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大墙广角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强戒人员晒愿望清单 早日戒断毒瘾回归社会
2019年02月11日 10:03:28  作者:龙琼燕  刀一波  陈磊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辞旧迎新,又是一年。新的一年,新的期望。

  临近春节,本报记者走进强制隔离戒毒所,倾听戒毒人员的故事和新期盼。他们中,有人心怀对家人的愧疚,希望有所弥补;有人怀着对戒毒后新生活的期许,重新启程;有人则想承担起该有的责任,回归正常的生活轨迹。面对生活,他们有很多心里话想说。
 
  戒断毒瘾早日回归
 
  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人员老陈曾是一名公职人员,走到如今这步,他心中充满了悔恨。“我吸毒的行为给曾经光荣的职业抹了黑,也给亲人造成了很大伤害。我的愿望是早日戒断毒瘾回归社会,重新担负起作为一名父亲和儿子的责任,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重新成为他们的骄傲。”老陈说。
 
  戒毒人员小蔡是山东人,一直在云南工作的他已有7年没回过山东了。“我奶奶已有86岁高龄,我很多年没见到她了,希望她身体健康。出所后,我一定第一时间回老家抱抱奶奶。”小蔡说:“新的一年,我姐姐结婚了,迈入了人生新阶段,祝她和姐夫新婚快乐。”
 
  学门技能走好脚下的路
 
  小刘是一名“00后”,他的成年礼是在省一所未戒大队度过的。初中毕业后,无所事事的他跟朋友一起吸了毒。他到未戒大队已近2年时间,春节后即将出所。“新的一年,我想学一门技能,也要好好思考怎么做人做事,更好地走好脚下的路。”小刘说。
 
  小熊曾经拥有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在银行工作的他却因吸毒被送进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在这里,他喜欢看书学习,周末还参加体育运动。“今年,我想把自己的身体练得更好,也希望能学到更多新知识,让这段经历成为我自我反省、成长的一个机会。”
 
  因怕影响孩子成长,小柳在进到省五所后,让妻子用“出差”的谎言向孩子解释自己长期不回家的理由。每每想到这些,他总是既心酸又后悔。“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家人能原谅我,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会用更多的责任感对待家庭,做他们坚强的港湾。”小柳说。
 
  早日见到家人弥补缺失的爱
 
  今年37岁的小谭入所刚1年,之前她从事歌唱演艺事业,收入也不少,因为好奇,她跟朋友一起吸了毒。到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后,母亲、丈夫、女儿都没有放弃她,每次家人来看她,都嘱咐她安心把毒戒了。每次看到孩子,她都想着,要给孩子做个好榜样。“出去后,我要好好工作,为了家人也不能再吸了。”小谭说。
 
  戒毒人员小郑到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已有13个月了,他一直盼着出所那天早日到来。回忆起当初,他满是后悔。妻子生产的那个月,他因吸毒被送进强戒所,直到现在只见过孩子的照片。2019年,他希望早日见到家人,弥补那份缺失的爱。
 
  年仅24岁的小司,吸毒史已有5年,这是他第二次进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吸毒以来,他觉得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父母每个月都会来探视他,每次来都会苦口婆心地劝他戒除毒瘾,好好过日子。每次探视结束,小司都感到难过。每到夜深人静时,小司就会想家。“如果没有吸毒,我的草莓基地收入也够一家人过上好日子;如果没有吸毒,父母不会苍老得那么快。我太愧疚了,希望出所后能多陪陪父母。” 小司说。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 龙琼燕 刀一波/文 陈磊/图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