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女子起诉索要38.4万货款 钱没要到反倒欠对方10万
2020年01月15日 10:05:31  作者:钟美兰  来源:云南法制报(综合)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起诉别人拖欠货款38.4万元,被告未到庭,本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经过一审审理,法院认为被告不仅没欠钱,还多付了10万元给原告。

  近日,此案二审在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一审会出现这样的判决,是因为法官对同一份报账单,承认一部分,否认一部分,太矛盾。一个证据,不可能是真的又是假的。”毛女士二审代理律师张律师认为,原告证据是一体的,不可能用己方证据否定己方观点。
 
  起诉别人拖欠38.4万元货款
 
  毛女士与丈夫朱先生在成都荷花池大成市场经营服装生意,在新都又有厂房,兼做生产和销售。2011年,经人介绍,毛女士与刘女士、杜先生夫妇相识,后者在金荷花市场销售裤子。
 
  最初,刘女士夫妇在毛女士工厂做来料加工,2011年冬季,开始整体定做。朱先生说,刘女士到厂口头订了货,后面补定2次,前前后后共预定11416条裤子。
 
  毛女士说,订货后两个月,2012年2月15日,他们开始送第一批货,到当年3月31日,刘女士的货全部交完,总计金额72.6万元。
 
  “交货后,一般一个月后我们就开始让对方回款。”毛女士说,一开始回款挺正常,刘女士夫妇都用现金回款。2013年2月9日除夕,刘女士方支付了3万元,后面回款出现异常。
 
  在毛女士的催收下,2013年10月19日、2014年1月6日,刘女士通过银行转账,分别支付1万元和9000元。至此,刘女士方总共支付34.2万元。
 
  2014年春节后,毛女士再次上店铺找人,而刘女士夫妇已经把店铺转让,人去楼空。朱先生说,刘女士夫妇尚拖欠着38.4万元。
 
  此后,他们向对方发过律师函,也多次催收无果。2018年8月,毛女士将刘女士夫妇起诉至新都区人民法院,要求对方支付货款38.4万元,开庭时被告未到庭。
 
  2019年4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经过核算,毛女士与刘女士夫妇可以确认的货款只有24.3万元,鉴于毛女士自称刘女士夫妇支付了34.2万元,已经超过24.3万元,因此驳回毛女士的诉讼请求。
 
  二审代理律师提出质疑
 
  拿到这份判决书,毛女士难以接受。“被告都没有到庭,我不仅输了,还倒欠10万元。”
 
  毛女士二审代理律师张律师说,若这份判决书生效,被告刘女士夫妇以此判决为依据,可以索回判决书确定的超过24.3万元外的10万元。
 
  从判决书中可看出,该案核心证据在于15张进购单。
 
  判决书显示,该案的争议焦点有二:
 
  第一,毛女士与刘女士是否具有买卖合同关系。法院认为,双方虽然没有买卖合同,但是15张进购单确有刘女士、杜先生的签字,可以认定双方形成事实的买卖合同关系。
 
  第二,双方的交易金额如何确认。法院认为,15张进购单,其中2012年2月24日、2012年2月29日的2张在“品名、数量、单价、金额”均是由刘女士或杜先生填写、签字确认,因此法院对这2张进购单予以完全确认;而其他13张进购单中,品名和数量虽然由刘女士或杜先生填写,也有他们的签字,但单价及金额部分,由毛女士补填。
 
  对此,毛女士在庭审中称,单价和金额是在刘女士和杜先生2人认可下,自己补填的。
 
  由此法院认定,对于在前2张出现过“品名”的单价和金额,法院予以确认;未出现过的,由于毛女士无法提供证据,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不予以确认。经过此方法核算,最终法院确认双方交易额为24.3万元。
 
  “以2012年2月15日的进购单为例,出现了9个品名,其中有2个品名在24日和29日出现过,认了;其他7个,没有出现,法院不认。”毛女士二审代理律师张律师说,这种确认证据结果是,同一份进购单,里面的内容部分是真的,部分是假的。
 
  张律师解释,原告提供的一份证据,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真的。另外一种情况下,在被告质证下确定是假的。
 
  “被告没有出庭,放弃举证,应该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张律师说,判决也无法解释为何刘女士夫妇会支付34.2万元给毛女士,其中2笔,是在双方合作关系结束后支付的。
 
  因不服一审判决,毛女士提起上诉。之后,二审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依然没有到庭,法院进行缺席审理。
 
  法庭调查焦点依然是如何确定单价和金额。该案没有当庭宣判。
 
  法官无义务替被告举证
 
  某中院曾担任8年法官的苏州大学优秀青年学者、法学博士庄绪龙表示,被告未出庭,等于放弃了自己抗辩的权利,根据民事诉讼“优势证据原则”,当原告提供的证据能够有超过50%以上证明己方观点,法官就应该作出对原告有利的推定。
 
  “法官没有义务替被告举证,原告的证据虽然有瑕疵,但从其提供的整体证据来说,可以推定被告有这些债务。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不同,刑事案件需要100%确定证据,民事案件只要盖然性原则就可以了。”庄绪龙说,这个案子显然对原告举证过于严苛,涉嫌违反“证据优势原则”。
 
  另一名曾经在成都某法院担任法官、目前转行做律师的人士表示,根据成都法院审判经验,当被告不出庭,法官对于证据的三性(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将更加严格。
 
  “那13张进购单不可能部分认可,部分不认可。既然存疑,就全部不予以认可。”这名律师表示,既然原告在庭审中“自认”有添加,而“自认是证据之王”,那么法官对于13张进购单的真实性就会存疑,若无法举证系“对方认可”下添加的,就需要承担举证不力的后果。
 
  这名律师表示,从诉讼技巧来说,原告主张一开始就把自己陷入被动境地,而庭审中又进一步加重己方举证义务。正确操作是,不应该主张对方已付款34.2万元,把这个省略掉,直接主张被告拖欠的款项即可。
 
  钟美兰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20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901184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