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制报电子版 新浪微博 抖音 全站搜索 公告搜索
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法治云南   清风云南   云法网评   扫黑除恶   案件传真   法律服务   以案释法
天平之光   检察风采   云南警方   司法行政   云南禁毒   交通安全   平安校园   理论学习   云法视频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新生儿死亡 医院拒不配合鉴定 法院判医院承担70%责任
2020年03月25日 09:42:39  作者:谢盛梅  龙琼燕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关注云南发布微信号

  婴儿出生两天后在医院内死亡。在司法鉴定阶段,医院拒不配合司法鉴定。最终,法院判决医院举证不利,承担70%赔偿责任。

  案情

  新生儿死亡 家属状告医院
 
  俞某怀孕后,一直在昆明某医院进行产检。2018年2月19日,俞某顺产分娩了一名健康男婴,孩子面色红润,呼吸平稳。2018年2月21日,护士到病房抱新生儿沐浴时发现,孩子面色口唇青紫,遂立即报告医生。经检查,婴儿无呼吸心跳,肌张力消失,四肢体温低。经过20分钟抢救,仍无呼吸心跳,医院宣布新生儿死亡。
 
  医院向俞某家属出具的鉴定意见显示,男婴死因系喂奶后没消化而导致的窒息死亡。俞某与丈夫蒋某不服鉴定结果,向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医院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76.53万元。
 
  经医院与蒋某、俞某夫妇协商一致,盘龙区人民法院委托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案件进行医疗损害责任鉴定。
 
  2019年5月31日,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情况说明:我中心接到法院来函,对蒋某、俞某诉昆明某妇女儿童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进行医疗损害责任鉴定。在开展鉴定过程中,我中心多次与医院联系,通知其参加鉴定会,阐述观点,但医方一直未予配合,鉴定工作不能继续开展,鉴定意见书不能完成。
 
  对此医院辩称,其不存在不配合进行鉴定的情形,医院非常希望通过鉴定判断诊疗行为过错大小,但并未接到鉴定中心的任何通知,对于鉴定中心出具的情况说明不认可。院方认为,俞某之子系窒息死亡,但其胃部、肺部均没有积水,不是溺水导致的窒息。从解剖意见中可以看出,婴儿胃内有食糜,说明是吃过奶的状态。
 
  针对蒋某夫妇主张的各项费用,医院表示,医疗费是产妇生产的正常费用,不应支持;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都不应支持;丧葬费应按上一年的标准计算;交通费没有提交证据予以证明实际支出;死亡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进行计算。此外,医院已为俞某垫付了1万元,应当扣除。
 
  判决

  医院举证不利担责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医院对原告蒋某、俞某之子的死亡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以及应承担多大的责任。
 
  该案中,原告俞某认为,被告医院延误了孩子的最佳抢救时机,导致孩子死亡。根据云南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情况说明,因被告医院不配合鉴定,导致鉴定工作不能继续开展,鉴定意见书不能完成。被告应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但其存在举证不利的情况,从其不配合的行为可以推定,被告对原告之子发生窒息后实施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同时,被告在病历记录方面亦存在过错。
 
  对于被告应承担过错的比例,法院认为,因俞某之子发生窒息并非被告造成,结合被告的医院等级、其应当具备的诊疗水平及抢救风险,法院认定被告应承担70%的赔偿责任为宜。
 
  被告对于司法鉴定中心的情况说明提交了重新鉴定申请,法院认为,鉴定中心已经出具情况说明,载明鉴定无法开展的原因是被告不予配合,故被告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法院不予准许。
 
  经对原、被告双方提供的各种证据进行调查,法院确认原告因其之子死亡产生的损失共计71万元,由被告承担70%的赔偿责任,即49.84万元。扣除已垫付的1万元,被告应向原告赔偿48.84万元。
 
  释法

  举证不能一方承担不利后果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表示,《侵权责任法》实施后,针对一般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法律规定由患方对诊疗行为的过错、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但是考虑到诊疗活动的专业性、特异性,法律规定,对于专业性的问题,可以通过鉴定的方式缓和患方的举证责任。
 
  当然,判断医疗机构是否存在过错,为避免将举证责任和举证不能的后果,简单化地归属于任何一方所可能造成的不公正,可以参考《侵权责任法》其他条文规定标准部分转移举证责任综合认定。
 
  该案中,由于被告医院在鉴定中的不配合,导致不能够查明医院诊疗行为的过错及因果关系,故法院采用转移举证责任的方式对案件进行裁量,最终认定被告存在举证不能,从而推定医院承担责任。
 
  本报记者 谢盛梅 龙琼燕

 

图片焦点
“借我点钱吧,我全家来还!”法官:未经确认不具约束力,家人不承担还款责任
停车难勿任性 占用消防通道违法
72岁老人脾切除后去世 医院篡改病历被判承担全责
健身房还没开业就关门 会费找谁要 律师:会员可起诉总公司
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3195967 举报邮箱:ynfzbjb#163.com(#请替换成@)
Copyright @ 2006-2020 云南法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

微博
微信
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