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政法之星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跨越1748公里的家国情怀
2019年04月22日 09:16:45  作者:龙琼燕  通讯员  谢丽勋  杨桂开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吕兴龙是腾冲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向阳分站的一名移民管理警察。

  何先红是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红光乡的一名小学教师。
 
  两个人相距1748公里,却相爱守望了11年。
 
  吕兴龙在中缅边境一线的怒江大峡谷戍边13年,和战友4000多个日夜的坚守,换来了边境线的安宁和万家灯火的团圆。何先红在老家赡养7位老人,拉扯4个孩子,用柔弱的肩膀,撑起2个小家。 
 
  今年3月,何先红获评全省“最美边防警嫂”。
 
  柔弱肩膀撑起远方的“小家”
 
  2009年和2012年,舅舅和妹妹家相继出现变故,彼时不满1岁和9岁的2个小男孩先后来到何先红家生活。因为刚结婚不久,何先红还没有自己的孩子,担心爱人吕兴龙不同意他们和自己一起生活。
 
  没想到的是,电话打过去后,吕兴龙满口答应,“都是亲戚,他们有困难,能帮一点算一点。”从那时起,何先红在家人的帮助下,靠着两口子的工资,供2个小孩吃饭、穿衣、读书,给了他们家一样的幸福和关爱。
 
  后来,何先红自己的小孩出生了,家里有了4个孩子。
 
  2008年底,吕兴龙的父亲吕正才在建房过程中,不慎从二楼跌落,造成大腿等多处重伤。从那以后,吕正才不仅丧失了劳动能力,也留下了后遗症。何先红学校、家里、医院三头跑。
 
  何先红感触地说:“那一段时间感觉特别难熬,整夜整夜失眠。尽管如此,还是没有向‘龙哥’开口,让他请假回来。”
 
  “何先红这么好的儿媳妇,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吕正才说。
 
  常年坚守在边防检查室
 
  何先红口中的“龙哥”——吕兴龙,现任云南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腾冲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向阳分站副站长,常年坚守在中缅边境线的丹珠检查室。那里位于高黎贡山深处,背靠怒江天险。受山势阻隔,平均每天见到太阳的时间才三四个小时,常年潮湿阴冷。
 
  自2016月8月到检查室工作后,吕兴龙每天带领执勤民警检查边民出入境证件,爬到海拔3300多米的阿弄垭口进行边境巡逻,严防不法分子出入。
 
  平淡的戍边生活,伴随着各种危险。2016年4月,在一次抓捕毒贩的过程中,为截住欲逃往境外的毒贩,吕兴龙纵身一跃,跳下4米多高的坎下,将毒贩一举擒获。当给毒贩戴上手铐,他才发现自己左小腿骨折了。
 
  “‘龙哥’把这件事跟我说了后,我挺心疼的。”何先红说,“家里面的事情他可以放心,老人、小孩我都会照顾好,他在前方守边防,我在后方守好家。”
 
  正是爱人默默无闻地付出,吕兴龙才有了坚守的信心和毅力。
 
  跨越千里的爱
 
  2008年6月6日,吕兴龙拉着何先红去登记结婚,成为了夫妻。怀孕后,何先红每次都是坐3个小时的客车,独自一人去医院做产检。3月8日半夜,离预产期还有1个多月的时候,由于胎膜早破,医生说孩子可能会早产。何先红镇定地通知父母、向学校领导请假,才被救护车送到医院。
 
  凌晨4时,医生问孩子父亲怎么没来时,何先红告诉医生:“我爱人是一名边防军人,我们不知道孩子会提前到来,所以他还没有请假。”为了弥补内心的歉疚,何先红“坐月子”时,吕兴龙天天给孩子洗澡、穿衣、换尿布,俨然一个“奶爸”。
 
  2019年1月1日,随着公安现役部队改革,吕兴龙脱下橄榄绿,穿上藏青蓝,成为一名移民管理警察。对夫妻俩来说,爱情,不是挂在嘴边的承诺,也不是花前月下的浪漫,而是“你在前方‘守边’,我在后方‘安家’”。
 
  跨越1748公里的爱,还在续写……
 
  本报记者 龙琼燕 通讯员 谢丽勋 杨桂开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