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云南禁毒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云南司法行政戒毒发展 见证边疆法治春天
2018年12月26日 09:27:55  作者:龙琼燕  姜燕萍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 本报记者 龙琼燕 姜燕萍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云南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可以追溯到1955年,这63年来经历了从劳动教养制度创立、发展、壮大、废止再到转型的发展历程,展现了云南戒毒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制度建立到发展再到转型的风雨历程和辉煌成就。
 
  改革开放40年来,云南戒毒发展与改革开放同频共振,始终以创造安全的政治环境、稳定的社会环境、公正的法治环境、优质的服务环境为己任。自2010年全面承担强制隔离戒毒职能以来,为法治云南、平安云南作出了积极贡献。同时,积极探索了专业化科学化戒治方法,从探索实践出具有云南特色的“391”戒毒模式,到全面推行全国统一的戒毒工作基本模式,司法行政戒毒警察们满腔热情,披荆斩棘,谱写了一曲又一曲“特殊园丁”的大爱之歌。
 
  2018年11月,根据《云南省机构改革方案》,省委省政府决定组建省戒毒管理局并挂牌,标志着云南司法行政戒毒工作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担负起新使命,迈上新征程。
 
  面对新的征程、新的任务,云南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将不断强化“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紧紧围绕平安云南、法治云南建设大局,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撸起袖子加油干,谱写云南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新篇章。
 
 
  创变

  从无到有 从小到大发展与转型
 
  纵观云南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其组织机构沿革了由公安机关(劳教时期)管理移交司法行政机关管理这样一个模式,其建制沿革亦经历了省公安厅劳改局劳教科到省公安(司法)厅劳改局劳教处,到省劳动教养管理局,再到省戒毒管理局4个阶段。目前,全省已有16个强制隔离戒毒所,其中省直所8个,州市所8个。
 
  “改革”与“开放”从来不是抽象的名词,而是实实在在的变化。经过一代代警察职工接力奋斗,工作环境一天天在改变。一个个设施简陋、条件艰苦的农场建设成为一座座布局合理、安全保障、技防先进、设施齐全、功能完善、环境优美的“花园式”戒毒场所。队伍风貌也从群众戏称的“田埂警察”到如今警容严整、执法规范的司法行政戒毒警察。
 
  上世纪80年代,以标语、广播、喇叭、黑板报等“单向灌输”的方式,将抽象的法律条文和条款简单逐字逐句地念给群众听,是那个时代普遍的宣传方法。今天,新时代下的强戒场所建立了专业化的禁毒防艾法治教育基地及科学化的心理矫治中心和标准化的康复训练中心,通过全方位、立体化、多形式的禁毒警示教育活动,走出强戒所走向社会,为构建无毒社会贡献力量。
 
  职能移交后,云南戒毒勇于担当,奋力推动全省戒毒工作走在全国前列;云南戒毒焕然一新,坚持抓重点、破难点,抓基层、打基础,保障能力不断加强,场所面貌焕然一新,着力推动戒毒场所法治化建设,与时俱进立、改、废各类制度规定,切实增强戒毒执法公信力;云南戒毒忠于职责、坚守底线,加强场所安全管控,为维护边疆社会稳定、全省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
 
  创新是第一动力。云南戒毒坚持自主创新,率先实践,率先创出经验,积极探索专业化科学化社会化戒治方法,着力深化改革、创新戒治,强化保障、确保安全,打造云南戒毒工作“新名片”。
 
  2010年以来,司法行政系统累计接收了4个原公安机关强戒所,新建2个强戒所,省政府批准建立普洱、临沧、文山、怒江4个州市所和省七所,至“十三五”末,全省将有19个强戒所,遍布云南16个州市中的15个州市,收治规模将达5万余人。推进智慧场所建设,科技提升警力,打造“智慧戒毒”,向智能化、信息化要警力,推动警务执勤模式有效改革。
 
  同时,云南戒毒工作积极探索专业化科学化社会化戒治方法,从“三期六化”“3+1”“361”“391”到全面推行全国统一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基本模式,形成云南戒毒特色;全面推进戒毒系统规范化精细化管理试点,初步建立规范化管理标准体系和制度体系,切实提升管理水平和工作效能;深化戒毒医疗服务合作,全省各强戒所实施“所卫合作”“所医合作”;探索创新戒毒人员日用品电子商务平台;积极向社会延伸,坚持“戒毒所、公安机关、社区机构”多方联动工作机制。
 
  此外,云南戒毒工作积极推进戒毒扶贫,省戒毒管理局与德宏州建立戒毒扶贫战略合作协议,开展陇川县挂钩扶贫工作,并在后续照管工作站成立戒毒脱贫示范点,打造了具有云南司法行政业务特色的帮扶模式。
 
 
  印记
 
  时代的亲历者、见证者
 
  强制隔离戒毒警察,是特殊的园丁,他们倾尽心力为学员新生付出汗水,他们用坚守与忠诚担当,为维护社会稳定奉献力量。
 
  他们,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改革开放以来劳教、戒毒工作的亲历者、见证者、践行者。他们身上有着改革发展变化带来的“印记”。
 
  感受那些变化
 
  1996年,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成立。1997年,白锡勤通过内部招考来到当时的省女所工作。
 
  云南大学历史系毕业的她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警察。刚参加工作时,她要带着劳教人员种果树、种菜,天亮就得出工。“先要坐马车到大板桥,然后坐1路公交车到菊花村,进一趟城要坐2个小时的车。”白锡勤回忆道。原来的管理方式是粗放型的,现在不仅规范,管理的理念也更加科学化,场所更加智慧、数字化,改变了过去人盯死守的情况。
 
  工作21年来,白锡勤经历了基层带班、生产副大队长、教育副大队长、教导员、大队长的岗位,也成长为管教的能手。面对新起点、新挑战,她充满信心,表示要不断学习,更新自己的知识,适应新时代,跟上新时代戒毒工作发展的步伐。
 
  肖甜甜在省女所工作11年,现在是教育矫治科科员。作为教育干事,她对这几年的变化感触颇深。最开始给学员上课时,她是用粉笔在黑板上写字,后来用多媒体、PPT上课,现在省女所已经建成一套智慧教育网,同一名教师在上一堂课,全所其他学员可以同步学习,实现直播录播,还可以点播之前的课程。
 
  “有了硬件支撑,现在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我的职业认同感不断增强,因为这一份职业,这身警服而感到自豪,也希望能传递更多的正能量。”肖甜甜说。现在,她还经常去高校上课,进行禁毒宣传预防教育工作。
 
  “归属感、荣誉感更强了”
 
  “干警的归属感、荣誉感更强了。”工作22年,省二所教育矫治科科长王如宏敏锐地捕捉到工作环境的变化给干警带来的心理变化。他一再强调,现在的工作比从前好干多了,随着各种制度保障更加完备,干警们工作更有干劲,学员生活也在发生着变化。“从以前吃得饱,到现在吃得好,配了专门的营养师,生病的人还有单独加餐,看病基本都有报销,学员的积极性也很高。”
 
  另一方面,干警丰富的业余生活,也在诠释着变化。图书馆、活动室、健身房让干警们下班之后有了娱乐健身的地方,两年一次的体育运动会提高了干警们加强体育锻炼的热情。作为“过来人”的王如宏,还清晰地记得,工作之初,干警的业余生活除了奔波在与家人团聚的路上,就只有上山捡菌子。
 
  “刚工作时我与爱人长期两地分居,孩子在80公里外的老家,一家人见一面很不容易。”10年间,同是文学爱好者的夫妻俩,寄托相思的书信已攒了满满的一抽屉,这是岁月的记录,也是两人爱情的见证。
 
  “青年同志们,你们踏上的这条道路是一条光荣之路、奋斗之路,你们承载着前辈艰苦奋斗的基业,肩负起光荣不朽的职责。”今年,省一所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活动中,该所年轻警察们朗诵了该所宣教科李伟写的《奋斗》这首长诗。这首诗让黎亚云印象深刻。省一所1963年建成,到今年已有55年的历史,在这历史的长河中,有太多的故事让黎亚云感动和受到鼓舞,她为自己是省一所的一员感到自豪。
 
  毕生追求的事业
 
  省一所未成年人专管大队是全省惟一一家收治男性未成年吸毒人员的戒毒场所,龙海是副大队长。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戒治工作要求更高,从管理成年人大队的强调管理到未成年人大队强调引导、关心等,龙海和身边未成年人专管警察的经验在不断积累,他们像父母、老师、兄长一样关怀着这群走错路的未成年人。
 
  据统计,专管大队成立4年多来,已戒治800余名未成年吸毒人员,戒断率达到75%以上。每年,都会有戒毒人员把自己戒断毒瘾、重新生活的故事告诉龙海,这也让他对自己的这份职业有了更多的信心。“这身衣服想穿到退休。”
 
  自参加工作以来,省二所八大队管教警察李禽飞明显感觉,所上无论是警察还是学员,生活环境、居住条件这些软、硬件都有了很大的提升。说到自己切身感受到的最大变化,李禽飞认为是幸福感、满足感、获得感在不断增强。
 
  对于经历的这些改变,戒毒警察们,还有很多话想说……
 
  “有那么一段历史,低诉着汗和泪的故事,慢慢地,随岁月老去;有那么一群人,放弃了闲逸的人生,远离都市生活,奉献出青春年华;有那么一种精神,生生不息一代一代地传承,成就了永恒。”在省戒毒管理局组织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中,省一所的江文勇在《永远的丰碑,不朽的精神》文稿中这样写道。
 
  “再过一年多,就是2020年,省二所的新所区就建成了,到时候实现全面搬迁转移,大平坝也许只是偶尔去,但这也会成为一个情结,亦或是情愫。而我,是一名二所人,是一名人民警察,是一个与平坝有关的人。”省二所的王安梁在《从平坝到大平坝》文稿中这样写道。
 
 
  传承

  两代、三代人的坚守
 
  从劳教到强戒制度的变迁,在历史的浪潮中,两代、三代的戒毒警察们坚守在场所内,他们把这一份事业当作全家人一辈子的事,把这一身警服、这一份忠诚的职业信念不断传承下去。
 
  他们的精神、他们的风貌、他们的坚守、他们的信念在场所内延续,成为一种力量,汇聚起属于司法行政戒毒事业的巨大能量。
 
  周春恩:三代人做了一辈子的事
 
  57岁的周春恩,家里三代人都在系统内工作。1979年底,周春恩高中毕业分配到省一所工作,那时是劳动教养制度,他是电工。再后来,通过招考考干,他转为警察,从事带班工作,成了当时的“田埂警察”。
 
  2010年劳教职能移交后,周春恩从事了一段时间的一线带班工作,就调到教育科。从副大队长、大队长,再到机关,周春恩见证着场所的变化。
 
  从前的交通是土路,住的是瓦房,一间房挤着2、3个人,房间潮湿,老鼠经常在房间里乱窜;后来,柏油路通了,瓦房变成砖混、框架结构房子。
 
  周春恩回忆,每到过年,一家人聚在一起,会讲讲过去的事。84岁的母亲、周春恩两口子,还有自己的儿子都在系统内工作,从劳教到后来的强戒工作,聊起来话题不少。
 
  “这是我们做了一辈子的事。”说起工作,周春恩说,这份工作成了一家人共同的事业。
 
  周春恩的儿子周航现在省女所工作,他说,父母在系统内工作,给了他很多影响,他的职业荣誉感也越来越强。周航之前被抽调到省女所改扩建项目办公室工作,见证了省女所从一片荒地到现在优美全新的新所区,他觉得自己赶上了好时代,条件越来越好了。
 
  张晓宇:一家人从“彼此亏欠”到“彼此理解”
 
  张晓宇是不折不扣的“红三代”。外公年轻时就在楚雄监狱工作,父母在二所的不同岗位上退休。受家庭环境影响,张晓宇大学毕业后选择回到二所这个他熟悉的地方。
     
  从1987年张晓宇出生,二所就成为他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深深烙印。“小时候怨过父母,初中有次开家长会,除了我,所有同学家长都到了。”张晓宇说,“现在我也为人父了,在同样的单位工作,越来越理解父母,也能原谅他们曾经的缺席。”
 
  张晓宇走上工作岗位的那几年,父亲还没有退休,但不同的岗位让他们在工作上鲜有交集,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父亲默默地,或赞许或关切的目光,就像父亲曾经从外公那里得到的一样。
 
  “从彼此亏欠,到彼此理解。”张晓宇这样形容他和父母的关系。小时候,父母不回家,他因此抱怨过;长大了,他逐渐理解了大人的世界。而今,张晓宇的工作区和生活区仅仅距离一公里,父母却也经常见不到他,为此父母偶尔也会念叨。“我知道他们能理解我,就像我慢慢懂得了他们一样,现在我们彼此理解。”张晓宇说。
 
  吴炤运吴懿父女:这里就像另外一个家
 
  吴懿从小就受父亲吴炤运影响,对警察制服有一种向往,她的爱人和她一样也是强制隔离戒毒场所的一名警察。
 
  小时候,吴懿在所区成长,听着父亲的故事长大。在她看来,随着社会的进步,场所管理越来越规范,方向更加明确。“我们年轻一代被老一辈的精神所鼓舞,他们勤劳、不畏艰险,我们要向父辈学习。”
 
  吴炤运今年64岁,从省一所医院院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已8年了。1975年,他中专毕业就来到所里工作,这一待就是37年。退休后,他还是每天都会到所里来看看。“这里就像我的另一个家。”吴炤运说。
 
  回忆起从前的日子,吴炤运说,这40年来改变真是太大了,意想不到。1978年的工作环境和现在比天差地别。一条土路从所部到医院,走路都是一身灰,下雨就得刷几遍鞋。住的是土基房,晚上可以透过屋顶看星星,下雨时要拿脸盆接滴水。回想起这些,再想想现在新所区的新貌,吴炤运觉得,随着改革开放、国家发展,一切都越来越好。作为一名医生、一名戒毒所警察,他也见证了医疗设备的改进、医疗卫生技术的不断进步。
 
  工作37年,吴炤运穿过的警服换过4次,这些衣服都被他珍藏了起来。看着如今的新所区,吴炤运和女儿女婿在办公楼前拍了一张合影,他们都为自己的单位自豪,为身为一名司法行政戒毒警察而自豪。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