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泛亚法商网 >> 云南法制报 >> 大墙广角 >> 内容阅读
2007年06月11日 18:25:52

药监反腐面临“深度严查”

评论 打印 收藏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背景
  • 默认-白色

  据悉,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颜江瑛女士表示,不能因为郑筱萸一个人而否定全国药监系统,也不能把郑筱萸一个人所犯的错误引申为这个系统的错误。据此,业内有人认为药监系统的反腐风暴即将终结,很多人都可以“松口气了”。然而记者了解到,政府对药监系统的整顿不会到此止步,“对药监局存在的问题,纪检监察机构还会继续查办。”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更深入的反腐行动正在酝酿之中。

“郑筱萸案”牵涉至少30人?

  “郑筱萸主政期间强行推行一些不切实际的政策,滥用职权,对中国制药业的伤害,数年之内无法恢复。如今,中国制药业在公众心目中已经信誉扫地。”郑筱萸一审被判死刑的消息刚刚传出,一位制药厂的负责人如是告诉记者。
  但对于上述观点,业内也有人提出不同看法。
  “严惩郑筱萸是必要的,但是否判死刑还需斟酌。”一位医药界的资深人士认为,舆论界把2006年发生的齐二药事件、安徽华源“欣弗”事件、广东“佰易”事件以及最近发生的出口“毒”饲料事件等统统归罪于郑筱萸,并非实事求是,“郑筱萸是2005年6月就离职的,他为任期以外的事故该负全责还是部分责任?公众应该避免一些情绪化的冲动,冷静思考,一人之死能否换来药监系统的清廉?”
  据了解,5月29日,郑筱萸曾经当庭对一审被判处死刑表示不服,已通过律师提起上诉。有知情人士透露,郑筱萸认为,作为国家药监局原局长,他应该对在任期间出现的问题负总责;但是,他同时提出,他所分管的主要是人事和注册工作,其余工作则由他人分管,他并不参与具体管理,很多事情不该由他负全责。
  据记者向知情人了解,涉及郑筱萸案件的至少有30人以上,这些人大多分布在国家药监局直属系统、各省药监局基层机构以及部分企业中。

药监仍待“补牢”

  “郑筱萸问题绝不是个别人的问题,是管理体制上出现的问题。”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教授一语中的。
  “我们记忆犹新的是,河南省连续三任的原交通厅长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前‘腐’后继并且犯罪情节非常相似,这个典型事例已经说明,要根本改变行政中的腐败,不是换几个人就能成的。根本在于制度的完善。”竹立家认为,郑筱萸案件暴露出一些问题,但也可能还没有把全部问题都暴露出来。
  “在行政作为方面,以往我们相继出台了问责制、绩效考核制等,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落实得不够。”竹立家透露,在党的“十七大”召开之后,关于行政监督等问题可能还会出台一系列措施,“比如,选官、用官方面,都会出现从制度上、体制上提出如何管理权力,让权力受到约束。”竹立家说。
  “现在国家药监局正在酝酿新的GMP升级规定,5月30日又公布了药品注册办法的第二套修改稿和附则。这说明,药监局正在努力改变过去的一些政策上的漏洞。”一家知名证券公司医药研究员认为,“但执行效果可能另当别论。”
  “由于药监系统政策中的政策设限,导致下面官员设租甚多。中国制药业的大部分资金都花在如何通过政策门槛上了,尤其在生产和商业环节花费巨大,怎么会有充裕资金投入研发环节呢?”该证券分析师认为,不改变这一制度性沉疴,中国制药业无法向新药创新的层面发展。
  “国家药监局最近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总动员,从5月28日到6月8日,又要开始对15个省份整顿和规范食品药品市场秩序。对药厂的飞行检查即将开始,药厂又要忙着应付检查了。但事实上,我们目前的监管技术手段仍不足以查处真正的造假行为。”该老总告诉记者,药监局从去年开始对许多药厂过去申报的虚假新药进行核查,但核查的手段并不适当。
  “新药申报资料是否造假,只有通过在车间里重复实验,才可以定论,如果只是去翻看实验记录,看文字是否整齐、记录是否完整。事实上,真正的科研记录是非常杂乱的。如果做法不当反而是误导企业。”这位老总认为。
  “现在,一套作弊软件才几千元,还负责升级服务。”他还透露,针对药监局的飞行核查,市面上早已经出现“作弊”软件,帮助造假厂家“篡改数据”,甚至可以骗过药监局核查用的三种软件,“药监局的稽查工作不能只是声势浩大,还要真正有效才成。”

(《中国经营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