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云南禁毒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记者对话艾滋病强戒人员:曾经绝望 如今想重塑人生
2018年12月03日 09:13:39  作者:郑玉明  陈磊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因为我吸毒,又感染了艾滋病,家里人不接受我,外面的人也远离我。”艾滋病戒毒人员阿南(化名)说,“在这里,警察把我当正常人看待,给我关心和爱,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让我很感动。”

  阿南口中的“这里”是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世界艾滋病日”期间,记者走进省第五强戒所艾滋病强戒人员专管中队,倾听发生在艾滋病强戒人员身上的故事,感受这里“温情化”的教育戒治模式。
 
  重新找回生的希望
 
  11月30日清晨,时钟刚指向6时30分,阿南就准时起床了。整理洗漱,刮净胡须,穿戴整齐,看着镜中的自己,阿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想到再过几个小时就可以见到妻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女儿,阿南难以抑制心中的喜悦。当日,省第五强戒所举办场所开放日活动,邀请32名艾滋病强戒人员家属到所与强戒人员谈心谈话、亲情聚餐。阿南的家人也在被邀请的行列。
 
  距上次妻子来探视已有2个月时间,想到这次相聚,阿南头晚失眠了。因为有文艺演出环节,作为队里的文艺骨干,他特意用心排练了舞蹈和小品,希望能给家人带来惊喜。
 
  就在阿南翘首期盼时,队里的警官接到电话,因早上出门匆忙,阿南的妻子不小心摔了一跤,不能来了。听到消息,他无比失落,但很快又调整好情绪投入演出中。
 
  “本以为今天能抱抱女儿,但没想到妻子会摔伤。虽然有些遗憾,但没关系,下次还有机会。”阿南笑着告诉记者。看着眼前这个乐观的中年男子,记者很难将其与毒品、艾滋病、死亡联系在一起。然而,就在几个月前刚入所时,阿南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
 
  “刚来专管中队时,我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体重只有38公斤,CD4免疫细胞指数也处于极低水平,吃不下,睡不着,感觉生活无望,死期临近。是中队的警官给予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通过抗病毒治疗,我的身体逐渐好转,通过警官每天的心理疏导,我的情绪也渐渐稳定。”阿南说道。
 
  被毒品摧毁的人生
 
  今年43岁的阿南已有25年吸毒史。回望过去的人生,阿南说,毒品毁了自己的上半生,为了女儿,他希望下半生能够重生。
 
  受从事文艺工作的妈妈影响,阿南从小就对艺术情有独钟。初中毕业考上昆明市文艺学校后,他又到云南艺术学院进修大专,毕业后被分到昆明民族歌舞团工作。
 
  1993年,刚工作1年多的阿南受“下海潮”影响,办理了停薪留职,准备大干一番。他从云南各州市歌舞团招募了10余名演员,组建了自己的表演艺术团,开始到广东、深圳等地进行民族风情表演。
 
  在阿南的苦心经营下,艺术团的活越来越多,日子也越来越好过。“当时,每月除去各种开支,我能有2万余元的利润,算是先富起来的一拨人。”然而好景不长,毒品的介入彻底摧毁了阿南的梦想。
 
  “团里有一名德宏的演员带了一些4号(海洛因),他说吃完想什么有什么,很愉快。在他的鼓动下,团里有7、8名演员都尝试了。”阿南说,自己当时并不清楚毒品的危害,只觉得是时尚、有钱人的象征。没多久,阿南就深陷毒品泥沼,精神萎靡不振,无法正常工作,带团表演的次数越来越少,直至艺术团解散。不到4年时间,阿南把自己挣下的积蓄全部吸光。
 
  从自愿戒毒到强制戒毒,前后10余次,家人对阿南彻底失望了。他是妈妈独自一人艰难带大的,2003年从强戒所出来后,看着妈妈绝望的眼神,阿南决定彻底远离毒品,让妈妈重新接受自己。
  
  在朋友介绍下,阿南到省戴托普康复治疗中心工作,参与到干预减少伤害项目中,并进行了艾滋病的有关研究。2005年,他所参与的项目引进了一种艾滋病快速检测试条,作为项目工作人员的阿南参与到新品试验中,这一试,他吓懵了,结果呈阳性。
 
  不愿相信这一结果,阿南到疾控中心再次检测,结果仍然一样。他彻底绝望了,开始自暴自弃。在同伴的帮助下,他渐渐走出阴霾,继续在戴托普工作到2010年。“保持了7年操守,说不清什么原因,我又再次走上复吸的道路。”阿南说,他现在有女儿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戒毒,为了女儿他想彻底断绝毒品。
 
  温情戒治助回归
 
  在这里,像阿南这样经历过绝望到希望再“重生”的艾滋病戒毒人员不在少数。
 
  28岁的阿飞(化名)今年3月到这里强制隔离戒毒,他是一名男同性恋,3年前在一次入院体检中得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得知自己病情后,阿飞一度放弃了自己,并走上了吸毒的道路。
 
  “来到这里后,警官们对我很好,帮助我,开导我,让我重新找回了生活的希望。”阿飞说,家里人也没有放弃他,妈妈每个月都来探视他、鼓励他,他一定要戒断毒瘾,开启新生活。
 
  在这里,为帮助艾滋病强戒人员戒断毒瘾、重塑人生,专管警察不断探寻更科学有效的戒治教育模式。
 
  艾滋病戒毒人员专管中队中队长唐振然告诉记者,到这里的艾滋病强戒人员,有些对艾滋病相关知识完全不了解,有些人则通过社会上的宣传对艾滋病有一些模糊的认识。
 
  “对于那些完全不了解的,我们通过邀请医生举办讲座,让他们对艾滋病有正确的认识,从而接受抗病毒治疗。”唐振然说,“最难办的是那些受艾滋病妖魔化宣传影响的人群,他们有一种恐惧感和羞耻感,心理问题较严重,甚至抗拒治疗。对此,我们只有反复进行心理疏导,通过将艾滋病与其他慢性病对比,让他们认识到这个病并不可怕,只要正确治疗就是可控的,可以正常生活。”
 
  唐振然说,针对艾滋病强戒人员病情复杂、教育难度大的情况,他们还采取以个案化教育为重点的谈话教育模式,把心理咨询等适宜这部分人员的方法纳入个别谈话教育中,通过对思想意识正确、处事处人积极的典型强戒人员进行个别教育,使这部分人把积极观念、乐观的态度“以一人带十人”“以一宿舍带一楼层”,形成良性扩散效应,达到提高艾滋病强戒人员生存意识,让他们安心接受戒治、安全回归社会的效果。
 
  本报记者 郑玉明/文 陈磊/图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