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国内国际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女子导演假官司 一通“算计”坑闺蜜害自己
2019年10月10日 09:32:46  作者:梅静 姜奕 娄云  来源:云南法制报(综合)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我是彻底打错了算盘,不但坑了姐妹,还害了自己。”拿着刚刚生效的民事判决书,袁丽流下了悔恨的泪水。这份判决书撤销了4年前由她导演的一桩假官司。而在7个月前,她为自己的“算计”付出了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的代价,其闺蜜金娜也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蹊跷的执行回转
 
  “执行回来的款子得还回去,钱被原告拿走却入了被告前妻的口袋,你们说蹊跷不蹊跷?”2017年底,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检察院民行科接待了邗江区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人。
 
  2015年5月,金娜向邗江区人民法院起诉称,高猛向其借款,运通公司提供连带保证责任。现还款期限已过,高猛和运通公司未偿还借款本息180万元。
 
  邗江区人民法院依据金娜的诉讼保全申请,裁定冻结宝能公司应付运通公司的货款180万元,但协助执行通知书未于当日送达。
 
  7月,金娜与运通公司达成调解协议,运通公司对高猛的欠款本息自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邗江区人民法院以民事调解书的形式予以确认。2016年1月,金娜持调解书向邗江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月,该院向宝能公司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并从其账户划扣51万元。5日,经金娜申请,该执行案件终结。
 
  谁知这桩案件的被告高猛和运通公司在宝应县人民法院也惹上了官司。2015年6月5日,其因一桩借贷纠纷案被对方向该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同日,该院作出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宝能公司暂停支付运通公司货款130余万元,并冻结上述款项。8月,宝应县人民法院判令运通公司、高猛偿还对方130万元及违约金。2016年2月中旬,原告持判决书申请执行,却发现钱已经被邗江区人民法院划走。宝能公司立即向邗江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并申请执行回转。
 
  邗江区人民法院法官分析发现,宝应县人民法院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确实在前,该院的执行顺序应当在后,遂要求金娜退回执行款。但金娜说,钱款已被高猛的前妻袁丽拿走。再找袁丽,其却以各种理由拖着不肯露面。
 
  关键疑点显现
 
  这事拖了1年多,执行法官越想越觉得其中有诈,法官找到检察机关。随着调查的展开,3个关键疑点很快显现。
 
  检察官初步认定,金娜与运通公司的保证之诉极有可能是原被告合谋、以规避其他债权人强制执行的虚假诉讼。
 
  检察机关遂将执行款流转作为突破口,对案件事实展开追踪调查。经调阅金娜银行账户,检察官发现在2月2日,51万元执行款到账数小时后,即分2笔转入袁珍和高晓的账户。 经调取公安户籍管理信息,检察官发现袁珍是袁丽的母亲,高晓是袁丽的儿子。
 
  至此,虚假诉讼的外围证据基本明晰。扬州市人民检察院启动与公安机关的协作机制,商请传唤当事人,并予以刑事立案。
 
  机关算尽一场空
 
  原来,金娜与袁丽是多年的闺蜜。2015年5月,袁丽找到金娜,请她起诉高猛要求还钱。而所有的借条、保证书等,都由袁丽做好,让金娜和高猛在上面签名。
 
  2018年5月,经邗江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扬州市人民检察院以邗江区人民法院原审民事调解书的主要证据系伪造,案件系袁丽与金娜相互串通进行的虚假诉讼,既损害相关债权人的利益,也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为由,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该院裁定邗江区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再审。
 
  邗江区人民检察院以袁丽涉嫌妨害作证罪,金娜涉嫌帮助他人伪造证据罪,向邗江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12月21日,袁丽与金娜分别被判处刑罚。判决前,袁丽退出涉案执行款51万元。2019年7月,邗江区人民法院作出再审民事判决,撤销此案原审调解书,驳回金娜的全部诉讼请求。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梅静 姜奕 娄云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