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云南新闻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横行乡里 霸凌一方 丘北县一"村霸"恶势力团伙被判刑
2019年06月17日 09:13:44  作者:朱光清  通讯员  李永正  张德华  陶岚  谢盛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聚众斗殴,横行乡里,霸凌一方,欺压群众、殴打村干部……文山州丘北县的一村霸团伙一步步走上覆灭之路。听闻他们被判刑后,群众奔走相告、拍手称好。

  干扰村委会 殴打村干部
 
  2017年10月18日,针对布凹村存在的以路为市、摆摊设点问题,平寨乡政府组织工作队联合布凹村民委员会,对集市进行清理整治。在清理整治前,乡政府、村委会、村小组已就清理整治注意事项对村民进行了宣传,并对摆摊地点进行划线确认。
 
  整治当日,几乎所有摆摊农户都按要求到规定地点摆摊,唯独谢某锐一家拒绝将摊子摆在划线区域,并对工作队员恶语相向。工作组好不容易做通谢某锐的工作,把摊子移到规定地点,但谢某绍的到来却让事情变得更糟。
 
  因没有入选村“两委”,谢某绍心生不满,大声质问是谁把摊子移走的,并将摊子重新摆到路中间,态度极为蛮横。他还煽动家族势力将各家摊位摆在三岔路中间,导致治理工作无功而返。
 
  村党支部是党在农村的最基层的组织,是村里各种组织和各项工作的领导核心,但多年来,谢某绍、谢某锐等人仗着家族人多、势力大,根本就没把党支部当回事,不把村干部放在眼里,甚至想让党支部成为谋取私利的工具。
 
  2015年,为达到个人目的,仅是普通党员的谢某绍竟私自召集党员试图召开支部会议。
 
  布凹村党支部书记黄某说,“当时他跟我说晚上开党支部会议,我问他是哪里通知的,他说是他通知的,我就没去。”因村支书拒绝参加,导致会议不能召开,恼羞成怒的谢某绍将怒火发到了质疑他的村委会副主任孙某身上。
 
  回忆起当时发生的事情,孙某仍心有余悸:“一名普通党员召集党员召开党支部大会,本来就不符合组织法定程序,我提出疑问后,谢某绍用手指着我骂,还一耳光打在我脸上,随后拿起一个烟筒狠狠打我,把我打伤了。”
 
  孙某的丈夫找到谢某绍试图和解,反遭殴打。谢某绍又带着谢某能、谢某锐等人冲到孙某家,再次殴打孙某。谢某绍还派人到孙某家辱骂、威胁,不让他们报警。“有人敢报警我就把你全家杀死。”出于害怕,孙某夫妇没敢报警。村民们也害怕谢家人的狠毒,都选择了沉默。
 
  平寨乡派出所民警介绍:“谢家想让自己家族的人当村支书或主任,让村委会成为他们的谋利工具,但未成功,于是他们不断骚扰当选的新一届村干部。村委会开会时他们在下面起哄,不遵守纪律,想尽办法进行干扰。”
 
  横行乡里 欺压群众
 
  丘北县公安局民警杨晓辉介绍,谢某绍团伙在布凹村称王称霸,随意殴打他人已成常态。有外乡人来赶集,谢某绍等人会凑上去问:“你认识我吗?”如果对方说不认识,他们就说:“我你都不认识,还敢来我们街上。”然后就殴打他人。被打之人常迫于谢某绍家族的淫威,不敢报警。
 
  不仅在布凹村横行霸道,谢某能等人还经常殴打附近村寨群众。一知情人透露:“在当地,谢某能打过多少人没人能数清,只要他看不惯就打,没人敢惹他。”
 
  平寨乡的米村一名群众说:“我们村好多人都被他们打伤过,他们来我们村喝酒就作威作福,你要拿东西给他们吃,吃得不好就怪你招待不周,来找你麻烦。”
 
  2015年2月22日21时许,谢某绍邀约谢某能、谢某智、谢某党、谢某了(另案处理)等20余人到的米村委会独家村,替人找查某协商财产分配和孩子抚养问题,但未果。23时许,谢某绍等人返家,途中,几人以停在路边的一辆白色桑塔纳轿车和几辆摩托车拦着他们的面包车通行为由,用刀、石头和木棒将任某跃等人打伤。
 
  聚众斗殴被“一锅端”
 
  2016年10月,谢某绍、谢某能、谢某智等人以“影响正常生活”为由,不让某建筑工程公司施工队的车辆拉砂石进入该村的施工地段,要求该公司老板张某同意施工所需砂石由他们供应。
 
  他们用石头堵在路上,并叫嚣如果不让他们供砂,就继续堵路,让外面的砂石拉不进来。迫于无奈,张某高价与谢某能、谢某七等人签订了供砂合同。工程结束后,这伙人每人获利2.9万元。
 
  其实,丘北警方在之前的调查中已掌握了谢某绍、谢某能等犯罪嫌疑人利用宗族势力,为非作恶、欺压群众、凌霸乡里的诸多犯罪证据。
 
  “我们排查了涉及到该伙人的10余起案件,其中涉及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破坏基层选举、阻碍基层执法,还有非法持有枪支、爆炸物等违法犯罪行为。”该局一名民警介绍,谢某绍等宗族恶势力长期在平寨乡布凹地区为非作歹、祸害群众,社会影响极为恶劣。就在警方抓紧固定证据、准备收网时,这伙人却顶风作案,聚众斗殴,结果被警方“一锅端”。
 
  谢某锐2017年随王某做工时摔伤了脚,事后双方就赔偿问题一直协商未果。2018年3月14日,谢某锐与谢某绍邀约了家族多名男子到丘北县城,找到王某协商赔偿事宜。协商中谢某绍提出,如果医不好谢某锐的脚,就砍掉王某的脚来换。双方很快从口角和推搡演变成斗殴。
 
  民警接报后赶到现场,把双方涉案人员带回询问,其中涉及谢家宗族势力的有9人到案。
 
  2018年3月,丘北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初步查明:自2015年2月以来,以谢某绍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共实施违法犯罪案件15起,涉及刑事犯罪5起(聚众斗殴1起、强迫交易1起、寻衅滋事1起、非法存储爆炸物品1起、非法持有枪支1起),通过评查发现尚有10起治安案事件(随意殴打他人5起,阻碍执行公务1起,非法进入他人住宅1起,聚众哄抢公私财物1起,强拿硬要1起,扰乱单位秩序1起),查缴涉案射钉枪1支、炸药40筒、钢筋2根。
 
  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丘北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谢某绍犯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该团伙另外1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到十二年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
 
  一审判决后,该团伙部分被告不服,提起上诉。近日,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报记者 朱光清 通讯员 李永正 张德华 陶岚
 
  释法

  恶势力犯罪依法从严惩处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刑事辩护中心律师刘鸿奇认为,该案是典型的恶势力集团犯罪。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四条规定,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为非作恶,欺压群众,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应当认定为“恶势力”。
 
  对于恶势力集团犯罪,司法机关将区别于普通刑事案件,依法从严惩处。
 
  该案中的“村霸”谢某绍等人,利用宗族势力和暴力手段干扰基层政权运行,破坏经营秩序,随意欺压殴打党员干部和村民,其行为构成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故依法被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并从严惩处。
 
  律师提醒,根据《刑事诉讼法关于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证人保护工作规定》的有关规定,公民举报违法犯罪时,可要求司法机关采取禁止特定的人员接触、对人身和住宅予以专门性保护等必要的措施,以防止打击报复的发生。
 
  本报记者 谢盛梅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