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制报电子版 新浪微博 抖音 全站搜索 公告搜索
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法治云南   清风云南   云法网评   扫黑除恶   案件传真   法律服务   以案释法
天平之光   检察风采   云南警方   司法行政   云南禁毒   交通安全   平安校园   理论学习   云法视频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疫情期间,遇到这些问题不用慌
2020年03月12日 09:40:31  作者:本报记者与通讯员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关注云南发布微信号

担心复工复产后工资问题?律师为你答疑解惑

  企业在复工之前,员工工资如何发放?随着复工复产稳步推进,不少企业和劳动者都会面临薪资发放、岗位调整等问题,对此,本报特邀律师为您答疑解惑。
 
  国浩(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继军表示,企业最关心的,莫过于员工工资发放的问题,对于能够正常支付员工工资的,企业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的标准支付员工工资。如果受疫情影响严重,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职工又提供了正常劳动,企业支付给职工的工资就应当按照双方新约定的标准来支付。
 
  那么,如果因为疫情影响导致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在复工复产之后,企业可以降低工资标准吗?对此,杨继军认为,企业有对劳动者进行调岗并降薪的自主权,虽然《劳动合同法》中有具体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协商一致才能变更劳动合同约定,但不能因此完全否定企业的用工自主权。
 
  “所以企业是可以适当调整员工的工资以及对员工进行调岗的,但是要具备合理性,如果双方一旦因为此发生劳动争议,那么对于调岗调薪的合理性,是由企业来承担举证责任。”杨继军介绍,在实务中,应当注意把握企业的用工自主权与劳动者生存权保护之间的动态平衡,原则上企业可以降低工资标准,但不得滥用权利损害劳动者的利益。企业复工复产后,可以采取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综合平衡企业的生产经营。
 
  本报记者 李艳
房子无法按期交付怎么办?
 
  2019年,马某买了浙江省湖州市区一套商品房,因新房装修急需资金,马某决定将自己所有并居住的一套位于湖州市吴兴区埭溪镇的房屋出售。
 
  后郑某找到马某,与其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双方约定马某将其位于埭溪镇的房屋出售给郑某,但因马某位于湖州市区的新房尚需装修,预计2020年农历正月装修完毕,届时马某才能搬离位于埭溪镇的房屋。于是,双方约定房屋交付日期为2020年3月20日。
 
  不料,受疫情影响,湖州市采取紧急防控措施,马某的新房因此未能如期装修完工。
 
  着急搬家的郑某立即联系马某,沟通相关交付事宜,但最终协商结果未能使郑某满意。2月20日,郑某来到吴兴区法院埭溪人民法庭咨询,想诉诸法律途径解决。
 
  埭溪法庭法官了解情况后,为使双方矛盾及经济损失不进一步扩大,便立即打电话联系双方当事人,就该纠纷原因及法律后果向双方释法明理。
 
  最终,在法官和调解员的共同努力下,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约定郑某不再向马某主张逾期交房的违约责任,马某应于其新房可以正常施工后1个月内交付房屋,如逾期交付,需支付相应租金给郑某。
 
  释法: 
 
  毋庸置疑,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会对大多数合同主体在履行合同时产生影响,不同的是影响范围、程度大小而已。因受疫情影响导致合同不能履行,构成不可抗力,但并非对所有合同的履行都构成阻碍。对于在疫情发生前签订的商事合同,当事人一方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导致合同不能履行为由,要求解除合同的,需结合合同签订时间、履行期限届满的时间节点、采取替代措施的可行性及履约成本等因素,综合考量疫情对于商事合同履行的影响程度,区分情况,依法予以处理。
 
  黄君 杨妍妍
 
从武汉回家信息遭泄露 律师:可提起诉讼
 
  因个人信息泄露,从武汉返回四川省蒲江县的张女士频频接到陌生电话,无奈之下只能报警求助。那么,防疫期间应该如何保护个人信息隐私呢?
 
  张女士年前从武汉回到蒲江老家,回来后主动上报社区,并自觉在家隔离14天,“一直等到医学观察期已过,并且拿到当地政府和医院出示的相关证明。”张女士说。本以为风波暂时过去,可近日,张女士发现自己的姓名、电话、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突然在朋友圈和微信群传开了,“群里有人发言,说我是武汉回来的,让大家注意与我是否有过接触。”张女士说。
 
  麻烦接踵而至。“从下午到晚上,陌生电话就没有断过。”张女士回忆,有人打电话反复询问她的行踪,有人问她接触过什么人,还有人质问“你跑啥跑”。对此,张女士感到十分委屈:“我按照规定提交个人信息并且主动隔离,我的信息是被谁泄露的?”张女士坦言,这些陌生电话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极大困扰,无奈之下她才选择报警。
 
  张女士的遭遇并非个案。近日,多地发生了类似的个人信息泄露事件。
 
  释法: 
 
  律师尹晓东对此表示,如果公民身份信息泄露,可以向主管部门投诉举报,比如网信办、公安网监部门、工信部所属的通信管理部门。“如果案件性质恶劣后果严重,可能构成犯罪的,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刑事责任。还可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
尹晓东还提出,对于利用大数据技术进行防控,如果是一些商业机构趁机浑水摸鱼,利用自己开发的App、小程序非法收集、使用公民个人信息,有关部门也对此作出了专门规定,须根据违法情节承担法律责任。
 
  伍力 黄大海

 

图片焦点
“借我点钱吧,我全家来还!”法官:未经确认不具约束力,家人不承担还款责任
停车难勿任性 占用消防通道违法
72岁老人脾切除后去世 医院篡改病历被判承担全责
健身房还没开业就关门 会费找谁要 律师:会员可起诉总公司
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3195967 举报邮箱:ynfzbjb#163.com(#请替换成@)
Copyright @ 2006-2020 云南法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

微博
微信
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