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云南法制报电子版 新浪微博 抖音 全站搜索 公告搜索 公告下载
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法治云南   清风云南   云法网评   经济与法   案件传真   法律服务   以案释法
天平之光   检察风采   云南警方   司法行政   云南禁毒   交通安全   平安校园   理论学习   云法视频
昆明  曲靖  玉溪  保山  昭通  丽江  普洱  临沧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 以案释法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天降铁球”案思考:“一人抛物全楼赔偿”困境如何破解
2020年09月17日 10:10:58  作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关注云南发布微信号

  近日,“天降铁球砸死女婴”案宣判,因未找到抛物者,事发地整栋楼住户被判赔偿(除家中确实无人居住的住户),这再次引发舆论对“悬挂在城市上空的痛”——高空抛物问题的讨论。如今,距离发生在重庆的“全国高空抛物第一案”已有20年,但这些年高空抛物致人死伤的案件不断,因查不到、管不了,导致“一人抛物、全楼赔偿”的现象时有发生。

  “一人抛物、全楼赔偿”争议在哪?民法典施行后,是否将为高空抛物案件的解决提供新路径?在高空抛物入刑的呼声之下,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释放了怎样的信号?高空抛物难题如何解决?

  “一人抛物全楼赔偿”的法理依据

  2016年11月11日上午,在四川省遂宁市油坊中街105号门面人行道上,一个铁球从天而降,砸中一名婴儿车中的女婴。女婴立刻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后因抢救无效不幸离世。事发后,警方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但迟迟未能找到抛物者。无奈之下,受害女婴家属将该栋楼的所有住户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损失。

  今年8月24日,遂宁市船山区人民法院宣判该案,法院认为该楼栋的所有业主包括底层门面的经营者,均有可能成为实施侵权行为的加害人,除家中确实无人居住的住户外,其他住户每户赔偿3000元。这并非是第一起“一人抛物、全楼赔偿”的案件。2000年5月11日,重庆人郝跃在家门口被高处落下的烟灰缸砸成重伤。因为找不到抛物人,其家属起诉了可能从窗口扔烟灰缸的楼上22户居民。郝跃最终胜诉,但22户人家的赔偿款,直到近几年才陆续落实。

  作为“全国高空抛物第一案”,郝跃案曾引起高度关注和争议。随后,郝跃案与之后的诸多高空抛物、坠物案件一起,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的制定。

  2010年7月,侵权责任法正式施行。其中第八十七条明确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而实践中,每次类似“一人抛物、全楼赔偿”的判决出现后,总会引发热议。

  “一般侵权责任的承担需要以可归责性为前提,高空抛物案件往往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缺乏可归责性,因此只能推定相关住户可能是加害人,让无法举证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住户给予补偿。”陕西省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主任彭艳妮说。

  专家建议引入高空抛物责任保险

  上诉率高、执行困难、实际侵权人可能逃脱责任……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张力注意到了“一人抛物、全楼赔偿”可能引发的新问题。他说,因无法确定具体侵权人,判决建筑物使用人承担补偿责任,表明了法律保护受害人利益的鲜明态度,但后期可能会陷入上诉率高以及执行难度大等困境。
被高空抛物砸中后,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受害者一方往往会直接选择起诉整栋楼住户。“受害者可依侵权责任法得到最后的救济,一般不会执着于查清真正的侵权行为人。”张力认为,相关楼栋的住户需证明存在具体侵权人或自己不是具体侵权行为人,这加重了其证明责任,两方拉锯时,具体侵权人可能逃脱责任。

  今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民法典》,其中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条对高空抛物涉及的侵权问题作出更为明确的规定。其中提到,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由侵权人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经调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补偿后,有权向侵权人追偿。

  针对具体侵权人难查找的问题,民法典采取列举的方式,将公安机关纳入其中,以尽可能及时查找到具体侵权人。

  民法典施行后,受害者维权会发生怎样变化?张力分析说,受害者欲向可能加害人主张补偿责任,须首先根据公安等第三方的调查结果确定具体侵权人。

  穷尽调查手段仍查不到具体侵权人,“一人抛物、全楼赔偿”的困境如何破解?对此,受访专家建议,借鉴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保险的设计,考虑引入高空抛物责任保险。在发生高空抛物行为后,由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的规定,向受害者支付保险金。

  根据性质区分是否适用刑法

  高空抛物致人死伤的事件时有发生,实践中要求高空抛物入刑的呼声不断。

  2019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下称《意见》),明确提到在刑事审判工作中,对于故意高空抛物的,根据具体情形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论处,特定情形要从重处罚;对于高空坠物构成犯罪的,也要依法定罪处罚。

  今年6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的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下称草案)对此也有涉及。草案规定,从高空抛掷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有前款行为,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针对高空抛物的刑法定位问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夏勇撰文指出,由于高空抛物是“其他危险方法”的一种类型,将其单独成罪可能导致相关条款内容及罪名之间的冲突,将其理解为量刑情节更为合理。

  广东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黄韵芮表示,高空抛物事件发生后,首先应判断相关行为的性质,是属于犯罪,还是一般侵权。对于一般侵权行为,不宜适用刑法,随意扩大打击面。涉嫌刑事犯罪的,应当根据行为人的动机、抛物场所、抛掷物的情况以及造成的后果等因素,全面考量,准确认定犯罪问题。

图片焦点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3195967 举报邮箱:ynfzbjb#163.com(请将#替换成@)
Copyright @ 2006-2020 云南法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

微博
微信
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