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云南法制报电子版 新浪微博 抖音 全站搜索 公告搜索 公告下载
国内要闻   省内要闻   法治云南   清风云南   云法网评   经济与法   案件传真   法律服务   以案释法
天平之光   检察风采   云南警方   司法行政   云南禁毒   交通安全   平安校园   理论学习   云法视频
昆明  曲靖  玉溪  保山  昭通  丽江  普洱  临沧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 以案释法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夫妻赴美代孕求子失败起诉代孕公司退钱 法院这样判
2021年01月22日 10:46:11  作者:陈友敏  施迪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关注云南发布微信号

  “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是21世纪生命科学中倍受瞩目的前沿领域,这一领域在给人类带来极大福祉的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法律与伦理问题。近日,广义“人工辅助生殖技术”中的一种——“代孕”再次引发热议。

  虽然我国法律明确禁止代孕,但这一灰色产业依旧广泛存在。近年来,屡禁不止的“代孕”案件在国内频发,引发一系列难解的法律纠纷。近3年内,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就审理了2起较为典型的“代孕”案件。

  夫妇赴美代孕求子失败起诉代孕公司退还费用

  2017年3月4日,王某与M公司(美国某医疗中心国内指定合作单位)签订服务合同一份,约定由M公司为王某提供赴美“代孕”相关医疗项目前期咨询服务,并确认相关服务费用。同日,王某另签署合同书一份,内容为美国某医疗中心向王某提供代孕服务。之后,王某陆续向M公司支付部分服务费。

  2017年4月,王某夫妇至美国进行取卵、胚胎培育等,但最终未成功进行代孕。双方就是否应退还服务费发生争议。王某提起诉讼,认为双方签订的服务合同无效,要求M公司退还全部服务费用并承担损失。

  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合同约定所涉的“代孕”行为,违背了基本的公序良俗和社会公共利益,为我国目前法律所禁止,故应认定王某与M公司签订的服务合同无效。而王某在明知代孕行为系不合法的情况下,仍与M公司签订合同,在合同无效、双方均有过错的情况下,各自损失应由各自承担。据此,判决原告与M公司签订的服务合同无效,M公司退还王某已支付的服务费,驳回王某其他诉请。

  非婚关系借卵子代孕得子 生父代子起诉欲确认无亲子关系

  事业有成的王某还是单身,但他却一直有个求子的心愿。2016年1月,通过与案外人俞某签订《试管婴儿包成功代孕协议》,约定王某委托俞某为其安排代孕母亲,由王某自行提供精子,进行试管婴儿代孕。2016年12月,王某老来得子的愿望实现了,小王如期出生。按照规定必须在出生医学证明上填报母亲信息,对此王某称,其与公司员工沈某协商后,将沈某的信息填在出生证明的“母亲”一栏上。2019年5月,王某以沈某与小王无任何血缘关系为由,以小王的名义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小王与沈某不存在亲子关系。

  然而,被告沈某却是另一番说辞。她坦言自己与王某是同居的男女朋友关系,双方一直想要一个共同的孩子。由于她多次尝试取卵人工受孕失败,只得借他人卵子和王某的精子体外受精后,再植入沈某体内孕育。因此沈某主张,虽然小王跟自己在医学上没有血缘关系,但小王是其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沈某还提供了许多与小王在一起生活的照片,证明小王出生后一直由其养育,故主张自己与小王属于法律上的拟制血亲关系,请求法院确认双方存在亲子关系。

  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1月,王某作为委托方(甲方)与代理方俞某(乙方)签订了《试管婴儿包成功代孕协议》,主要内容为:乙方安排代孕妈妈,怀孕方式为试管婴儿代孕,至精子供应方(甲方)的一个婴儿顺利生产后,甲方应缴纳给乙方总金额75万元,协议有效期为30个月。而在此之前,沈某也于2015年9月与俞某签订了一份内容类似的《试管婴儿包成功代孕协议》。

  2016年12月,小王在上海市某医院出生。该院开具的“出生医学证明”显示:母亲为沈某,父亲为王某。经司法鉴定,确认王某是小王生物学父亲。

  奇怪的是,根据该医院的相关孕产记录反映,产妇姓名为沈某,血型O型,已婚未育,身高158公分,分娩方式为子宫下段剖宫手术。但被告沈某的血型实际为B型,且与医院孕产记录中产妇的身高、生育史等信息明显不符。诉讼过程中,该医院于2019年6月在原来的记录上将产妇的血型变更为B型。

  经法院审理确认,原告小王是由其父亲王某自行提供精子,由他人提供卵子,通过试管婴儿技术代孕所生,显然与被告沈某没有生物学上的血缘关系。

  那么被告沈某是不是小王的分娩妈妈呢?从“代孕协议”来看,沈某、王某仅作为委托方,并接受代理方安排代孕妈妈,其中并未言明由沈某自行代孕这一关键事实。而从医院的孕产记录来看,产妇姓名虽登记为沈某,但血型、身高、生育史等基本信息均与沈某不符。因此,虽然沈某提供的医学出生证明、微信聊天记录、家庭照片等证据可以证明其照顾抚养小王的客观事实,但却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沈某是十月怀胎孕育了小王的代孕母亲。

  王某与沈某仅是男女朋友关系,并未转变为合法的婚姻关系。非婚关系下代孕生子,对孩子身心健康,对社会伦理等方面都产生了不良影响。且双方签订的《试管婴儿包成功代孕协议》因违反公序良俗而无效。综合考量,法院一审判决小王与被告沈某不存在亲子关系。后沈某上诉,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代孕”手段与产生问题

  代孕指将受精卵子植入代孕妈妈子宫,由孕母替他人完成怀孕的过程。现在的代孕方式可细分为三种,一是有需求的夫妻提供精子和卵子,受精后由代孕者代孕生产。孩子的遗传基因均来自于需求方,与代孕母亲无关。

  二是由需求方提供卵子或精子,与第三方提供的精子或卵子受精后由代孕者生产。

  我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七条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人体细胞、人体组织、人体器官、遗体。违反规定的买卖行为无效。

  可见,我国法律禁止卵子或精子买卖。而上述代孕方式也容易滋生地下非法采精、供精、采卵、供卵的黑色产业链。而在这种灰色交易中,不论是地下非法采卵的糟糕卫生条件,还是利益驱使导致多次刺激排卵,都会给供卵者造成不可逆的身体伤害,甚至危及生命。

  三是由需求方(男方)提供精子,与代孕者的卵子结合,由代孕者代孕生产。

  这种方式代孕的孩子与代孕母亲具有血缘遗传关系,因而容易产生亲子权方面的纠纷,争议极大。

  不论哪种形式的代孕,都触犯了法律和伦理上最敏感的底线,还因此产生很多纠纷。

  有的需求方在怀孕中途毁约“退货”,有的孕母怀孕途中因染病或其他原因造成被“退单”而人财两失,有的孕母在怀孕过程中对孩子产生了感情而争夺抚养权,有的指定性别代孕中胎儿因性别不符被残忍堕胎,有的代孕产子存在先天缺陷就被随意丢弃……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代孕”行为可能涉及哪些法律责任

  虽然我国三令五申严令禁止代孕行为,但目前代孕纠纷仍层出不穷,而我国在解决代孕纠纷方面的相关立法仍较为空白。那么在目前的法律规定下,“代孕”行为可能会涉及到哪些法律责任呢?

  非法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可能涉及非法行医罪。

  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规定,非法行医罪是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代孕一旦成功分娩,接下来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其本质是一种婴儿买卖与人口交易的活动,可能涉及拐卖妇女儿童罪。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罪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倘若代孕出生的婴儿先天不足而被“退单”弃养,还可能涉及遗弃罪。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遗弃罪的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代孕”中都会有相关的《代孕协议》。如上述2例“代孕”案件,在民事法律范围内《代孕协议》的效力因违反公序良俗而无效。

  我国民法典进一步确认和强化了“公序良俗”。其中第八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将公序良俗确定为民法的基本原则。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但是,该强制性规定不导致该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除外。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

  目前我国明令禁止代孕,不允许任何机构通过从事或提供代孕服务而谋求商业利益,并将严肃查处任何非法实施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因此,医疗机构在谨慎探索实践辅助生殖技术的同时还应严格遵守相应的法律法规,并加强监管。

  陈友敏 施迪

图片焦点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图片新闻
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3195967 举报邮箱:ynfzbjb#163.com(请将#替换成@)
Copyright @ 2006-2020 云南法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9011845号-1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

       
微博
微信
抖音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