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制报电子版 新浪微博 抖音 全站搜索 公告搜索
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法治云南   清风云南   云法网评   扫黑除恶   案件传真   法律服务   以案释法
天平之光   检察风采   云南警方   司法行政   云南禁毒   交通安全   平安校园   理论学习   云法视频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业主小区内遭伤害 物业应否担责 律师:未尽职、不作为都将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2020年05月27日 10:11:19  作者:李德勇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关注云南发布微信号

  

  物业公司作为小区的管理者,不仅需承担小区的日常管理,更有“安全保卫”这一特殊职责。任何不尽职责、不作为、乱作为,都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下面案例告诉大家,业主在小区内遭遇伤害,物业公司难辞其咎。

  老人被栏杆伤害  保安承担过失责任

  案例

  王老伯外出归来时,小区保安员曹某为放行一辆驶入小区的轿车,用遥控器控制栏杆抬起,王老伯跟随轿车走进小区。曹某控制栏杆复原时,未注意到王老伯进来,致使王老伯撞上栏杆摔倒,右髌骨粉碎性骨折。事后,物业公司认为王老伯未从行人通道进入小区,违规在先有过错,而栏杆复位缓慢,王老伯未加注意,应自己承担责任。

  释法

  律师指出,《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责任。

  该案中,保安员曹某在控制大门栏杆时,本应谨慎注意,确保不伤害他人,发现危险时应及时采取合理措施加以避免。正是由于曹某的疏忽大意,才致使王老伯受到伤害,物业公司应对其所受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同时,王老伯作为成年人,应对自身安全尽最大注意义务。他本应由行人通道进入小区,却图方便从大门走进。而且,其理应知晓栏杆在车辆驶入后即会放下,应谨慎行走,以避免人身受到伤害。因此,王老伯自己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老汉欠债被殴打  保安视而不见有过错

  案例

  金老汉因欠债问题被债主汪某找上门,两人在金老汉家楼下的小区路边发生争吵,继而引发相互殴打。此时,正在小区内巡视的保安员吕某已经看见了双方厮打的情况,但他见有围观者在劝阻,只张望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吕某离开没一会儿,金老汉就被汪某打伤倒地,后被他人送往医院,但抢救无效身亡。打人者汪某逃跑至今未被公安机关抓获。事后,金老汉的家人要求物业公司承担一定的过错赔偿责任,物业公司以金老汉是被他人所伤,与物业无关为由拒绝赔偿。

  释法

  律师认为,《物业管理条例》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规定,物业服务企业应当协助做好物业管理区域内的安全防范工作。对物业管理区域内违反有关治安等方面法律、法规规定的行为,物业服务企业应当制止,并及时向有关行政管理部门报告。

  《保安服务管理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保安员应当及时制止发生在服务区域内的违法犯罪行为,对制止无效的违法犯罪行为应当立即报警,同时采取措施保护现场。

  该案中,保安员吕某在发现有“违反有关治安等方面法律、法规规定的行为”时,既未加制止,也未向110报警,而是一走了之。这种不作为的失职行为既违反了物业公司应承担的安全防范责任,更违反了保安员基本职责,属于尽安全保障管理责任不到位,导致业主金老汉被殴打致死。

  由于主要侵权人是汪某,物业公司只能在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方面承担相应(次要)的过错赔偿责任。

  保安履职迟延  致他人受伤应担责

  案例

  某小区A栋二单元门前路中间,有一个窨井盖损坏了。业主报告给物业公司后,经理当即电话通知在岗保安员赵某立即到仓库领取窨井盖,并盖到窨井上。本来10分钟就可办完的事儿,赵某却因与女朋友有事联系,直到1个多小时后才取来窨井盖。

  当赵某走向窨井处时,发现因为没有设警示标志,居住在该小区的陈阿姨已于10分钟前掉进窨井中。事故造成陈阿姨腿部骨折、腰部扭伤,经医院治疗,共花费5000余元。

  经社区人员调解,物业公司承担主要责任,赔偿陈阿姨各项损失共计3000元,其中赵某同意赔偿1000元。

  释法

  律师表示,小区路上窨井盖的管理者是小区物业公司,窨井损坏后,物业公司应当立即采取设立警示标志等措施,并修复固定。

  由于物业公司既未在第一时间设立警示标志,又未立即修复,属于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该承担主要过错损害赔偿责任。同时,赵某迟延履行职责也是导致损害事故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其也应承担相应的过错损害赔偿责任。

  保安虽无保管义务  也要承担脱岗责任

  案例

  吴阿姨一个月前花2300元购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她一直将车放于小区单元楼门洞外的路边处。最近一天早上,吴阿姨发现电动自行车不翼而飞,她当即与物业人员联系并报警。经查看小区视频监控录像发现,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盗取电动自行车后,从小区正门骑车离开。而此时,小区正门保安员张某却不在岗。

  吴阿姨起诉至法院,以自己每年交纳一定数额物业费,保安却擅离职守为由,要求物业公司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物业公司则认为,其对业主的电动自行车没有保管义务。

  释法

  律师解释说,通常情形下,物业公司对业主的电动自行车等物品的确没有保管义务。业主所交纳的物业管理费并不包含保安人员对其停在自家单元楼下电动自行车等物品的保管费用。但是,根据小区视频监控录像显示,电动自行车被盗时,小区保安员张某确实存在离岗这一重大管理疏忽事实。所以,对于吴阿姨电动自行车的被盗,小区物业公司仍然应当承担一定(次要)疏于管理的过错责任。 通讯员 李德勇

图片焦点
“借我点钱吧,我全家来还!”法官:未经确认不具约束力,家人不承担还款责任
停车难勿任性 占用消防通道违法
72岁老人脾切除后去世 医院篡改病历被判承担全责
健身房还没开业就关门 会费找谁要 律师:会员可起诉总公司
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3195967 举报邮箱:ynfzbjb#163.com(#请替换成@)
Copyright @ 2006-2020 云南法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

微博
微信
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