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制报微博( 新浪 | 腾讯 )
   
     
 
 
 
 
   州市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泛亚法商网 >> 政法法务 >> 经典案例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3年08月01日 11:17:13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女孩送孕妇被杀案情披露:孕妇偷情 欲找女人补偿丈夫
来源:东北网 作者:汪洋 标签:女孩  孕妇

  

  7月26日,佳木斯市桦南县桦南镇居民胡某来到桦南县公安局报案,称其18岁女儿胡依萱于24日下午离家后与家人失去联系。警方随即展开调查,确定长兴村居民白某及其妻子谭某有重大作案嫌疑。28日,警方将二人抓获。经审讯得知,24日15时20分许,嫌疑人谭某以身体不适为由骗取被害人胡依萱的信任,让胡依萱送其回家。在其家中,谭某骗胡依萱喝下掺有迷药的酸奶,趁被害人昏迷后白某欲实施强奸,后发现胡伊萱正在月经期,放弃强奸想法,实施了猥亵。事后白某提议杀人灭口,用枕头按住胡伊萱的头部,胡伊萱惊醒挣扎,谭某便上前按住胡伊萱的手脚。将胡伊萱闷死后装进旅行箱,二人用红色轿车拉到小树林毁尸灭迹。目前,嫌疑人白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嫌疑人谭某因怀有身孕被监视居住。今日,是案件的发生后的第8天。警方首次向媒体介绍具体案情,并回答了近期众多网友对本案提出的几大疑问。

  
  疑问一:
  男女嫌犯是什么人?
  
  女嫌疑人谭某烟台人,大专毕业,曾在韩国实习;男嫌疑人白某桦南县梨树乡人,与谭某在烟台认识。
  
  记者从佳木斯桦南公安局刑侦大队了解到,1981年出生于山东烟台的谭某,毕业于山东烟台市某韩国语学院,是一所专科院校。“这所院校的学程是在国内学习一段时间,再到韩国实习一段时间。而深受当地文化的影响,谭某表现出了对自己的老公极为听话、顺从的性格,甚至有些惧怕。”警方介绍,谭某的家庭健全,父母为当地普通工人,家中还有一个弟弟。从韩国语学院毕业后,谭某便来到了烟台某公司打工,做一些文书工作。
  1976年出生的白某老家在佳木斯桦南县梨树乡某村,父母是地道的农民。农村长大的白某,受家庭的影响,表现出了极强的大男子主义倾向。几年前,不甘终生困在土地上的白某,到县城考取了驾照,随后便去了烟台打工。经过面试,他来到了烟台某公司当起了一名司机,在此期间与谭某结识。
  
  疑问二:
  为什么起了邪念?
  
  “认识他之后我与别人好过,想补偿他一下。我提出给他找个女人,他挺认同的。7月初,我买了迷幻药,开始在大街上找机会。”谭某供述。
  
  桦南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王嘉利向记者介绍,通过审讯得知,二人于2012年在白某的老家佳木斯桦南县梨树乡成婚,婚后二人在老家生活了一段时间。而在二人结婚以前,有过一段同居时间。
  
  去年11月,谭某发现自己有了身孕,由于工作原因,白某回到山东烟台,而谭某留在老家安胎。事情的起因是在白某回到山东烟台后,一位公司的同事对白某说:“你不知道吧,在你俩同居的那段期间,你媳妇跟别人在一起过。”听到这句话的白某顿时觉得无法容忍,立即联系了谭某,而支支吾吾的谭某对此事不置可否。
  
  此后,夫妻二人经常因为此事争吵,白某甚至经常对谭某动用武力。而谭某顺从、懦弱的性格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承受的。据白某供述,“后来我想,我很爱他,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了我俩之间的感情,就想补偿他一下,琢磨着能用什么方法让他的心里感觉平衡一点。于是,我就提出,要不然给他找个女人,让他俩在一起一晚,问过他后,他挺认同的。五六月份的时候,我开始筹划。当时我想我以自己孕妇的身份,编造个什么理由或者假装发生了什么意外,让过路的女生帮忙,骗回家里,应该会有人来相救的。7月初,我在网上购买了一盒迷幻药,片剂的,然后就开始在大街上找机会。”
  
  疑问三:
  为什么动了杀机?
  
  “当时,我头脑一片空白,就是觉得如果她醒了,看见了我俩的容貌,出去后万一报警,那就完了。”白某供述。
  
  犯罪嫌疑人白某曾前后结婚三次,并育有一个十五六岁大的女儿,而对于前两次婚姻的失败,白某没有作出任何表示。据白某供述:“24日那天,谭某下楼碰见女孩后跟她说自己不舒服,让她扶自己回家。我在家里等着,看女孩进门后,我觉得她长得挺漂亮,然后和她聊了一会儿天,说了些客气话,并表示为了感谢她,给她喝了酸奶。当时酸奶拿出来的时候,一个是开封的,一个是没开封的。开封的是我加了迷幻药进去的,她看了一眼就喝了,后来又说了10多分钟的话,她就迷糊倒下了。”此后,白某欲对其进行强奸,谭某离开了卧室,但是当白某发现小萱来例假后,就停止了强奸行为。“当时,我头脑一片空白,就是觉得如果她醒了,看见了我俩的容貌,出去后万一报警,那就完了。于是,我跟妻子说,杀了她吧,杀人灭口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妻子没说什么,我就动手了,用枕头蒙住了她的头,她惊醒后挣扎反抗了几下,就不动了。我仔细一看,确定她已经死了,就把她先是装进了编织袋,后塞进了蓝色的行李箱里。”

  来源:东北网 作者:汪洋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投稿邮箱-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3 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19 滇ICP备09000605号 云电子公告备案13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