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国内国际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法院亲子鉴定出错致错养儿子23年 母亲状告法院索赔295万
2019年06月12日 09:10:21  作者:李兴罡  来源:云南法制报(综合)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重庆母亲朱某娟的儿子出生1岁3个月时被保姆拐走,随即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纸DNA鉴定让他们全家“团聚”。然而,让她震惊不已的是,2018年3月,重庆一份权威DNA鉴定报告显示,她真正被拐走的儿子这些年一直生活在四川南充,这意味着先前那份鉴定报告是错误的。

 
  日前,朱某娟状告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错误DNA鉴定报告侵权一案,在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进行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朱某娟索赔各类损失共计295万余元。
 
  一纸DNA鉴定让“母子”团聚
 
  时光倒流到1992年6月。
 
  “那时我们夫妻俩都很忙,儿子1岁3个月时我们请了一个保姆。”朱某娟说,保姆交给他们的身份证显示她叫罗某菊,重庆忠县人,“20多年后才得知她的真名叫何某平,四川南充人,当时一代身份证上的照片很模糊。”
 
  同年6月10日,是保姆何某平到他们家上班一周的日子。这天早上,朱某娟像往常一样匆匆忙忙去上班,而丈夫前一天到合川出差未回。
 
  当日中午,朱某娟的母亲发现房门敞开着,保姆和外孙不见了,有邻居称当天早上曾看到保姆抱着孩子出去了,保姆说是去买菜,但一直没有看到她回来。当时吃完午饭正打算午休的朱某娟,突然接到母亲电话称家里出了大事儿,保姆把娃儿抱走了。
 
  1995年12月,夫妻俩听说河南兰考县公安局在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专项行动中解救了一批被拐卖儿童,其中被取名为许某盼的男孩疑似他们的儿子。夫妻俩赶到后,在家住河南开封的兰考县公安局局长许大刚家看到了许某盼。
 
  为慎重起见,夫妻俩决定做DNA鉴定,兰考县公安局遂委托河南省高院做亲子鉴定。1996年1月15日,河南省高院出具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亲子关系鉴定》,结论为许某盼与朱晓娟夫妻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保姆投案自首
 
  面对这份报告,夫妻俩深信不疑,随后他们将许某盼接回重庆一起生活。
 
  然而,他们愈合好的伤口,多年后随着重庆一份权威的DNA鉴定报告,再次被撕裂。
 
  原来,2018年1月,有媒体报道称四川南充一名叫何某平的女子曾到当地警方主动投案,称她早在1992年从重庆渝中区解放碑抱走一名小男孩,后取名刘某心,对方如今已长大成人,多年来一直跟随她生活在南充顺庆区,她自称想赎罪要替他寻找亲生父母。
 
  媒体的报道直接指向了朱某娟,重庆渝中区警方也立即展开调查。
 
  为查明事实真相,渝中区警方委托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进行亲子鉴定。
 
  2018年3月前后,朱某娟收到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的《DNA检验报告》,确定她与许某盼的亲子关系不成立,与刘某心的亲子关系成立。
 
  向河南高院索赔295万余元
 
  2018年9月,她向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提交起诉书。
 
  朱某娟说,一切都证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当初作出的那份DNA鉴定结论是错误的,对方的错鉴行为给她造成了无法弥补、伴随终身的伤害。于是,她向法院起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索赔经济损失195万余元,同时要求对方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0万元。
 
  5月27日,双方在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进行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索赔金额方面,双方要求悬殊较大,调解未果。
 
  在一份盖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章的民事答辩状上,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表示,他们对此高度重视,通过咨询有关专家,积极查找鉴定结论出现错误的原因。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由于技术条件所限,该院1996年出具的案涉亲子关系鉴定结论错误,为此向朱某娟深表歉意,“充分理解朱某娟女士作为一个母亲的感受,并尊重其通过诉讼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
 
  李兴罡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