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大墙广角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省女二监:战“疫“中,千里迢迢护送情
2020年02月12日 23:28:36  作者:  来源: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2020年初,因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公路、城市、街道、交通、行人……一切都被按下了暂停键。但有这样一群身影却选择逆向而行,在监狱抗疫一线,为维护社会、维护边境安全稳定、维护国家对外形象而坚守。
 
  在疫情蔓延、交通受限的特殊时期,省女二监面临着多名罪犯刑满遣送回境的任务,在疫情迅速蔓延的特殊时期,怎么把他们安全送到家?成了摆在省女二监警察面前的难题。省女二监党委在疫情蔓延的关键时期做出决定:在疫情期间,所有刑释人员由监狱警察一律送回家。各职能部门统筹协调,派车、安排护送警察、与家属对接,与边境部门对接……在千家万户闭门不出共同战“疫”的日子里,监狱执法任务不能停。于是就有了一个个监狱人民警察来往奔波四千余里路,护送刑释人员回家的感人故事。
 
  “送她安全回家,是我的职责”
 
  时间:大年初五  
 
  距离:往返昆明1300余公里
 
  目的地:德宏  
 
  护送警察:八监区郑维娅
 
  司机:杨浩  
 
  
 
  刑释人员孟某这几日的心情如同过山车,起起伏伏。之前警官帮她看了日历,告诉她是大年初五刑释时,她高兴得合不拢嘴:在外服刑那么多年,刑释时正赶上过年,可以和家人好好团聚了。可计划没有变化快,在刑释前两天她打电话与家人联系时,家人告诉她,因疫情防控,班车也停运了,只能她自己想办法回家。孟某的心情跌到了谷底。望着情绪低落的孟某,监区责任警察及时告诉她:“别担心,监狱已安排车将你送回。”
 
  这一场说走就走的护送,伴着初晨未落的淡然月影就出发了,司机杨浩凭着精湛的驾驶技术,经过7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将孟某安全送达德宏原籍地。孟某一遍遍感谢着郑维娅和杨浩,她回家过年的愿望实现了!家属更是感动得泪流满面,他们没想到监狱竟派车将他们的亲人安全送回,让他们感到了无比的温暖。
 
  正值春节,当地很多餐馆旅社都关门停业了,再加上疫情防控,沿途连吃饭、住宿的地方都难以找到。杨浩和郑维娅在安全送达孟某后只能连夜返昆,中途停靠在服务区进行短暂休息后,最终行驶近14个小时,约1300公里,两人安全抵达昆明。
 
  
 
  孟某与家人团圆了,而杨浩踏上这趟护送之旅时,才刚值完班,还未曾回家休息看一眼妻女,郑维娅在大年初二就离开家人到监狱备勤值守。  
 
  “我的孩子大了,我去送!”
 
  时间:大年初八  
 
  距离:往返昆明1400余公里
 
  目的地:瑞丽  
 
  护送警察:二监区李云
 
  司机:肖高进、施云龙  
 
  刑释人员娜某出狱前的焦虑更甚于他人,因为她是一名国籍不明罪犯,也就是说她被捕的时候身上没有国籍证明,难以核实和联系上她的亲朋好友,但她其实是从小生活在我国边境,这类型罪犯在省女二监不在少数。她临走时遇上疫情,警察们更不放心:要是她找不到回家的路,找不到家人,流落社会,迫于生计再次犯罪怎么办?
 
  
 
  经监狱刑罚执行科多方努力联系后,终于有一名同乡愿意在家乡等娜某。又一趟护送行程即将开启,车班师傅施云龙、肖高进说:“我们是党员,让我们先上。”二监区警察李云是监区年龄较大的警察,也主动请缨:“现在外出有感染风险,第三批值班警察的孩子还小,需要照顾,还是我去吧。”
  
  出发前,李云考虑到娜某服刑太久,久未坐车恐不能适应,还贴心地为她准备了晕车药,但娜某还是吐得一塌糊涂。每到一处休息,李云就小心扶娜某下车休息,为她更换塑料袋,给她递上零食、水补充能量,像照顾自己的家人一样照顾她。当到达目的地时,因为晕车有些虚弱的娜某给护送她回家的师傅、警察深深鞠了一躬:感谢你们送我回家和家人过年,以后我一定好好生活,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我没事,不能停,我能坚持“
 
  时间:大年十五元宵节  
 
  距离:往返昆明1400余公里
 
  目的地:勐阿口岸  
 
  护送警察:二监区刘文
 
  司机:杨浩、冉启鹤
 
  刑释人员叶某的归途更加遥远,她也是一名国籍不明的罪犯,但她的家在勐阿口岸对面的缅甸村寨,在防疫特殊时期,不会有人来接她,她也不知该如何回去。
 
 
  
  
  护送之途再次开启,这次需要把叶某送到勐阿口岸,再交由执勤武警与缅甸警察交接,杨浩、冉启鹤两位师傅在短短十天内再次开启长途驾驶模式。护送警察刘文俊是监狱的双警家庭,她的丈夫曹彩翔已经在特警队连续值班十多天,因为护送任务,只能将年幼的孩子交给老人照顾。
 
  从昆明到勐阿,要先到孟连,一路还算顺利,但是孟连到勐阿段正在修路,加上下雨路面湿滑,两位师傅集中精神小心翼翼驾驶,不敢有丝毫松懈。
 
  一路上的奔波,加上湿冷空气,让原本身体就弱的刘文俊出现了晕车,驾驶员建议把车停在路边休息一下,可她连忙摆摆手:“没事没事,我吐出来就好了,这里路况不好,不要因为我而不能及时赶到勐阿,耽误叶某和家人团聚。”
 
  当办完交接手续,叶某在大桥上深深地给警官们鞠了一躬,哽咽着说:“谢谢!”她跑上前抱住刘警官再也说不出话。当她的身影消失在口岸后,护送警察们稍作休整,又开启了返回单位的路程,一路的披星戴月,在坚守中为这个春节画下了圆满的句号。
 
 
 
(编辑:肖涵 审核:全丹 监制:曾庆权)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20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901184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