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天平之光 >> 云南法闻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省高院发布6件“执行不能”典型案例
2018年06月13日 09:34:37  作者:吴怡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6月11日,省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发布了“执行不能”的6件典型案例。

  案例一  低保户交通肇事后无力赔偿
 
  2013年5月,黄某无证驾驶摩托车在泸西县金马镇撞上行人李某,导致李某死亡,黄某负全部责任。
 
  由于肇事车辆投保过某保险公司“交强险”,故该保险公司赔付了李某家属死亡赔偿金9.2万余元。此后,保险公司向黄某追偿。
 
  法院经审理后判决黄某返还保险公司9.2万余元。
 
  2017年1月,该保险公司向开远铁路运输法院申请执行,该院查明,黄某名下无存款、房产等可供执行的财产,曾有两辆摩托车,一辆已报废多年,另一辆在此次事故中损毁。执行干警又到黄某居住的村民小组开展调查,查明黄某住在自建房里,没有房产证,家中仅有少量必须的生产生活物资,其妻双眼残疾,二女儿患有小儿麻痹症,生活拮据,一家人靠领取低保和黄某打零工维持生活。
 
  在走访调查中,执行干警用执法记录仪作了全程记录,并将执行视频资料刻录成光盘交给申请执行人。申请执行人了解到被执行人的经济状况后,对被执行人无履行能力表示谅解,对法院终结执行表示认可,并对法院重视申请执行人知情权,公开执行案件全过程的做法表示赞许。
 
  案例二  困难企业勉强维系无力还款
 
  1995年,昆明市某厂向伍某、王某分别借款20万元和6万元用于建盖职工宿舍,后这两笔借款一直未归还,伍某和王某要求该厂归还借款本金及利息。昆明市西山区法院经过审理支持伍某、王某的诉讼请求。
 
  昆明市某厂不服,上诉至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在法院的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由昆明市某厂归还伍某、王某借款本金,利息不再支付。而后,由于该厂仍未能按照调解书履行,伍某、王某申请强制执行。
 
  法官经查询发现,昆明市某厂名下没有房屋、车辆,基本账户里有11万元存款,法院立即将此账户作了网络冻结。
 
  执行干警在随后调查中了解到,该厂是集体所有制企业,成立于计划经济时代,已多年没有经营活动,有70多名退休职工,属困难企业。该厂负责人向执行干警表示,目前该厂资金周转十分困难,基本账户中的款项是借来的,要用来支付养老金和退休职工报销的医疗费。由于账户被法院冻结,该厂职工情绪很不稳定。该厂已经被纳入拆迁规划范围,等拆迁补偿款到位后,会第一时间偿还伍某、王某的借款。
 
  随后,法院及时将被执行人的财产查询情况和经营现状向申请执行人反馈。经过多次沟通,最终各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协议:在冻结的款项中扣划3万元支付给伍某,解除该厂账户的冻结,但厂方要作出书面承诺,待该厂拆迁后,用拆迁补偿款优先偿还伍某、王某的借款。
 
  案例三  申请人不接受以物抵债 
 
  江某在个旧市做生意,江某用其所有的房产担保个旧市某银行与红河州某矿业有限公司自2014年7月23日至2015年7月23日期间签订的借款合同所产生的债权,银行依约为该公司垫付款项1478.6万余元,江某按约提供了抵押担保。2015年6月,合同到期后,红河州某矿业有限公司未还款,银行起诉要求判令该公司偿还其本金及借款利息,并由江某承担抵押担保责任。
 
  案件审理过程中,各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由红河州某矿业有限公司偿还银行欠款本金及利息等。如逾期未还,个旧市某银行对江某的房产处置后享有优先受偿权。
 
  2015年10月,该银行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法院查明被执行人红河州某矿业有限公司名下无可供执行的存款、房产、车辆,遂启动对江某名下房产的评估拍卖,该房产评估价值为8179.5万余元,流拍后抵押物一直无法处置变现。
 
  法院将处置情况回告申请人,并建议以物抵债,但申请人明确表示以物抵债反令其增加相应税费,不愿接受以物抵债,导致执行不能。
 
  案例四  服刑被执行人无履行能力 
 
  李某与汪某系夫妻,两人育有一子,2012年1月双方协议离婚。
 
  之后,李某听说前妻汪某与他人相好,内心极度不平衡,于2016年2月6日将汪某杀害。法院判决: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董某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3.3万余元”。
 
  判决生效后,汪某的母亲董某向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申请。法院依法对李某进行了财产调查,但未查找到可供执行的财产。法官又前往监所和基层组织作调查,李某表示无财产可供执行,他的父母、亲属也不愿代他赔偿。
 
  执行干警了解到,董某在失去女儿后,又失去了丈夫,家中仅有她和孙子两人相依为命,孙子在上小学,董某靠种地和打零工维持生活,生活困难。
 
  考虑到申请执行人老无所依还要照顾孩子,而被执行人在监狱服刑没有履行能力,经董某申请,执行法院决定给予其司法救助。
 
  案例五  查封的大宗林权无法处置
 
  2013年,李某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方某借款800万元,并约定某林场有限公司、某农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某担保融资有限公司作担保。
 
  之后债务人及担保人未履行偿还本金及支付利息的义务,方某遂诉至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诉讼保全阶段,执行干警查封了担保人某农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名下面积6000余亩的林权,并于2015年7月8日作出民事调解书,载明由李某、某林场有限公司、某农林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某担保融资有限公司自2015年10月31日至2016年11月30日分12期连带偿还方某借款本金800万元及利息。后因李某到期未履行,方某向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在执行阶段,考虑到林木所有权和林地使用权无法分开处置,林权价值评估过大,评估费用过高,即使推进至拍卖程序,也可能无人竞买,而申请执行人也明确表示无力支付林权评估费用,并向执行法院申请终结此次执行程序。该案虽有查封财产,但客观上无法有效处置,执行法院依法终结了执行程序。
 
  案例六  被执行人刑满释放后继续履行债务
 
  2005年2月23日,荣某驾驶运送木材的货车行驶至保山市隆阳区时,因车辆制动失灵,车上乘客在荣某提示下先后跳车,两名乘客跳车后当场死亡,一名乘客受重伤。此案经一审、二审后,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荣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判决荣某赔偿死者、伤者家属28万余元。
 
  死者家属杨某等6人向保山市隆阳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到位3万元后,荣某与申请人达成执行和解,荣某每月偿付500元。
 
  然而,荣某在偿付了10500元后,突然失踪了。后经执行干警调查得知,荣某因运输爆炸物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法院鉴于荣某无可供执行财产,同时又将长期服刑,不具备履行能力,故在将有关情况告知杨某等人后,终结执行。考虑到杨某患有疾病需住院治疗,执行干警建议其申请司法救助,但杨某却表示“这是荣某的责任,我不申请救助。”
 
  10年后,杨某向保山市隆阳区法院反映:“听说荣某已刑满释放了,我虽然不能提供荣某的财产线索,不符合恢复执行条件,但我想请法官去找找荣某。”
 
  得到这一消息后,执行干警立即前往腾冲市寻找荣某,经调查得知,荣某于2017年7月刑满释放后在腾冲某企业打工,每月收入有2000元,荣某的母亲患病长期瘫痪在床,其与妻子离婚后每月需支付孩子的抚养费,生活窘迫。
 
  2018年1月,执行法院恢复对该案的执行。荣某表示服从法院判决,再困难也愿意履行,并向受雇企业预支了两年工资共计4万元用于偿还部分欠款。杨某则代表全体申请人自愿放弃执行款总额的30%和延迟履行利息。
 
  本报记者 吴怡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