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制报微博( 新浪 | 腾讯 )
 
     
 
 
 
 
   州市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泛亚法商网 >> 云南法制网 >> 法检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2年12月13日 12:28:00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记昆明市检察院反渎卫士孟云良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吴丹丹 杨阳洋 标签:昆明  检察官  孟云良

用生命谱写检察忠魂
——记昆明市检察院反渎卫士孟云良


孟云良(右三)在和专案组的同事分析案情


由于常年超负荷工作,孟云良十分消瘦

  他是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子弹穿帽而过擦破头皮而幸免于难的老兵,他是铁打的战士,有一颗忠诚于党、国家和人民的赤诚之心。

  他是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的一名检察官,揭开了“杜培武杀人案”的真相,找出了“阳宗海水体砷污染事故”背后涉嫌渎职的主犯,查处了徇私枉法的司法人员,他查办了大量大案、要案、疑难案件,他所查办的案件多次被评为全国精品案例。

  他是一个好学勤干、求真务实、真诚为民的好检察官,是一个好榜样,但在儿子的眼中,他却不是一个好父亲。

  他叫孟云良,今年4月,他永远离开了所热爱的检察岗位,终年55岁。在24年的反渎职工作中,他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法律,曾被评为“昆明市首届十佳政法干警”,“昆明市检察系统优秀检察官”,“十佳优秀侦查员”,三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然而,在还未来得及给自己主办的最后一个案件画上圆满句号,他就匆匆离去,倒在了调查取证的路上……他没有豪言壮语,却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不平凡的业绩;他默默无闻,却用一名检察官的忠诚向祖国和人民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战斗在一线的反渎卫士

  1988年底,孟云良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工作时已经31岁,由于没有学过法律知识,院里打算安排他到政治部工作。可上过前线打过仗的孟云良不干:在他的眼里,上战场是战士的天职,检察院的自侦工作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他应该到这个战场上去。

  于是,他执意要求去法纪处(反渎职侵权局前身)工作,这一去就是24年。24年来,经他手办过的案件,件件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有的还被评为全省乃至全国精品案例。但在这背后,他付出了太多的心酸和辛苦,面对工作,他异常执着,面对案件,他甘于奉献;面对犯罪嫌疑人,他充满智慧。

  2000年6月,震惊全国的杨天勇等人杀人劫车案告破,由此揭开了“杜培武杀人案”的真相:杜培武因被认定为是杀人凶手被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而真正的凶手是杨天勇等人。在全国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杜培武冤情的同时,孟云良想到的却是:杜培武既然是被冤枉的,那么案子背后会不会有司法工作人员的渎职行为呢?领导立即安排孟云良和另外一名侦查员到云南省第一监狱找到了还在服刑的杜培武。

  看到两名检察官,杜培武将自己多年郁结在心的委屈和盘托出:1998年4月的一天下午,他突然被带到了公安局的讯问室里,经过连续十昼夜不间断的严刑讯问手段后,杜培武“承认”了杀人罪行。说到伤心处,杜培武几次哽咽,他反复把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痕展示给孟云良看,虽然伤痕已经愈合,但仍然让孟云良感到触目惊心。看到一名七尺男儿在自己面前努力克制泪水,孟云良感到胸口仿佛被一块大石头压得喘不过气来,激发了他内心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如果事实如杜培武所说,那么这起案件就是典型的刑讯逼供案件,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核实证据。

  他从杜培武口中得知:看守所的驻所检察官曾对他的伤情进行拍照,这可是杜培武被刑讯逼供的有力证据。事不宜迟,得知此情况后,孟云良和同事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当时关押杜培武的看守所寻找证据,没想到,相关的伤情照片竟有上千张!怎么从这上千张照片中找到杜培武的呢?惟一的办法只能一张一张翻看。经过几个小时的翻找,他们终于找到了8张属于杜培武的伤情照片,随后,他们又调取到了杜培武在进入看守所前身上带伤的《入所体检报告》。

  “如果当时他们迟去一步,这些证据很可能就会被图谋不轨的人毁灭。”昆明市检察院范检察官告诉记者。孟云良就是这样一名检察官,为了在第一时间拿到证据,他从没有上下班时间。当时,杜培武案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当检察机关挺身而出,揪出了两名冤案制造者时,不仅是为杜培武平反昭雪,更是让百姓看到检察机关秉公执法、坚决查办渎职人员的决心和信心!

  社会公平的守护者

  从检24年,孟云良对反渎工作的热情从未减少,正是凭着这一腔热情,孟云良主办了一个又一个精品案例。

  2009年11月,在一审中被判处死刑的被告人李自武(化名)在二审中先后两次出具了立功情况材料,这一情况引起了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重视,并将线索交到昆明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

  案情线索研究会上,经验老道的孟云良首先提出了自己的思路:李自武的侦、捕、诉、判,全在远隔昆明千里之外的西双版纳州公检法部门办理,但为何两份“立功材料”都会由昆明市呈贡县公安局(现呈贡区公安局)出具呢?此案很有可能涉及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的问题。于是局里很快成立了专案组,孟云良担任主办检察官,并抽调了全市7名精兵强将全力侦查。

  专案组决定先从提审被告人李自武入手,找到案件突破口。方针一定,孟云良立即带领一队人马赶赴西双版纳,通过提审得知,李自武让妻子找律师杨丽(化名)“保人头”。根据线索,第二队人马立即赶赴长春寻找李妻和其他证人,证实了“保人头”的资金为李父和其岳父所出。获悉他们的证言证词成为了侦查该案的核心。

  信息反馈回昆明后,刚出差回来的孟云良正抽着烟在办公室里来回跺着步子,凭着多年经验,他想到:爱子心切的父亲不一定会配合侦查人员说出资金流向。他认为必须做好两手准备:如果李自武的父亲配合自然最好;如果他不配合,惟一的办法只有通过李自武做他父亲的工作。由于李自武父亲态度的不确定性,西双版纳之行是势在必行了。

  为了争取时间,大家中途不停车休息;为了避免上厕所,大家很默契地不喝水;为了避免驾驶员犯困,大家在车上不停分析案情……看着大家都这么辛苦,细心的孟云良主动挑起驾车重任,经过10余个小时的奔波,他们终于在次日凌晨时分赶到了西双版纳。恰在此时,长春同事打来电话:虽然已反复做思想工作,李自武的父亲仍不愿说话。守在西双版纳看守所门口的孟云良立刻提审李自武,拨通电话让父子对话。待挂断电话,远在长春的父亲终于开口了。孟云良将李自武送进看守所后,大家才舒了口气,为不虚此行而相视一笑。

  至此,阶段性侦查取得的所有证据都指向了律师杨丽。然而杨丽所知晓的情况仍然属于外围情况,掌握案件核心的关键人物是他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至强(化名)。孟云良想到,一个操控全局的操盘手其背景一定不浅,多年从事律师职业,反侦查能力一定很强,如果莽撞行事,必定打草惊蛇。此时侦查员必须和时间赛跑,抢先固定其他证据,并用这些证据突破他的心理防线。

  兵贵神速,在刘至强尚不知杨丽已被控制时,侦查人员迅速将他传讯到检察院,几乎同时,孟云良和另外的同事搜查了刘至强的办公室,获取了由刘至强修改的立功“情况说明”的草稿,面对准备充分的侦查人员,面对不容狡辩的白纸黑字,刘至强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交待清楚:

  刘至强通过关系找到了两名从事禁毒工作的警察,在金钱的驱使下,两名警察先后两次出具了虚假的立功材料,妄图帮助死刑犯减刑,逃脱法律的严惩。最终,这些昔日的法律工作者变成了阶下囚。由于侦查出色,该案件被评为“2010年度全省十佳反渎职侵权案例”。

  孟云良常说:“司法公正是维护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然而,少数司法工作者却‘在其位,乱其为’,由此带来的后果不仅仅是个案的错误,而是整个社会公平正义的缺失、信用体系的崩溃。”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作为反渎职侵权战线上的卫士,孟云良才能不辞辛劳、不畏艰险,因为他的心中永远怀有“正义”这个最高信仰。

  不畏权势的检察官

  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的一大特点就是侦查的犯罪对象大多是位高权重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关系网盘根错节,人为阻力层出不穷。要想办好这类案件,除了需要勇敢,还必须有智慧。

  位于昆明近郊的阳宗海水域原是附近居民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几年前,由于周围企业违法排放含砷的工业废水,使水质从Ⅱ类骤变为劣Ⅴ类水质,沿湖周边两市三县两万余人的生活、生产用水面临严重困难。

  2008年1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省检察院挂牌督办的“阳宗海水体砷污染事故”背后涉嫌渎职犯罪的案件线索,交由昆明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查办。这样的重大疑难案件,领导最放心的就是交给孟云良,于是孟云良又一次挑起了主办大旗。

  这样的案子,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谁是责任主体?这是摆在孟云良面前的第一个难题。经初查发现,云南省澄江锦业工贸有限公司在阳宗海二级保护区内建设硫化锌精矿制酸生产线、磷酸一铵生产线,在生产过程中,致使所产生的含砷生产废水及被磷石膏污染的地下水流入阳宗海,导致阳宗海水体被砷严重污染。该生产线在2002年先后经澄江县发展计划局、阳宗海管理局、澄江县环保局、玉溪市环保局备案、审查、批复同意新建。那么造成水体严重污染,究竟是审批错了,还是监管失职呢?这里涉及到行政管理、行政规章、环境保护等多个专业知识。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对此一窍不通的孟云良卯足了劲儿要攻克难题。他白天跑现场调查取证、下班回办公室整理资料,晚上回家上网、翻书……那些天,他就像面临高考的学生,放下碗筷就开始做功课。经过他和同事的不断努力,最终确定了负有监管职责的阳宗海管理处原处长陈开勇(化名)、副处长高松德(化名)对此次污染事故有犯罪嫌疑。

  第二个难题接踵而至。阳宗海管理处是省政府直管的行政事业单位,行政级别高,与传统行政管辖区域不同,许多事务又因行政区划,分别涉及昆明市宜良县和玉溪市澄江县,因此一条新建生产线就要经过澄江县发展计划局、阳宗海管理局、澄江县环保局、玉溪市环保局等部门审批。孟云良和同事在收集证据时常常碰壁,不是直接吃闭门羹,就是间接遭“软钉子”,阻力实在不小。但是孟云良并不气馁,经过不懈努力,一份份证人证言,一摞摞书证、物证使案件事实逐渐清晰明朗:陈开勇、高松德不认真履行职责,日常监督不力,巡查中发现问题未能及时有效制止,致使所产生的含砷生产废水及被磷石膏污染地的下水流入阳宗海,导致阳宗海水体被砷严重污染。最严重的是2007年,该公司生产区内存放大量砷,导致68人砷中毒后,也未能引起重视。虽然他们制定了“阳宗海流域巡查管理制度”,却不组织人员落实,最终导致阳宗海水体被砷严重污染。

  在孟云良等人的不懈努力下,陈开勇、高松德受到了应有的惩处,阳宗海的治污工作也已正常开展。

  此案被评为“2012年全国检察机关反渎职侵权部门精品案件”。“阳宗海砷污染”专案组荣立昆明市集体三等功。表彰会上,上台领奖的孟云良如军人般步伐坚定,但掩饰不住的是他日渐消瘦的身躯,年初才新裁剪的制服套在他身上已经显得空荡荡的。

共2页: 1 2 下一页 >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投稿邮箱-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3 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19 滇ICP备090006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