遭到李某拒绝。唐某又电话联系了李某某,要求带自己看病,李某某同样予以拒绝,并说案涉房屋的房租他到现在都没有拿到,让唐某以后不要再打他电话。
 
  唐某对上述两次通话进行了录音,并认为李某、李某某确系不履行合同约定的赡养义务,故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对李某、李某某的赠与,两人返还案涉房屋。
 
  根据该案原、被告之间的特殊身份关系,李某、李某某不仅要对唐某经济上进行供养,还要对唐某的生活进行照料,精神进行慰藉。
 
  通过庭审调查法院认为,李某、李某某的陈述及证人的证词,都不足以证明两人对唐某的生活进行了照料、精神上进行了抚慰,亦没有证据能够证实,在唐某最需要特殊照顾时,两人积极采取了其他方式主动进行照料,并给予了精神抚慰和生活照顾。
 
  此外,唐某提出撤销赠与的请求,并未超过法律规定的“撤销权自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期间行使”的规定,其享有撤销权利。因此,法院对唐某要求撤销赠与,李某、李某某返还房屋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法官说法】
 
  父母辛苦哺育子女成长,子女成年后应该反哺父母,让他们安度晚年。赡养父母不只是金钱上支持,更重要的在于精神上的照顾。
 
  现今,老年人的基本生活保障水平逐步提高,所以老年人更希望在精神层面上得到更多的关爱。子女们不能仅将赡养义务停留在吃饱穿暖的层面上,而应更多给予老年人时间和陪伴。
 
  该案中,原告的自身物质条件尚可,但随着年龄增长,其更渴望获得天伦之乐,在病痛缠身时,更希望儿孙能够陪伴在身边,对其嘘寒问暖。在其希望得到陪伴的要求遭到拒绝后,老人倍感失落。
 
  同时,该案中的原告颇具法律意识,将与儿孙的对话进行了录音,作为儿孙不履行赡养义务的证据予以保存,这也体现了当今老年人维权意识的增强。
 
  权利义务相一致 老人拿到赡养费
 
  1998年,张某与刘某及其子女张某甲(时年16岁)、张某乙(时年11岁)共同居住生活。2015年,张某与刘某结束了同居关系。2017年,张某起诉张某甲、张某乙,要求两人承担对其的赡养费用。
 
  该案中,因为张某与刘某不属于事实婚姻关系,所以张某与张某甲、张某乙之间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继父与继子女关系。按照法律规定,张某甲、张某乙不承担对张某的赡养义务。
 
  但张某在与刘某共同生活期间,对张某甲、张某乙尽了相应的扶助义务,该义务虽不属于法定义务,但仍然在道德上能够得到肯定。现在张某年事已高、身患疾病,生活不能自理,产生了医药费,需要得到扶助。
 
  承办法官向当事人释明“权利义务相一致”及应当遵守“公序良俗”等原则,并综合考虑当事人的经济承受能力,据此判决两被告给予张某相应补助。
 
  【法官说法】
 
  老年人往往因为身体状况、知识程度等原因,会产生诉讼困难。在审理涉及老年人的案件时,对案件的举证责任、法律关系选择、法律后果等与老年人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的问题,要用老年人听得懂、讲得通的表达方式,与案件当事人进行沟通,明理析法。
 
  在审理涉及老年人的案件中,要兼顾法、德、理、情,充分考虑老年当事人的经济、生活状况,支持老年人的合法合理诉求。
 
  钟和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