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法观察·民法典名家谈】佴澎:民法典开启中国法治新时代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9日 14:37:21   来源:云南法治网
作者:
  编者按
 
  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高票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从此,中国迈入“民法典时代”。这是新中国历史上首个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承载着几代立法者、法律工作者乃至亿万人民的梦想。
 
  民之所呼,立法所向。民法典的编纂,是民主立法、科学立法、依法立法的一场生动实践,将有助于我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提升。
 
  为了全面宣传解读好民法典,即日起,云南法治网推出 “云法观察.民法典名家谈”系列网评,邀请我省法学专家、资深法官、知名律师等,从不同角度对民法典的颁布、背后蕴含的深刻内涵、各分编的亮点和运用等进行深入解读和评论。
 
本期嘉宾
 
云南省法学会兼职副会长
云南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 佴澎
 
 
  2020年5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随后,习近平主席签署了第45号主席令公布了这部法律,自此,我国民商事法制建设的“民法典时代”正式到来,也标志着我国的法治建设之路进入一个新阶段。
 
  民法典的出台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历经了66年的反复摸索和实践,它的起草经历了四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1954年至1956年12月,我国第一部“民法草案”完成,内容分为总则、所有权、债和继承四编,随后因为各种原因被中断。
 
  第二个时期是1962年至1964年,1962年基于调整经济政策、强调发展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需要,民事立法重新受到重视。同年开始了第二次民法起草工作,至1964年7月,完成了“民法草案(试拟稿)”,然而,第二次民法起草工作因故再次被迫中断。
 
  第三个时期是1979年至1982年,1979年11月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设立了民法起草小组,开始了新中国第三次民法起草工作,至1982年完成“民法草案(第四稿)”。当时不少参与者提出要起草民法典,一度引起争论,最后经反复论证,认为在当时的经济体制下,起草民法典时机尚不成熟,难度大,于是决定先不予制定民法典,而是先分别制定民事单行法,《民法通则》就是这个时候应运而生的。
 
  接下来,随着《民法通则》的适用以及各民事领域单行法的出台,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我国市场经济得以快速发展,现有法律渐渐不能适应市场经济和社会生活对法律的需求,这个时候制定民法典的工作被再次提上日程。
 
  第四个时期是1998年至今,1998年,致力于建立与社会主义经济相适应的完善的法律体系,制定民法典再次被提上日程。此期间也起草了民法典草案。然而在2002年12月审议期间,由于民法典所涉内容繁杂,一次性制定民法典的条件尚不成熟而被再度搁置;我国如期完成了党的十五大提出的到 2010年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战略任务,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但是在法律适用中,《民法通则》也已经被“掏空”,加之内部各规定之间不协调、不适应,总体的体系性不高,而民法作为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律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社会生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这种“不协调”和“不适应”显然不能满足社会发展,于是,实现民法系统化的 “民法典编纂”再度提上日程。
 
  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将“编纂民法典”写入决定。2015年,民法典编纂工作的豪华阵容组成,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最高法、最高检、国务院法制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法学会五家单位参与。
 
  正所谓66年磨一剑,如今,民法典终于问世。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法典与法律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区别确是十分巨大的,民法典之所以以“法典”命名,是因为他满足了以下三个特点:
 
  首先,民法典在国家整个法律体系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即其有着相当的立法重要性。从民法典所覆盖到的范围来看,民法典规范的是社会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由于社会上每个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都是民法典意义上的民事主体,所以民法典规范的内容自然就会涉及到社会的全部成员,以及他们所从事的各种社会活动的方方面面,大到土地制度、动产、不动产的规定,小到邻里纠纷、婚姻家庭、生产经营等等,民法典的规范几乎涵盖了人们生活的全部,故民法典也被称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从组成民法典的制度和保护的权益来看,民法典囊括的所有制度,都是为了满足宪法规定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人们从事民事活动的各种需要而建立,民法典所保护的民事权利,也是宪法所承认和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的具体体现,故民法典也是一部“民事权利的宣言书和保障书”;从民法典在其所发挥作用的领域内的定位来看,它又是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的法律,是可以与行政法和宪法并称“三大基本法”的法律,故,民法典是当之无愧的“国家大典”。
 
  其次,相较于其他法律,民法典的法律规范和制度体系都十分庞大。我国民法典有7编加附则,共有84章,1260个条文,各编依次为总则、物权、合同、人格权、婚姻家庭、继承、侵权责任、附则;仅汉语字数就超过了十万,这个体量创下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立法记录,从这个体量上来看,足以凸显民法典在规范和制度上的重要性。
 
  最后,相较于其他法律,民法典更加强调立法的体系性和逻辑性问题。民法典所调整的社会关系,是具有基础性、全局性和普遍性的,它从民法时代起就包含着在数量上远超其他法律的规范和制度,他调整的主体多、涵盖的领域广、关系纷繁复杂且相应的法律条文数量也很是庞大,加之这其中还存在一些不协调、不一致的地方,所以如何在这“错综复杂”的规范和制度之间确定内在的逻辑和体系是民法典编纂时所要考虑的重大问题。
 
  研读民法典不难发现,在编纂的体系和逻辑上是做出了重大调整的,一方面通过对支配权和请求权、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处分行为和负担行为等相关概念的定义和相互区分,明确了民法典中大量的法律概念且合并归类了与之相关的制度,使得各种法律制度既能够在各自的领域内各司其职,又能在有需要的时候融洽且高效的相互配合,发挥1+1>2的作用;另一方面,民法典继续沿用了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在编纂民法典时使用的编纂模式——潘德克顿体系,采用了“提取公因式”的方法,将民事规范中具有共性的部分提取出来作为一般规则使用,旨在对它下面的具体规则起到一个指导和规范的总则作用,然后把具体的民事权利按照人身和财产的区别划分在多个分则中,在各自的分则中又进一步规定相对具体的要求。这样条理清晰的立法逻辑不仅避免了大量的立法重复,极大节约了立法成本,同时也为学习研究、贯彻实施民法典提供了便利。
 
  然而“徙法不足以自行”,仅有法律条文是不够的,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如果无法做到有效实施,不仅会损害法律的权威,同时更会阻碍我国法治化的进程。这就要求我们的司法工作人员在司法、执法等环节和程序中认真负责、公正严明,同时要求每一位公民都能参与其中,尊重法律,敬畏规则。只有我们共同努力,这部体现中国特色、时代精神和人民意志的民法典,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带领中国进入真正的法治新时代。
 
  (云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宋洋对此文亦有贡献)

 

 ◆ 推荐新闻
滇ICP备1901184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20 云南法治网
var cnzz_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document.write(unescape("%3Cspan id='cnzz_stat_icon_1253892057'%3E%3C/span%3E%3Cscript src='" + cnzz_protocol + "s11.cnzz.com/z_stat.php%3Fid%3D1253892057%26show%3Dpic1'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